琥珀小说网为您提供迷羊呕心创作的耽美小说绝色国师最新章节
琥珀小说网
琥珀小说网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琥珀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绝色国师  作者:迷羊 书号:11326  时间:2017/4/9  字数:7020 
上一章   第05章    下一章 ( → )
  春风徐徐吹来。

  御花园内,万紫千红,花香阵阵。

  “纭儿,你看,这花开得真。”皇上遥指前方像火焰一般灿烂的红色花朵“朕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花。”

  “皇上,这赤丹花是随着苗疆第一美女进宫的,是苗疆王献给太子的成人礼物之一。不止御花园,太子殿也种了不少呢。”皇后盈盈一笑。

  心肝宝贝的笑颜比什么花都美丽,皇帝心醉神,忍不住伸手搂住她的肢,在他耳边细细低语“这花的颜色让朕想起一样东西…”

  皇后美目微合,微微一笑“什么东西?”

  “朕和纭儿的房花烛夜…朕一件一件剥去你的嫁衫,最后只剩下纭儿身上的肚兜…就是这美丽的红色》”

  皇帝火热的气息在皇后耳边,轻轻含住了那雪白小巧的耳垂。

  皇后浑身一颤,一声娇“哼嗯…皇上…”

  “哦…纭儿…”

  两人绵地相拥,吻得难分难舍,站在一旁服侍的宫女小青赶紧转过身去,低头偷笑。

  嘻,皇上真是一刻也离不开皇后娘娘啊。

  明明每晚都共度巫山云雨,怎么到了白,还是舍不得离开娘娘半步。

  就在皇帝和皇后这对老夫老还在你浓我浓时,太子已经来了。

  小青正要开口…

  嘘!皇甫逸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小青连忙会意地点头,偷偷一笑。

  太子坐在石凳上,饶有兴味地看着父皇母后亲热。

  自从与国师共用那销魂蚀骨的爱后,太子才终于明白为何父皇老是离不开母后,好像恨不得将她进自己的血里,片刻也不让她离去。

  那种心情,他终于能体会了。

  但不同的是,他对国师的占有是黑暗的、是毁灭的。

  他喜欢凌辱那个的妖,看他羞地哭叫!看他被快到无路可走,只能张开双腿,向他求饶!求他狠狠地贯穿他股,狠狠地到他!哦!该死!光是想着国师羞哭叫的表情,他就忍不住要起了!皇甫逸深深了一口气,重重咳了一声!“咳咳…”“啊!”皇后闻声一声娇呼,扭头一看是太子来了,羞得急忙将脸埋进夫婿的怀里。“都是皇上害的!”

  皇帝受了心爱的皇后一记粉拳,毫无悔意地呵呵一笑“自己的儿子嘛,有什么好害羞的?没有朕和你的恩爱,他能生得出来?”

  “皇上根本是强词夺理!”皇后嗲怒地瞪了他一眼。

  “好好,纭儿别生朕的气了,朕以后不敢了。”

  说是不敢,却又迅雷不及掩耳地在她粉上香了一口!“皇上!”皇后羞得脸都红了,却又拿他没辙。“哈哈…朕的纭儿真可爱。”

  看到这对年过半百的老夫老麻兮兮的样子,太子忍不住猛翻白眼。

  皇后双颊飞红,羞声道“逸儿,别理你父皇。来。跟母后说说,最近跟国师研读佛经有何心得?”

  前阵子太子突然跑来跟她说,要每到紫云寺跟着国师研读佛经,以修身养

  看到儿子愿意主动亲近国师,皇后自然是心欢喜。

  “儿臣的心得就是,做什么事一定要有恒心,不管遇到什么阻碍,都要贯彻到底。”皇甫逸一脸正道。

  就像本太子不管那个妖怎么抵抗,都一定要狠狠贯穿他一样!皇后哪里知道儿子心底暗藏的望,满意地微笑点头“逸儿说得好。国师果然是一代高僧,才跟着他学了些日子,就有如此体悟。很好,很好。”

  皇帝毕竟是男人,早已敏锐地感觉到儿子这些日子有些不同,似乎刚味又更重了些,眉目间尽是发的征服,不让他想起自己年少血气方刚时。

  皇帝俊朗的脸上出欣慰的微笑“逸儿也大了,该为他选妃了。”

  皇后嫣然一笑“臣妾也正有此意,逸儿,你可有中意的太子妃人选?”

  国师绝美的脸庞倏地浮现脑海,皇甫逸大吃一惊,不在心里痛骂自己!皇甫逸,你是疯了?

  你乃堂堂当今太子,天下的美人由得你挑,你老想着那个和尚干什么?

  皇后看太子想得出神,柔柔一笑“逸儿,不急,你慢慢想。如果没有中意的人选,那就由母后为你挑选吧。”

  皇帝柔情意地牵起皇后的手,笑笑地说“纭儿不必费神了,不如帮太子办个选妃大会吧。”

  “选妃大会?”

  “是啊,把所有适龄的皇室女子邀请入宫,让太子在帘后私下观看。”

  “为何太子不能在场呢?”

  “不知太子不能在场,皇后也不必在场。就是要看看这些女子私底下相处的情形,才能看出她们真正的品德。”

  换后突然斜瞥了皇帝一眼,柔柔一笑“看来皇上对女子甚有研究啊。”

  皇帝不滴下一滴冷汗,急忙道“纭儿可别误会,这都是朕的父皇教的。”

  “那么当年,皇上也曾经躲在帘后偷窥臣妾?”

  聪明的皇后一猜就中,皇帝脸上的冷汗留得更多了“呃…纭儿…”

  “小青,摆驾回宫。”

  难得好脾气的皇后娘娘板起脸,小青暗中吐吐舌头,也一本正经道“谨遵懿旨。”

  “等等,纭儿…你别不理朕啊!”皇帝把儿子在一旁,心燎火急地追老婆去也!太子负手而立,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选妃大会啊…听起来很有趣哦…”++++++

  紫云寺内有一处十分雅致的凉亭。

  静玄和云空道士正在喝茶品茗,一只懒散的小雪狸则躺在一旁的石椅上,谁得好不香甜。

  “师父,这次打算在宫内待多久?”私下相处时,静玄都是跟着逸哥哥一样喊云空道士一声师父。

  “就几天吧,你也知道,师父不喜欢皇宫的繁文缛节,要不为了来看你和逸儿,用八顶大轿都抬我不来。”

  “师父对静玄和逸哥哥恩重如山,实在无以为报。”

  “傻孩子,你和逸儿就跟我自己的孩子一样,那么客气做什么。为师倒是担心那个呆头鹅…”

  “呆头鹅?”

  “就是太子啊!那只呆头鹅整天只会变着花样欺负你,看得为师摇头不已,真替你担心。”

  “师父不必题静玄担心。逸哥哥是带着对我的怨恨和误解转世的,会讨厌我也是意料中的事。”话虽如此,但静玄还是深一黯。

  “玄儿也别绝望得太早,依我看来,逸儿似乎有点前世的记忆,对你还是甚为依恋。”

  依恋?静玄苦苦一笑。

  师父大概不知道,太子连一个真心的笑容都不曾给过他。

  他让自己看到的永远只有凌辱和厌恶。

  “师父,太子殿下是不可能对竞选有任何情意的。你大概不知道吧,过两天,皇后娘娘就要帮太子举办选妃大会了。”

  “真有此事?”

  “是太子亲口告诉我的…”

  回想起两人淋漓尽致的爱后,太子恶意告诉他这个消息的表情,静玄顿时心痛如绞。

  “哎,逸儿长大了。他身为太子,将来还要成为一国之君,自然会有许多嫔妃,这也是师父当初警告过你的事,记得吗?”

  “静玄记得…我只求今生能待在太子身边,护他周全,助他顺利登基,就算他将来后宫佳丽三千,静玄一样会坦然面对…”静玄脸上出凄凉的微笑“但做起来真的好难…师父…静玄愧为国师,却无法斩除七情六,修行实在太差了…”

  “哎,问世间情为何物…怪只怪你实在太爱逸儿了,也不知那臭小子哪辈子修来的福气,竟能让你对他一往情深,痴心守候十余年。”

  “静玄无怨无悔,等到有一天太子不再需要我了,静玄会回去宝佛寺,潜心修行,在不踏入红尘一步。”

  “不如我们现在就走吧!”的正香的雪狸突然跳到石桌上,摆着茸茸的尾巴,兴高采烈地看着静玄。

  “走,师伯,要走去哪里?”静玄不解地问。

  “哼,当然是回宝佛寺啦!”

  “现在?”云空道士没好气地敲了敲他的头“小白猫睡傻了?突然叫玄儿回宝佛寺干嘛?他又不像你这只吃睡、睡吃的大懒猫,他可是当今国师,忙得很呢。”

  “谁说我是大懒猫?我还不是辛辛苦苦跑来通知玄儿一个大消息!”

  “师伯,是什么大消息?”

  “圆空师兄叫我通知你,下个月十五就是他原籍的日子,叫你务必在他临去前回去见他一面!”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现在才说?”云空道士差点没晕死。

  他和伊雪昨晚就进宫了,这小笨猫竟然到现在才说出来。

  “昨晚进宫的时候很晚了,我犯困嘛。”伊雪用爪子水汪汪的大眼睛,模样可爱无比。

  “师父要圆寂了?”静玄闻言又喜又悲。

  喜的是师父终于摆身的束缚,得道成仙。此乃修行之人最终追求的境界。

  悲的是师父这一走,此生再无相见之

  “玄儿,别难过,也只有像你师父这样的世外高僧才能预知自己圆寂的日子,你应该为你师父欢喜才是。”云空道士柔声劝道。

  “阿弥陀佛,静玄明白。”

  “那我们现在就走吧!”伊雪已经达成任务,自然就想尽快离开这个无聊的皇宫。

  “请师伯等等,静玄的去禀告皇上和皇后,还有…太子。”

  “那个臭小子不是整天欺负你吗?你管他做什么?干脆我们这一走,就再也不要回来了!”|伊雪气呼呼道。

  静玄垂下眼,不敢接话。

  “小笨猫,玄儿要是舍得不回来,我云空道士就跪在地上给你当马骑!”

  “哈哈,臭道士,是你说的哦!”伊雪闻言兴奋得上崩下跳“玄儿,好徒弟,走,我们绝不回来了!这个无聊的皇宫谁稀罕啊?你如果不想待在宝佛寺,那就跟师伯回田幽谷吧。你师祖也很想你呢。”

  “师伯…静玄会跟你会宝佛寺见师父最后一面,但我身为国师,还有很多责任,见过师父后,还是得回来的。”

  “哼,说来说去,你就是舍不得那个臭小子嘛!真是没出息!”伊雪大大地甩着美丽的白色尾巴。

  静玄的脸蛋微微一红,低下头不敢作声。

  ++++++

  月昏暗。

  几片乌云遮挡住了美丽的月。

  皇室宗庙内檀香袅绕,烛火点点。、静玄手持佛珠在团蒲上打坐,正在为皇室历代列祖列宗诵经超度,也为太子祈福。

  明天就是太子的选妃大会了。

  愿佛祖和先帝保佑我朝太子皇甫逸,得意贤淑聪慧的太子妃,延续皇家血脉,造福天下苍生。

  太子皇甫逸悄无声息地到来,看到的就是这绝美的画面…

  静玄国师全心全意地祝祷,全身散发出圣洁的光辉,令人不敢视。

  皇甫逸心中涌现柔情万千,只想抱住这美丽的人儿,对他轻密爱。

  但没一会儿心中的暖却又化作黑暗的熔岩,只想残忍地伤害他,凌辱他,让他彻底臣服在他身下!两股截然相反的望无时无刻不折磨着年轻的太子。

  皇甫逸对这个总是扰他情绪的国师,有更多几分憎恨。

  他冷冷一笑,在国师身后坐下,从背后将他揽入怀中!心上人人的体热和气息让静玄心头猛然一颤。

  皇甫逸咬住他的耳朵,恶地说“这个妖僧,看到你念经就会让本太子起,你可知罪?”

  感觉到太子的硬物就抵在自己的股间,静玄身子一酥,却仍力持镇静说道“殿下,此地乃皇室宗庙,请谨言慎行。”

  皇甫逸嗤笑一声“你这的国师都不知撅起股让本太子过几回了,还有脸在这里说什么谨言慎行?真是天下第一大笑话。”

  静玄羞难当,低下头不再回话。

  太子说得没错,他真是太了。

  不管他如何让努力抗拒,但只要太子一抱住他,他就毫无招架的地。

  只想自己爱逾性命的人儿深深地亲吻他,深深地与他合而为一。

  “怎么?脸这么红,你这不守清规的和尚是不是想起昨晚的事了?”

  昨晚皇甫逸挑逗了静玄许久,却迟迟不会做到最后一步,让向来害羞的国师也忍不住抱住他,哭着求他快点进去。

  静玄脸红似火,颤抖着,升入细蚊“殿下…静玄知罪…请你不要再说了…”

  “好,就饶你这一回。听说明天你要启程去宝佛寺?”

  “是”

  “在选妃大会这天?你是故意的吧。”皇甫逸将他倒在地,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不!静玄真的是不是故意的。”静玄垂下眼,不敢直视。

  虽说他是真的要赶回宝佛寺,但内心深处,难道没有要躲避选妃大会的事吗?

  静玄不敢面对内心深处丑陋的妒意,只能选择自欺欺人。

  “是吗?”皇甫逸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证明给本太子看。”

  “殿下要静玄怎么证明?”

  “留下来跟本太子一起选妃。”

  “什么?”静玄倏地瞪大了眼。

  “你是道行高深的国师,应该一眼就能看穿哪个女人适合当太子妃吧?由国师亲自帮本太子挑选,真是再好不过了。”

  静玄闻言心头一沉。

  太残忍了…这是在太残忍了…

  静玄心头狂颤,强忍住鼻酸,低声道“请殿下恕罪,静玄得赶回去见师父最后一面,所以不能留下来…”

  “是这样吗?”皇甫逸一笑,隔着袈裟,捏住了他的珠“上次为本太子吐血,这次又逃避选妃,老实说,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静玄全身一震!太子的话和从珠上传来的快,让他死命咬紧下,低着头不敢回答。

  皇甫逸怎肯轻易放过他,继续追问道“每次本太子在读经,你都偷偷用痴的目光看着我,是也不是?”

  “没有…静玄没有…”

  完了!被发现了!被殿下发现了!静玄羞得不断摇头!“还敢说谎!”皇甫逸气愤地俯身,隔着袈裟咬住了他的珠!“不要啊…”疼痛和莫名的快让静玄失声尖叫!“说!你是不是喜欢本太子?”

  静玄哪敢承认自己心中对他无止尽的爱意,只能疯狂地摇头!“不是!不是!”皇甫逸见他不肯承认,内心怒火狂烧,猛地扯下他的亵,掏出自己的巨柱,毫无留情的痛了进去…

  “咿啊啊…”凄厉的惨叫声回在神圣的皇室宗庙内…

  皇甫逸掐住的他的圆,像打桩似地,巨大的物凶猛地一进一出,下下都捅进密的最深处!“啊啊…殿下!不行…不能在这里…拨出来!求求你!”

  静玄哭着拼命地挣扎“这是神圣的宗庙,做出如此大不敬之事,会惹怒先皇先帝啊!”“呼呼…本太子才不管!”

  如婴儿小嘴般的密将自己的剑紧紧住,太子皇甫逸正得上了天似的,哪里还管的了死去的祖宗,就算是父皇亲自来到眼前,他都要死了这妖才肯罢休!“都是你!都是你这妖僧的错!啊啊…”又狠狠捅了数十下,太子狂大发,竟然将国师抱到神圣的供桌上,将他两腿大大张开,死命地狂!“啊啊啊!捅穿了!殿下…”

  静玄被残忍的巨大剑打在供桌上,肠子像是要被捅穿似的痛苦。

  但在那巨大的痛苦中,却又有说不出来的快活!深处慢慢分泌出长夜,每次太子的物猛地出,就会带出大量水,顺着股间到供桌上…

  “哦哦…翻了!”

  又是几百下的狂猛干,皇甫逸低头吻住静玄,用舌头模仿的动作,着他的小嘴!上下两张嘴都被男人狠狠干着,静玄如颤如狂,两眼不断落下眼泪,嘴角淌着津,死命地用两脚住男人雄壮的杆,在内心大声哭喊!呜…用力!再用力!进来我得身体里!把我死了吧!我的殿下!静玄爱你!好爱你!啊啊啊…就是那里!用力…死我…

  咿啊啊啊啊…了…

  男人一个深深地戳刺,静玄的密一阵痉挛,水从玉茎顶管猛地狂而出…

  ++++++

  高过后的身子微微搐,国师在内心默默忏悔…

  佛祖,先皇先帝,弟子犯下戒,罪无可恕。

  但求让静玄担起所有罪,不要降罪于太子。

  国师承受着太子如狂风暴雨般的掠夺,内心却充对他无怨无悔的爱怜…

  在心爱的殿下嘶吼着在他体内时,静玄发出一声叹息,紧紧抱住他,出了绝美满足的微笑…
上一章   绝色国师   下一章 ( → )
蔷薇王子极乐鲜师运动裤下的秘傲娇与偏见给我豹豹爱的豹豹兽性大发/迷每天不来几发想滚就滚!善男子
琥珀小说网提供《绝色国师》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迷羊呕心创作的耽美小说《绝色国师》最新章节第05章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阅读清爽无弹窗,若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绝色国师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琥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