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小说网为您提供迷羊呕心创作的耽美小说绝色国师最新章节
琥珀小说网
琥珀小说网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琥珀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绝色国师  作者:迷羊 书号:11326  时间:2017/4/9  字数:7387 
上一章   第09章    下一章 ( → )
  云空道士解决完那个女鬼回来后,发现那个贼已经被伊雪打跑,不气得直跳脚!他可是接连错过两次精彩好戏了!“玄儿,那个红发小子究竟是谁,你可有线索?”

  “静玄也不知道。”静玄坐在边看着疗过伤已经沉沉睡去的太子,轻声道“我只知道他一定大有来头,不然身上不会有那么多宝物。”

  “嗯,玄儿说的没错。奴月神刀可不是普通人能驾奴的东西,那个小子肯定来历不凡。”

  “静玄没有料到此次出行竟然凶险异常,我担心太子的安危,却又不能不去宝佛寺见师父最后一面。因此我想…”静玄突然低头不语。

  “玄儿怎么不说了?”

  静玄虽然内心不舍,但仍咬牙道“我想请师父带太子回宫,静玄自行前往宝佛寺。”

  “哎,我也知道这是最安全的办法,但我担心那个红小子再来找你麻烦。”

  “静玄的法力略胜他一筹,不会有事的。”

  “你的法力或许比他高一些,但那小子花样繁多,下次不知又会变出什么宝贝来。我实在不放心你。”

  “静玄打不过他,走就是了。不会与他纠的。”

  静玄佛深厚,心中从来没有输赢二字,自然不会与他人做意气之争。

  云空道士摇了摇头“就算我可以放心让你走,但太子怎么可能答应?他可黏你黏得紧呢。”

  静玄哀伤地笑了笑“他只是一时新鲜,等他大婚有了太子妃,自然不会再理睬我了。还是劳烦师父带他走吧。”

  “是吗?”云空道士可是看着太子长大的,对他的心思自然十分清楚。“我觉得还是不要擅自替太子决定比较好。”

  “太子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静玄低头深情地注视心爱的人,神色黯然“未来的太子妃还在盼着太子早回去完婚呢。”

  “哎…”云空道士看他神情哀戚,不心疼不已。“玄儿,你后悔吗?如果你没有遇到逸儿,你必然会回到宝佛寺,接下主持一位,成为一代高僧。永远与情爱无缘,无拘无束,不必受七情六所苦。”

  静玄绝美的脸上突然散发出无比光彩,眼神如梦似幻“不,静玄永不后悔。能体会人间的爱恨别离苦,正是佛祖对静玄的慈悲,不管要经过多少苦楚,不管前世今生还是来世,静玄都要与他相遇…”

  轻轻抚摸着太子的脸庞,国师坚定地许下承诺。

  “所以师父,只有太子好好地活着,静玄才能幸福啊。”

  “哎,傻孩子。好吧,师父答应送太子回宫。”

  “静玄在此谢过师父。”

  天才蒙蒙亮,云空道士叫醒了小雪狸和小宣子,来到了太子房里。

  云空道士对太子下了“魂咒”让他暂时昏

  “玄儿,那我们先走了。”

  “小玄儿,你真的不要师伯陪吗?”伊雪歪了歪头。

  “太子的安危重于一切,静玄自己能照顾自己。烦请师伯和师父务必将太子平安送回宫去。”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点。见了你师父,就快回宫吧。本道长还真不知太子醒来后,会不会气得发狂,把皇宫拆了。”云空道士苦笑了一下。

  “他气气就过去了。大婚的事够殿下忙的了,不会有闲暇想起我的。”静玄缓缓闭上眼双掌合十,躬身道“阿弥陀佛,愿佛祖保佑你们一路平安。”

  “国师,那你多保重啊!”小宣子依依不舍地说。

  “快走吧。”

  静玄不敢张开眼。

  他怕自己看见心爱的人,会忍不住改变主意。

  直到人去楼空,静玄这才张开眼睛。

  身体一阵阵地发冷。

  没有他在身边,这屋子怎么会这般寒冷?

  想到这一别,下次再相见,太子身边已有了另一个枕边人顿时心如刀割。

  ++++++

  大雨磅礴。

  豆大的雨滴打在身上,让人有些发疼。

  静玄已经独自一人上路了两天。

  眼看再过几天就能到达宝佛寺,心情却如乌云遮,越来越低沉。

  虽然很快能见到多年未见得师傅,但是,他…现在应该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吧?

  希望他伤势快点好起来。

  云空道长和师伯,请一定要好好保护他。

  雨愈下愈大,看来今晚是过不了这个山头了。

  静玄看见前方有一间似乎荒废已久的小木屋,不如今晚就在这里借宿吧。

  虽然门还半敞着,静玄还是礼貌地敲了敲门。

  “有人在吗?贫僧路过此地,想接住一宿,不知施主是否方便?”

  等了好一会,里面根本无人回答,静玄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木屋里的家具全都布了灰尘。有一张破旧的桌子,几把凳子,还有一张简陋的榻。

  静玄向来随遇而安。

  看到之前有人在桌上留下火烛静玄用打火石点燃了蜡烛。

  阿弥陀佛。

  虽然只是过一夜,但在大雨的夜里能有一间木屋避雨,静玄还是保持感恩的心,将屋子打扫一遍。

  收拾干净后,静玄开始在榻上闭目打坐。

  不知过了多久。

  突然听到了奇怪的声响。

  静玄睁开眼一看…

  一只小松鼠正坐在边,睁着大大的研究能够巴巴地看着他。

  静玄会意地微微一笑。

  掏出怀中的馒头,剥了一点放到小松鼠面前“来,小施主,不介意的话,和贫僧一道吃点吧。”

  小松鼠上前嗅了嗅似乎很满意味道,就开始享用起来,没两下就把馒头啃光了。

  看它又巴巴地看着自己,静玄又剥了一点给他。

  这小松鼠的食量似乎不小,一大个馒头,静玄才吃了一小块,其他都进了它的五脏庙。

  虽然这是静玄唯一剩下的一点干娘,但他一点也不介意,小松鼠终于吃撑了,四脚朝天地躺在上打了个嗝,模样逗趣无比,让静玄忍不住会心一笑。

  “外面雨大,小施主就在这里跟贫僧一块儿过夜吧。”

  静玄才刚要躺下睡觉,小松鼠却突然像被踩到尾巴似地跳了起来!“小施主怎么了?”

  “吱…吱…”小松鼠指着桌子的方向,急得直跳脚!桌子怎么了?静玄不解地看着它。

  小松鼠焦急地叫了几声,突然咬住他的袈裟往外扯,似乎想叫他离开。

  静玄心头一动。

  动物对危险一般都有超乎常人的感应。

  静玄虽然道行高深,并没有觉察出异样,但还是不敢大意。

  就在他想动身离开时,一切却已经来不及了…

  在静玄陷入昏前,映在眼中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一簇如火焰般的红发…

  ++++++

  “嘻,小美人醒了?”

  静玄缓缓睁开眼,只觉得脑袋一片混沌,像是刚从沉睡依旧的梦魔中醒来一般。

  “施主…究竟是谁/”

  “嘻,待会儿小美人自然就知道了。”

  静玄躺在上,正想挣扎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浑身酥软,竟是动弹不得。

  心头一惊!他修行多年,法力虽不如云空道士高深,但也不至于连怎么被昏都不知?

  这个男子花样百出,真是令人防不胜防。

  红发男子见静玄看着天花板,却不开口问一句,不觉得奇怪。

  “你都不问问是怎么被我昏吗?”

  静玄神色淡然“就算不问,施主应该也会迫不及待说给贫僧听吧。”

  “哈哈…好,说得好!不愧是名闻天下的一代国师啊!”红发男子哈哈大笑“好,那就说给你听。要擒住国师实得费点功夫。你的法力高深,寻常药或咒语对你都不管用。幸好有映彤为本王献策,本王才能将小美人手到擒来!”

  映彤?本王?难道…

  “你是苗疆王?”

  “正是!”苗疆王木思遥牵起他的手,啾地亲了一下。“本王可是为了小美人你费尽心机啊。你常在太子殿走动,自然会沾染上本王进贡的赤丹花香,再加上你常带的这串檀木念珠,两者合一,已经在你体内种下药。然后…”

  木思遥故意停顿,想引他好奇追问,没想到他还是一副淡然平静的模样,不让他大失所望。

  却又觉得心了。

  这漂亮到神仙也要动凡心的国师,实在是有外貌有身材,外加有个性!只是…好像有点不给本王面子?

  “真是的,你就不能问一句让本王开心一下嘛?”

  看到静玄无动于衷的模样,木思遥不气恼“哼,本王看只有关于太子的事才能让你大惊失吧。”

  静玄闭上眼完全不理会他。

  “算了,算了,反正你已经落在本王手上了,要驯服你也不急在一时。本王就大发慈悲,告诉你最后的关键吧。”木思遥得意地甩甩头“这间木屋是早就设好的圈套,你点的蜡烛就是最佳的药引,能让你浑身酸软,完全使不上力。”

  “施主怎么知道贫僧一定会进来?”

  “哈哈,你终于忍不住问了吧?”木思遥开心地大笑“就算你不进来也没关系,你走到宝佛寺的这一路上,本王早就设下重重陷阱,就不信你全都躲的过!”

  静玄冷静地问道“施主绑架贫僧,意如何?”

  “嘿嘿,当然是将你收入本王的后宫了!”

  静玄闻言大惊!这苗疆王是疯了吗?竟然要将他堂堂一国之师收入后宫?

  “施主此举将会引发两国战争。劝施主还是放贫僧离去,贫僧保证绝不说出今之事。”静玄神情肃穆地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嘻,何来战争之有?本王自有妙计,能让太子他们以为国师已遇难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其实你人还好好在本王的龙上快活呢!哈哈…”静玄闻言气苦。

  但如今中了这苗疆王的毒计,却是全身酸软,动弹不得,如何逃离它的魔掌?

  万一他对自己轻薄非礼…

  静玄真不敢想下去。

  木思遥看他神色羞愤,不顽皮地在他脸上香了一口!“放肆!”静玄向他去冷冽的目光!“嘻,小美人愈发火,本王就愈觉得带劲儿!未免夜长梦多,今就当做是咱俩的房花烛夜吧!”

  苗疆王风,后宫佳丽没三千也有三百,没收进宫的更是不知凡几。

  没想到却一眼就被映彤送回苗疆的国师画像得气晕八素,决定亲自出马抢美人回宫!苗疆民风彪悍豪放,身为苗疆之王更是个中翘楚,向来想要什么就不择手段去得到!这次他沿途跟踪国师,明抢不成就来暗算,管他什么正大光明,反正他木思遥就是一定要上了这个绝国师!“我苗疆王的后宫各式各样的俊男美女都有,就是缺一个漂亮的和尚!小美人要是不想还俗也没无妨,本王回到苗疆,保证帮你搞个漂漂亮亮的佛堂,让你白天开开心心地念佛,晚上痛痛快快地!你看如何?”

  静玄完全无视他的口秽言,一心只想着如何困。

  但这苗疆王的药实在太过奇特,他的法力丝毫派不上用场,让静玄内心焦急不已。

  看小美人闭着眼睛不理会他,苗疆王蛮不在乎地笑了笑,一个利落的翻身,就整个在他身上,从头到脚,贴得密密合合。

  静玄浑身一僵,倏地张大了眼眸。

  木思遥将小美人的手臂拉起,环抱在自己身上。

  “嘻,小美人看起来好像很饥渴呢,把本王抱的那么紧!”

  静玄看他自说自话,气得一口牙都要咬碎了!“嘻,等尝过本王的上功夫,怕你要食髓知味,着本王与你夜夜宵。就算那个皇甫逸来,你都不想跟他走呢!”

  当静玄正想开口骂他不配提殿下的名字,大门突然被踹了开来…

  ++++++

  大雨犹如千军万马,毫不留情地倾而下…

  太子皇甫逸长身伫立,浑身透,一双俊目燃烧着暗黑的火焰,如一尊从地狱来的黑暗神祗…

  静玄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忘记了呼吸。

  殿下!你怎么中途折返了?

  师父呢?师伯呢?

  他们怎么没和你在一起,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不好,苗疆王诡计多端,你一个人出现太危险了!“快走!”静玄大喊!“走?”皇甫逸阴沉的目光牢牢地盯在他脸上,嘴角冷冷一笑“本太子走了,好让你去偷人吗?你这个人!”

  人?

  他说的是我?

  静玄一愣。

  太子愤怒的眼中映出国师双手紧紧环抱着身上的男子,两人的身子火热地贴合在一起,像是一拍即合,正要做出苟且之事!皇甫逸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急匆匆赶来找人,找到的竟然会是如此不堪的事实!彻底气炸了!原来云空道士怕魂咒下得太久会有碍太子的健康,中途唤醒了他。

  太子一醒,发现国师一人离去,顿时雷霆大怒,但云空道士坚持带他回宫,不肯放他回头找国师。

  皇甫逸打不过师父,只好假装答应,再趁黑夜悄然遁走。

  你这人,本太子忧心如焚,冒着风雨连夜兼程赶路找你,你居然如此饥渴,不但把本太子忘得一干二净,还打算和这肮脏的野男人在野地苟合?!皇甫逸悲愤绝!“本太子绝不放过你们这对妇!”

  静玄见太子拔出神剑目呲裂地看着他,顿时像被泼了一身寒冰。

  难道…难道太子他以为静玄是自愿的嘛?

  难道在他心中,静玄真是人尽可夫的见人吗?

  “不…不是殿下想的那样!”静玄哭喊着想挣扎起身,确实无能为力。

  悲伤的泪水不断从眼眶滑落…

  木思遥最是疼惜美人,见状心疼地擦着他的眼泪,柔声哄道“小美人不哭,不哭。等本王赶走这个讨厌鬼,再回来跟你房哦!”苗疆王哄完美人,立刻指着皇甫逸的鼻子大骂!“你这个不长眼睛的东西!难道不知道坏人好事要下十八层地狱吗?还不给本王滚蛋!不要扫了小美人和我苗疆王爱的兴致!”

  “苗疆王?原来是你这个蛮夷贼子!”

  皇甫逸一声怒吼,擎神剑已经出鞘!“给本太子杀了他!”

  擎神剑领命疾而出…

  苗疆王也不甘示弱地掷出奴月神刀!“小月儿,不准放水!给本王杀了他!”

  可怜擎神剑个奴月神刀这对爱侣,好不容易再次相见,却只能沦为仇家,非要拼个你死我活!铛铛…

  一刀一剑在空中不断撞击出火花!皇甫逸看擎神剑一时不开身杀了这个苗疆王,焦急地猛扑了过去…

  “贼!拿开你的脏手!不准再碰他!”

  皇甫逸一掌劈了过来,苗疆王哈哈大笑,拦将国师抱起,翻身用一个奇特的角度躲过了他的攻击!皇甫逸看着静玄还是毫不抵抗,亲密依偎在他怀中,心妒火无处宣,攻势更加凌厉!“杀了你!”

  “哎呀,小美人,你们太子好狠的心,好像要致你于死地呢!”

  太子的攻势明明就是针对苗疆王,但他却故意在静玄面前挑拨离间!因为全身无力地被抱在怀中,静玄能看到的范围十分有限,心中以为太子真要致他于死地,顿时伤心绝。

  就在此时,云空道士一行人已经赶到!“你这贼!快放下玄儿!”

  云空道长道行高深,道袍的大袖一挥,一陈劲风猛然袭出,吹得木思遥东倒西歪,双手不小心一松,静玄已然被大袖卷走!“喂,把小美人还给本王!”

  木思遥好不容易到手的绝国师才两下又没了,气得他直跳脚!就在他想扑上去抢人的时候,小雪狸从一旁窜了出来,猛地朝他扑去…

  木思遥知道这雪狸的厉害,上次还差点被他咬伤,当下不敢大意,连忙和他斗起来,一路打到门外!云空道长一将静玄抱在怀中,就知道事情不对。

  只觉他全身软若无骨,似乎被下了药,连忙将法力灌入他体内!静玄只觉得身体一轻,原本沉甸甸的四肢又恢复了活力!“静玄谢道长救命之恩!”静玄双手合十,感激地向他行礼。

  皇甫逸冷冷一笑,鲁地握住他的臂膀,一把扯了过来!“好个见风转舵的人!你是不是看你那个夫打不过我们,所以马上换了个嘴脸?”

  “逸儿!不许辱骂国师!”

  云空道士刚要上前阻止,突然听见屋外一声惊叫!“啊啊…臭道士救我!”

  “哈哈…本王要抓这肥雪狸回去炖汤补补身子了,小美人,后会有期!”

  云空道士大惊失,急忙夺门而出,却只来得及看到苗疆王用一个不知是和材质制成的丝网,将小雪狸紧紧网住,扬长而去!“大胆贼!把小白猫还给我!”

  云空道士急得脸色发白,连跟太子和国师代一声也没有,急忙施展法术,追了上去!

  ++++++

  大雨还在不停地下。

  屋内只剩下皇甫逸和静玄二人。

  小宣子一从屋外走进来,立刻感觉到山雨来的氛围。

  咽了几下口水,好不容易战战兢兢地开口“殿下…”

  “滚!没本太子的命令,谁敢进来一律格杀勿论!”

  小宣子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太子说出“格杀勿论”四个字,立刻心生不祥之兆,害怕地跑到屋檐下躲了起来。

  完了!太子气疯了!在这荒郊野外,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要出大事了!怎么办?怎么办?
上一章   绝色国师   下一章 ( → )
蔷薇王子极乐鲜师运动裤下的秘傲娇与偏见给我豹豹爱的豹豹兽性大发/迷每天不来几发想滚就滚!善男子
琥珀小说网提供《绝色国师》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迷羊呕心创作的耽美小说《绝色国师》最新章节第09章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阅读清爽无弹窗,若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绝色国师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琥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