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小说网为您提供迷羊呕心创作的耽美小说绝色国师最新章节
琥珀小说网
琥珀小说网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琥珀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绝色国师  作者:迷羊 书号:11326  时间:2017/4/9  字数:5934 
上一章   第10章    下一章 ( → )
  虽然已经被云空道长解了药效,但经过刚才的一番惊心动魄的战,静玄的口仍然有些闷痛。

  让他更痛的,是心上人看着自己的嫌弃鄙夷的眼神。

  “殿…殿下…”静玄颤抖着双

  “给本太子闭嘴!”皇甫逸愤怒地低吼。看着面前脸色灰败形容憔悴的国师,皇甫逸心中是酸痛。

  为什么?为什么每次看到他都是这样?

  心疼中带着愤怒,欣喜中带着怨恨?

  “国师,为什么一直抖个不停呢?是因为我打扰了你和野男人幽会,而气恨本太子嘛?”下心中的酸痛,皇甫逸眼中含着浓浓的恨意,一步步走向静玄“一见男人就开始得投怀送抱,宽衣解带,这就是国师最厉害的护国法术?居然和那污秽龌龊的苗疆王抱在一起,让别的臭男人摸透你的身子?”

  明明只是个到处勾引男人的人,为什么本太子会这么难受?

  这种心痛的感觉,彷佛很久很久以前就曾经尝过一次…

  那是被彻底背叛过的心寒,那是再次见到背叛者的痛恨!“不…殿下,我没有…”静玄手脚逐渐恢复知觉,但身子还是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全身不自觉地微微颤抖。

  头好疼,想必是药残余的毒

  可是为什么心也跟着疼起来?

  “那苗疆王善于用毒,诡计多端,目前情势不明,太子是国之未来,为了国体安宁,太子还是速速离开的好!”“离开?离开之后,好成全你们这对人在这里私通苟合嘛?”皇甫逸咬着牙,嘴里泛起淡淡的血腥味。

  静玄衣衫凌乱地瘫软在脚边,从扯开的领口处,隐约看到皮肤上落着刚刚被捏过的红色指痕。

  可恶,到这种时候了,这人为什么还是这么该死的勾人!狠狠抓住了自己的视线!“本太子真不知道,本朝已经羸弱得需要国师用身体护国了,

  还是你根本就不能一天没有男人?”无法压抑怒气的皇甫逸,不假思索地说出最刻薄的话。

  他只想恨恨地伤害面前这个背叛他的男人。

  “太子…”艰难地仰起头,看着心中犹如太阳般光芒耀眼的爱人…

  不,他不是逸哥哥,他的逸哥哥即使再痛苦难过,也舍不得对自己说一句重话,更受不得自己受到如此羞辱!静玄心中突然感到一丝疲累,苦守了十多年,换来的只不过是一个徒有逸哥哥躯壳的陌生人,自己的逸哥哥,早在十六年前,就已经消散了,自己还在盼望什么?

  “衣服!”一声冷酷的命令从头顶传来。

  “…什么?”静玄有些疑惑。

  他知道太子肯定不会放过他,不知道会想什么方法折磨自己,可是…衣服?

  难道他想…

  静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愣地抬头看着苦心爱的男人。

  “我让你衣服!”看到静玄和其他野男人纠在一起,皇甫逸比自己被人一刀刺中心脏还痛苦!这个人明明已经是本太子的人了,居然还和别的男人偷情,根本就应该将他打入天牢,狠狠惩罚他的不贞!这样肮脏的身体,根本不值得自己再看一眼,可是张开口,皇甫逸竟然不由自主地说出这样的话…

  我好恨…好恨!一定要把他洗干净!国师的身上,只能有自己的味道!那个该被凌迟处死的苗疆王,怎么有资格在本太子的人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和味道!必须统统铲除干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殿…殿下,你要干什么?”

  “哼!国师乃是护国高僧,竟然被那异族蛮夷沾染玷污,无异于本朝国土被侵,王朝被辱,本太子作为未来的国君,当然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并且要洗刷干净!”

  “你…”静玄抖着嘴,一时不知说些什么。

  原来,在太子眼里自己只是一个盖上玉玺的物品,一个可有太子名号的玩意儿?

  太残忍了…殿下,你对静玄何其残忍!“本太子命令国师衣服,国师的耳朵聋了吗?还是说,你舍不得铲除那个野男人再你身上留下的味道?”

  见静玄迟迟抖着身子一动不动,皇甫逸心中更加焦躁。

  脑中不停闪过那个蛮夷搂抱着国师随意捏亲吻的下样子,口憋闷得无法呼吸。

  这人儿是他抱惯的,谁也不许和他抢!国师的哭喊媚叫,都只能让自己一个人观看品玩,这娇媚的身子永远只能有自己一个人!为什么?为什么光是想到国师光衣服后光洁白的身子,下就炽烫到让人受不了!静玄看太子神色几近疯狂,明白他要羞辱自己,身子悲伤地颤抖不已“不…不要…”

  “不要?”扬手一个巴掌狠狠将静玄打到在地,皇甫逸话音中带着愤的颤抖“你这货,身子都脏成这样了,难道还让本太子自己动手!”

  脸上火辣辣地疼着,静玄已经无泪可

  多想要抱住心爱的人跟他解释,让他不要这样折磨自己,可是静玄却只是静静地坐起身子,缓缓地解开凌乱的衣衫。

  以往若是自己责问他是否有过别的男人,国师总会眼眶含泪,用爱怜的声音一遍遍说着“殿下,静玄只有你…”只要看着他深情的模样,就能安抚自己的痛苦和妒火,而现在,他竟然一言不发地低头解开衣衫,这该死的是什么意思?

  看着那修长的手指下渐渐出来的细肌肤,皇甫逸恍然有一种静玄已经低头认罪的幻觉,这让他更加妒火滔天!残忍无情地,皇甫逸探身抓起衣衫半褪的静玄,狠狠地扔到一旁的破木上…

  “啊!”静玄只觉得背后被撞得火辣辣地疼痛,还没等回过神来,身子已被硬生生地翻转过来…

  嘶地一声,子被扯成两片破布,哈UNG服役像饥饿的猛虎,出利爪,几下就将静玄身上的衣物撕扯殆尽!“殿下!”静玄惊恐地睁大眼睛!虽然他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可是太子那犹如要吃自己一般的残暴,还是让静玄打从心底透着恐惧,努力收缩着身体。

  静玄无力地挣扎着“殿下…不要…不要这样…”

  大力掰开静玄努力并拢的双腿,皇甫逸两眼赤红“不要我?难道你想要那个苗疆的野男人?”

  褪去所有衣物,清晰地看到静玄身身上有些紫红色的痕,皇甫逸嫉恨得心中发苦“真是烈啊…原来国师就是喜欢这种强暴的干,总是舒得不够彻底?!”

  两手指鲁地直接捅进静玄干涩的股间,撕扯着脆弱的口。

  静玄喉咙深处发出痛苦的闷哼,下体火辣辣地疼着,眼泪一下子溢出眼眶,下身疼痛连带鼻子也开始一阵阵的发酸。

  好疼…

  殿下,静玄好疼啊…努力想要躲避太子的暴侵占,但身体还未完全从药效中解出来,浑身泛着无力的酸软,而后却已经自动地开始放松动,习惯性地接纳入侵的异物。

  “哼啊…啊啊…”往日刻骨铭心的爱引发身体的潜在记忆,即使静玄再不愿意,后也开始谄媚地上皇甫逸的手指,轻柔地惑着。

  “以前就觉得你若是处子,这后未免也太松软了,现在想想也怪我年轻无知,这样眼,岂是一次两次被干就能练成的…想必国师以前用这身子服侍过不少野男人,才有了今的宝器吧!”

  “你!”听着原本应该气恨不已的羞辱,静玄却突然觉得心如槁灰。

  原来…原来太子是这样看待自己的…

  不堪,人尽可夫?

  突然感到没有了解释的必要。

  对啊,他本来就不是逸哥哥,不是那个疼他宠他的逸哥哥…

  没有了前世爱绵的记忆,对于太子来说,自己这个身子确实早已算是不洁了吧…

  太子嘴里说着恶毒的言语伤害静玄,却不知为何听得自己心里也很疼。

  对于自己的心软更加气恼,出手指,掏出已经肿的凶器,顶在那不贞的后“国师既然如此,没有物的怕是无法静心修佛祈福,为了我朝国泰民安,本太子少不得多多伺候国师了!”

  毫不留情地进,故意暴地干静玄柔娇弱的菊

  小小的口被凶狠地撑开撕扯,静玄终究忍不住惨叫失声!“啊啊啊啊啊啊!”国师声音之凄厉,小宣子站在门外听得浑身发抖,害怕得掩住耳朵不忍卒听!又过了一会儿,惨叫声愈发烈!小宣子听得差点掉下眼泪。

  国师是这么美,这么好的人啊,殿下求求你手下留情吧。

  就算心里惴惴不安,还是抖着胆子轻轻拍门“殿下,殿下怠怒,国师肯定已经知错了,您就饶了他吧!”

  “闭嘴!不要脑袋了吗?给本太子滚远点!”

  暴的怒吼如雷鸣,小宣子害怕地缩缩头,心里默念。

  国师啊国师,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就在殿下面前说点好话,可怜兮兮地求求饶,殿下只是嘴上强硬,他这么在乎你,肯定马上就消气了,您现在可千万别跟太子硬碰硬啊!++++++

  皇甫逸的下体重重地撞进底下引人销魂的,可是心里反而更加恼怒。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知道这不洁,自己却总也无法割舍对他的望?

  皇甫逸只觉得自己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傻小子,被院廊上招收的低俗女勾了魂,一边不于对方的肮脏,一边又像是中了估般的痴成瘾。

  动作因为心中的烦更加暴,而是让身下的人用疼痛记住红杏出墙的惩罚!皇甫逸刻意让自己进得更深,用大硬冠狠狠地戳刺肠道的顶端,每一下都要听到身下人的痛苦叫声才算满意。

  “呜啊啊啊!不…不要啊!”静玄疼得冷汗直冒,男人捅得如此用力,硬的物此时如同热烫的刑具,一次次捅入肠内最深处,像是要从里面将自己撑开到破裂一般!静玄咬紧下,想要努力控制自己的声音,但痛苦让他即使紧闭上嘴,也会从鼻间透出不可抑制的闷哼。

  肠内痛苦地绞紧,感觉到包裹着自己的柔肠壁开始痉挛般地搐,皇甫逸却丝毫没有停下或给静玄息的时间“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早就有了野男人?你这身子,早已经被别人糟蹋过了吧?”

  痛得实在无法忍受,静玄紧紧抓住太子的衣袖,声音带着无法掩盖的颤抖“殿下…殿下…”

  “还不老实代?”皇甫逸刻意顶着大的男在痉挛的肠壁内狠狠辗转,引来静玄凄厉的尖叫,红色的鲜血从两人的分身合处滴落,让整个媾场面显得更加狰狞!“第一次你,都没见你出血,这次才算勉强落了红…国师这身子看着娇,没想到还真是啊!”故意口出恶言,皇甫逸用伤害静玄的方式来掩盖自己的疼痛。

  为什么眼睛里酸酸的?

  为什么明明身体那么痛快,心里却总像是被捅了个大一般?

  “你这不知廉的妖僧!关在寺庙里也守不住贞洁!说,你是本太子的!是我一个人的!以后绝不许再有其他男人!身体不许有,心里更加不许有。”

  不能容忍国师被染指的事情发生,哪怕是想像一下都让自己难过得无法呼吸。

  皇甫逸霸道地捏住静玄因痛苦而紧绷的下颚,眼睛恶狠狠地瞪着脸色发白的绝美容颜。

  体内被反复撕扯着,疼痛顺着下体蔓延到心口…

  这不是我的逸哥哥!不是!眼睛里盈泪水,静玄却笑得淡然,勉强开口“你…说得对,我这身子…早在十几年前就给了别人…给了我最爱的男人…”

  “你说什么?!”

  静玄屙话无异是点燃了皇甫逸内心的火山,妒火疯狂地燃烧,那种焚毁一切的妒恨让皇甫逸失去理智,只觉得眼睛都能冒出火来!“好你个货!你那个夫是谁?他在哪儿?本太子 !我要亲手杀了他!”

  指尖轻轻向自己的心口,静玄此刻突然有一种彻底解放的释然“他在这儿…在我心里,你永远嘢夺不走…”

  逸哥哥,你永远在我心中。

  皇甫逸突然心中泛起一种从未有过的委屈,感觉好像是被自己亲生父母遗弃了的婴儿一般,孤苦无助。

  他想嚎啕大哭,骂静玄忘恩负义,居然敢爱上别人…

  可是不行!他不能哭,他是太子!他不能软弱!想要的就去掠夺!这天下将来都是他皇甫逸一个人的,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和尚?

  “我敬爱的国师,你知道招惹未来国君的下场是什么嘛?”皇甫逸笑得魅,下体不再暴,开始暧昧地在静玄肠道内挑逗地厮膜“一回到京城,我就会把你关在我的寝宫,天天你,让你得身子里无时无刻不住我的体,让你全身上下都染本太子的味道,你只能天天敞着身子等着本太子临幸,你再也见不到其他男人,更别提你心里的那个夫!”

  “不…哦…”痛苦的呻后带着煽情的尾音,皇甫逸故意圆的冠在静玄体内的死周围反复摩擦。

  静玄体内不可抑制地升起甜美的快,辗转低

  “你这个得和尚,即使你的不是你心爱的男人,你还是会有快,对吧?”皇甫逸使尽浑身解数,挑逗折磨着静玄,他要让静玄因为自己高崩溃,他要看着静玄一点点沉沦在自己给予的望之海中!“惩罚我!太子…你可以惩罚我!但不要…不要这样…”

  静玄眼是泪,体内翻涌起的一股股甜蜜感让他的身体颤抖,这比之前野蛮的强暴更加让他无法抵抗!不!他不要这样虚伪的绵!当眼前的男人知道有逸哥哥存在的时候,这样愉的爱就变成对以往爱恋的亵渎和背叛!“不要怎样?”惑的吻落在静玄耳边“不要让你高?不要让你这的身子产生快?你这样你就可以假装自己没有背叛过你的爱人?”

  皇甫逸如同恶魔般的声音在静玄耳边回响。

  “我亲爱的国师,本太子今天一定会让你很,让你到再也不出来!我要让你知道,你的身体就是这么,只要能进你的股里,哪怕不是你的爱人,你也会愉悦地张开腿接受!”

  “不!不是的!”静玄崩溃地捂住脸,狂地摇头“我不是!我不是!”“是吗?那就问问你的身体吧…”

  破败的木屋里,不是传来国师的阵阵哦,带着痛苦和压抑的愉,被太子迫着一次次攀向情的高峰,一股股的白尽情地沾两人的身体…

  黏腻着,黏连着,再也分不出你我…
上一章   绝色国师   下一章 ( → )
蔷薇王子极乐鲜师运动裤下的秘傲娇与偏见给我豹豹爱的豹豹兽性大发/迷每天不来几发想滚就滚!善男子
琥珀小说网提供《绝色国师》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迷羊呕心创作的耽美小说《绝色国师》最新章节第10章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阅读清爽无弹窗,若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绝色国师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琥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