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小说网为您提供默亚呕心创作的言情小说谎言最新章节
琥珀小说网
琥珀小说网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琥珀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谎言  作者:默亚 书号:20117  时间:2017/6/13  字数:7551 
上一章   第二章    下一章 ( → )
  这是一家格调极高的钢琴酒吧。

  厅内一盏盏第凡内的花形灯,映着雅致的叶瓣轻轻摇晃,高雅的刺绣桌巾上放置着水晶花瓶,洁净优雅的百合在瓶中绽放人的幽香,透明玻璃包裹着的金黄烛光增添了室内的浪漫气氛,空气中回着柔美悦耳的琴声。

  这里不但气氛优雅,工作轻松,加上报酬丰厚,林洁怡实在没有什么好挑剔的,若硬要说有什么坏处,那就是偶尔会遇到纠不清的客人了。

  虽然大多数的客人都很有风度,即使对她感兴趣,在看见她手上的结婚戒指后通常都会知难而退,但仍不免有些不入的客人企图纠她,遇到这种不知的人,林洁怡真想赏他两巴掌,只可惜客人至上,就算心里再生气,表面上也只能陪着笑脸,自认倒楣。

  不过这种人毕竟少之又少,但很不幸的,今晚就让她碰见那少之又少中的“极品”

  眼看台下那个以“咸猪手”出名的鬼越喝越多,洁怡的心就越往下沉。

  那个自称是某大集团股东的中年人,三不五时就到酒吧报到,总是不喝到酩酊大醉不回去。

  这原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酒吧是做生意的地方,客人喝得越多,生意自然越好,糟的是,这个人只要一喝醉,就会在女身上摸。

  凡是颇有姿的琴师或小妹无不惨遭他的“神来一手”也真多亏了他,让她的闪功越来越进,但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个恶客的道行简直成仙了,她的闪功遇到他的神乎其技,失败的机率可大过他摸空的机率。

  所以遇到他,林洁怡也只能仰赖杰哥的解围了,通常杰哥总会在第一时间过来解救她。

  不过今晚可就没那么幸运了,杰哥刚刚才送一个酒醉的朋友回去,店里除了她,就只有几个没什么担当的服务员和一个新来的女酒保PLLY了。

  林洁怡不由得在心里暗自叫苦,中场休息时间就快到了,这也是客人找琴师寒暄的唯一机会,其实如果只是聊天她倒也不介意,怕就怕有些人要的不只是聊天。

  好不容易,门在她的期盼中打开了,昏暗的室内加上远距离,让她看不清对方的长相,但是光看他高大的身材就知道不是杰哥。

  林洁怡失望的收回视线,完全没注意到对方惊愕的表情。

  惨了,曲子都弹完了,杰哥怎么还不回来啊?

  林洁怡万般不情愿的盖上琴盖,就连台下的掌声她都无心留恋的匆匆下台,想在那位客人拦住她之前赶紧躲进休息室。

  员工休息室就在洗手间的后面,紧急出入口的旁边,要进入休息室必须先经过吧台。

  啊,还是晚了一步,在看见坐在吧台前的身影时,林洁怡在心里发出一声哀叫。

  他是有意站在那里等她的吧?但看他似乎和女酒保聊得浑然忘我,根本没注意到她,搞不好是她自己神经兮兮也说不定。

  眼看他一副的模样,魔掌伸向PLLY递上酒杯的柔荑,林洁怡就浑身发颤。可怜的PLLY!但同情归同情,她实在无能为力,自身都难保了,还是乘机快溜吧,免得他吃完那块豆腐,又想起她这块豆腐来了。

  林洁怡加快脚步街向休息室,就在她伸出手还没碰到门把“好险”两个字还卡在喉咙时,恶梦出现了。

  “哎呀,林小姐,你怎么走那么快啊?我都还没和你打招呼呢!”

  一听声音,林洁怡的脸立即垮下,挣扎了半秒才认命的转过身来。“廖先生,你好,谢谢你今晚又来捧场。”

  “只要是林小姐的场,我风雨无阻,哪天不来捧场?不过林小姐似乎不怎么我。”

  知道人家不还来!林洁怡硬是挤出一抹笑容。“你怎么这么说呢?这儿当然你了。”才怪!

  “是吗?那你怎么老是躲着我?”

  “你在开玩笑吧,我怎么可能躲你呢?我只是累了想休息,你也知道连续弹那么久的琴真的很累人。”

  “那倒是,那快进去休息吧!我们进去聊。”

  “啊,不用了。”林洁怡吓得赶紧摇头。“我们公司规定除了员工,其他人是不能进休息室的,我们还是到前面坐下来聊吧。”

  “前面太多人,不方便聊天,我们还是在这里比较隐密。”

  隐密?饶了她吧,她就是不要隐密啊!可是对方执意挡在她前面,一步步靠近她,林洁怡退得身体都贴在门板上了。

  “廖先生,你有什么话就快说吧。”

  他又往前一步,双眼色的紧盯着她。“我说林小姐,你这么貌美又有才华,干嘛要这么辛苦的赚钱?不如你来我那里工作吧,我保证薪水高,工作又轻松,要车,要房子,还是要珠宝都有,你说怎么样?”

  “廖先生也有酒吧需要琴师吗?”林洁怡一面装傻,一面用眼角余光瞥着走廊,拚命的祈祷赶快有人来上厕所。

  “哈,酒吧我是没有,不过私人琴师我倒是很需要,怎么样?我不会亏待你的。”他边说一只手边往前伸。

  林洁怡吓得立刻闪开。“廖先生,请你不要这样。”

  啧,居然没摸到,他不甘愿的近她,双手往她两边一伸,准确的将到嘴的肥钉住。

  眼看那两片肥就要贴上来了,林洁怡恐惧得正想尖叫时,老天爷总算听见了她的求救。

  一道冷冽的男音蓦地响起。

  “这里是公共场所,限制级的动作最好进房间再做。”

  廖先生不悦的回头一看,在看见对方脸上鸷的表情和迫人的身高时,不的嘀咕一声,乖乖的摸摸鼻子离去。

  林洁怡虚软的靠在门板上,好半天才定下神。

  “谢谢你。”她缓缓的抬起头,笑容立即僵在脸上。

  不…不可能的…林洁怡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

  她在作梦吗?

  她的手紧紧按住心脏狂跳的口。

  邵祈烨…那个连作梦都会让她感到心痛的男人。

  这些年来不管她多么努力的想忘记,他总是会出现在她梦中,就像挥之不去的梦魇,紧紧纠着她。

  然而这不是梦。

  而是真实的他,她所有的回忆和梦魇,都比不上眼前活生生的邵祈烨。

  他就站在她面前,用她从未见过的刚强和冷酷盯着她。

  他变了…

  林洁怡晕眩的想,他变得比她记忆中更成,更英俊,但她一点也不感到惊讶,令她感到惊讶的是她竟然渴望伸手碰触他。

  他的角浮起一抹笑容,但笑意始终未曾达到他的眼底。

  “看来你还记得我,我还以为这些年来你的情人太多,早就忘了我这个第一号。”

  她不记得他的声音曾经这么严厉过,但也许他们分手的那一晚,他就是这么冷酷的吧!林洁怡恍惚的看着他。

  岁月在他脸上刻下冷硬的痕迹,曾经热情温柔的眼神变得凌厉而且充了嘲,但这只是更加添了他的魅力,不论岁月如何改变,他仍然是她所见过最英俊、最有魅力的男子。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乍见他的震惊过去,林洁怡终于找到声音开口。

  他嘴角一。“很遗憾,我不是来找你的。”

  “我没有…”他讽刺的微笑令她陡然说不出话,有那么一瞬间,这个念头确实闪过她的脑海,但林洁怡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你不是在巴黎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多么令人感动,你一向这么费心的留意老情人的动向吗?”

  他冷硬的嘲让林洁怡的喉头一缩,他的确有理由恨她,但她并不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林洁怡费尽全身力气,压抑内心不断上涌的痛楚。

  “我不用费心,只要你又有什么为华人争光的举动,电视新闻自然会播报,就算我不想看也不行。”

  他的角略略一。“看来这几年来,你嘴上功夫倒是进步不少,就是不知道你的上功夫进步了没?”

  林洁怡的脸色霎时涨红,她愤怒的注意到他足的神情,一股自卫之情油然而起。

  有一点他说对了,这些年的磨练着实让她的嘴上功夫进不少,这种程度的攻击,她可以轻易的反击回去。

  “谢谢你的关心,我的上功夫到目前为止,还没听到有人抱怨过。”

  “是吗?”他的音调更森冷了。

  林洁怡几乎可以闻到空气中浓浓的火药味,如果现在在他们之中划一火柴,一定马上就爆炸。

  “告诉我,像你这种靠外表狩猎的女人,为什么还需要在这种地方辛勤的工作?是一时兴起?还是这又是什么新的狩猎招数?”

  他的一字一句深深的刺痛了她,林洁怡还来不及防备就已经被他刺得伤痕累累。

  “为什么不说话?是因为我说的是事实吗?”

  “这不关你的事。”林洁怡竭力保持声音的平稳,不让他犀利的嘲击垮。

  他轻蔑的扫视她的脸,像在审视一件廉价商品似的缓缓下移到她的口,在接触到她无名指上的金戒指时,心一阵莫名的痛。

  “看来你的狩猎已经结束了,既然如此,何必出来工作?王仲宇不是远雄企业的小开吗?他怎么舍得你出来卖?”他话中的挖苦非常明显。

  王仲宇…这个连她都几乎忘了的名字,他居然还记得?林洁怡苦笑。

  “我没说我嫁给王仲宇。”

  不是王仲宇!邵祈烨一怔,眼眸又暗了几分。“我猜是他聪明的发现除了外貌之外,你一无可取。”

  她该为他的话感到高兴吗?至少他还认为她的外貌可取!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你一样重视‘内在’。”

  “是吗?那为什么他不娶你?”

  “这很重要吗?”

  “不,我只是很好奇,是什么让一向高高在上的公主变得像平民一样可悲的辛苦劳动?”

  公主?呵,她早巳不再是公主了,就算是,也是一个负债累累的“贫民公主”了。

  林洁怡声音平板的回道:“就像许多人一样,我必须生活。”

  家道中落吗?他脸上浮起一抹冷酷的嘲。“告诉我一件事,洁怡。”

  “你想知道什么?”

  一个自她离开后,就绕他的问题,她为什么不像他爱她一样爱他?邵祈烨迅速关闭心中那黑暗的折磨,不让它口而出。

  “你感到后悔吗?后悔当初的短视,你原本可以享有一切荣华的。”

  短视?如果她真的短视,那么现在站在这里劳动的绝对不只她一个人!但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说了也挽回不了什么,要恨就让他恨吧,或许这样更能让自己死心。

  是的,林洁怡凄楚的瞪着地上,这些年来,一直没有死心的人是她。

  自己先前种种不再谈恋爱的理由,都不过是推托的藉口罢了,直到再次见到邵祈烨的这一刻,林洁怡才终于明白,自己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他。

  这个残酷的事实比他的话更加刺痛她,林洁怡僵直的转开目光,不让他看见她眼中泛起的水光。

  “是的,我十分后悔,十分后悔当初没有巴着你,跟你一起到巴黎,或许藉由你,我可以轻易的爬上那些比你更加富有、更加有才华的人的!”

  如果她说的话能有他伤她的万分之一,那么她或许会感到一丝报复的快,只可惜她的话对他毫无影响力。

  “现在你满意了吗?可不可以请你让开?我还有工作要做。”说完,林洁怡看也不看他一眼的快步逃离。

  如果她肯抬起头看他一眼,就会发现他充风暴的眼眸。

  *  *  *  *  *  *  *

  林洁怡飞也似的逃到吧台要了杯酒,PLLY诧异的神情让林洁怡不觉出苦笑,她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反常,但是现在她真的需要酒来镇定自己,又或者是麻痹自己。

  接过PLLY递来的酒,林洁怡颤抖得几乎拿不住酒杯,她用双手紧紧的握住杯子,紧到指关节几乎泛白。

  她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大口,随及呛得猛咳,难过得连眼泪也出来了,PLLY见状赶紧将面纸递给她。

  “老天,你还好吧?”

  “我没事。”林洁怡赶紧擦乾眼泪。

  “真的没事吗?你看起来好苍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是的,她全身发痛,口揪紧得令她无法呼吸,脑中浮现的是他顽强无心的冷酷,和同时散发出的男魔力,那深深的慑服了她,他的冰冷与魅力叠,比当年更令人无法抗拒。

  林洁怡抬起头,接触到PLLY开心的眼神时,不由得出虚弱的笑容。“我真的没事,谢谢你。”

  PLLY这才放心的去忙自己的事,林洁怡喝光杯中的酒,又向PLLY要了一杯,当她再要第三杯时,PLLY犹豫的说道:“可是休息时间只剩下几分钟了。”

  “啊,是吗?”林洁怡看了一眼手表,叹口气。“那就不用了。”

  她强自振作起精神走回台上,打开琴盖,眼光下意识的寻找他的身影。

  他就坐在角落的桌位,从那个方位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她。

  多奇怪啊,之前她甚至没有注意到邵祈烨的存在,可是现在,她全身每个细胞都敏锐的感受到他的目光…嘲着她。

  林洁怡强迫自己盯着琴键,手指无意识的开始滑动,那些音符原本是她熟悉到闭着眼睛都可以畅的弹出来,现在却因为他而漏弹了几拍。

  林洁怡咬紧牙,想将他驱除在脑海之外,但她眼角的余光却不自由主的跟随着他的每一个举动。

  在她弹到第三首曲子时,一位打扮入时的妙龄女郎坐到他身边,一开始是对方主动搭讪,但他很快的化被动为主动,两人旁若无人的当众亲热起来。

  林洁怡感到体内的火气逐渐窜升,这种场面她不是没看过,这里多得是情侣幽会,加上浪漫音乐的催情,就算当场甜蜜的吻起来,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就连更煽情火热的画面她也能视若无睹。

  但现在她却痛苦得想尖叫。

  或许他是故意表演给她看的吧?

  但他又何必费神表演给你看?难道你以为他还会在意你吗?你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林洁怡。在他的心里,早就没有你的存在了。

  经过了这么多年,即使他结了婚,有好几个孩子,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这些她都明白,可是仍然无法阻止自己感到心痛。

  在没见到他之前,她可以假装不知道,不知道他恨她,不知道他臂弯里的女人,可是现在那个女人就在他怀里,霸占那原本该属于她的吻和热情。

  不该去看!也不该去想!

  最最不该的是遇见他。

  林洁怡收回雾了的视线,可是就算她不看,脑海里仍然无法驱离那令人刺痛的画面。

  茫然的弹着琴,她却不知道自己弹了什么,目光不自觉地又转回邵祈烨的身上。

  他正笑着在那女人的耳畔低语,而她也兴致的倾听他每一个字,一只手不时的挑逗玩他的衬衫钮扣。

  林洁怡的手指开始颤抖,无法克制内心的激动,那个女人和他亲热的举动狠狠的鞭笞着她。

  她惊慌地发现不管他的注意力放在何处,只要有他的存在,就足以使她崩裂淤伤,彷佛又一次跌落痛苦的深渊。

  不,她不要再次跌进他的魔咒中。

  她该保护自己不受他干扰的,但他带给她的冲击和震撼,远远超过她所能承受的。

  *  *  *  *  *  *  *

  邵祈烨作梦也没想到会和她再次重逢。

  六年的时间,长得足够让人遗忘许多事,却又短得不够让他忘记她。

  她已经整整绕他六年了。

  那情况比鬼上身更令人惊骇,鬼上身还可以找人驱鬼,但林洁怡,却无时无刻不存在他的脑海中,即使他不去想,不去感觉,她的影子依然顽强的存在他心底,挥之不去。

  是因为他还爱着她吗?

  不,他恨她!

  是因为他还依恋着她吗?

  不,他对她只有愤怒和鄙视!

  但不管他如何恨她、鄙视她,都无法摆她的纠,这个事实只是令他更加愤怒,所以在面对她的刹那,他多年来累积的愤怒爆发了。

  他像疯子似的口出恶言的攻击她,现在又像个白疑似的任由这个花疑对他上下其手,就为了对林洁怡示威?

  邵祈烨对自己幼稚的举动感到可笑之余,却仍然无法克制自己孩子气的报复行为。

  天知道林洁怡或许根本就不在乎他抱着的是阿猫还是阿狗,毕竟六年前是她主动离开他的,不是吗?

  如果六年前,当他们的恋情正炽热时,她都可以毫不在乎的离开他,现在他又凭什么以为她会在乎他?

  如果他对音乐有他对绘画的千分之一素养,那么他就会知道林洁怡并非如他想像中的无动于衷,只可惜他对音乐的了解仅止于摇滚乐和蓝调。

  琴声停止,林洁怡盖上琴盖,快速的离开表演台。

  一见她离开,邵祈烨立即推开身上的女人。

  “你走吧。”

  “你说什么?”女子对他态度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感到错愕极了,他刚才明明风趣又人,现在却一脸阴郁。

  “我说请你离开。”

  惊愕过后,继之而起的是愤怒。“你当我是什么?招之即来?”

  邵祈烨冷冷的瞪着她。“我可不记得曾经招你过来,是你不请自来的吧?”

  “你…”女子气结的语

  邵祈烨看都不看她一眼的自行起身离开,他穿过走道来到休息室,连敲了几次门,却一点回应也没有,他拧起眉等了几秒后,不耐烦的推开休息室的门,里面空空

  该死!邵祈烨咒骂一声,随即注意到走道尽头的紧急出入口,他立即追了出去。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追到了又能做什么,他只知道自己不想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她。 wWW.hUpOxs.Com
上一章   谎言   下一章 ( → )
琥珀小说网提供《谎言》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默亚呕心创作的言情小说《谎言》最新章节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阅读清爽无弹窗,若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谎言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琥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