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小说网为您提供默亚呕心创作的言情小说谎言最新章节
琥珀小说网
琥珀小说网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琥珀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谎言  作者:默亚 书号:20117  时间:2017/6/13  字数:9593 
上一章   第十二章    下一章 ( → )
  莎曼独自一人坐在计程车后座,朝她父亲的宅邸去。她讶异自己居然能如此平静。现在她激动的情绪已经平息,决心要自己掌握一切事物。她借口头痛想出来散散步,谢了艾维便出来。

  她决定今天就要见到莎兰,而让两个男人去讨论她的存在揭发之后会造成的震撼后果,甚至还可能威胁她父亲的政治生涯。

  尽管艾维想让莎兰先有心理准备,她认为既然她可以经得起这种冲击,她的姊妹也行,毕竟她们是同一个卵中生出来的。

  从小她就冀望有一个完美的伙伴能和她心灵契合。咪咪和她是很亲密,但双胞胎应该有特别的联系,她们可以发展特殊的关系。要她等待合适的时机再去见莎兰,她会受不了。在

  不知道所有实情的情况下,她无法去追寻自己的梦,她不愿残缺地活下去。

  她一直嫉妒咪咪的大家庭,朱力常提及死去的兄弟,大卫的双亲也常常提到大战中死去的亲戚;而她,由于父亲的残忍,只有母亲和自己。

  发现那些信有助于自己的未来。她得知道事实,因为嫁给大卫后,她要和他共筑健康的家庭,而健康的家庭应该知道自己的几代家族史,成员间联系密切。

  想到母亲,她苦笑了一下。她好想她。如果她还活着,她会让她知道她不会怪她的。

  “我们到哪了?”她问司机。

  他从后视镜看她。“你不是美国人,打哪里来的?”

  她很想告诉他她出生于长岛。“巴黎。”

  “我们现在在河边大道。那里是美国第十八任总统格兰特·将军的坟墓。”

  她父亲也想当总统!“你听说过高麦斯参议员吗?”

  “当然。你为什么对他有兴趣呢?”

  “我是换学生,他是我的指定作业。他这个人如何?”

  “如果你指的是人们喜不喜欢他,他还能留在国会就是证明。”

  “那你呢?如果你不介意我问的话。”

  “不介意。我喜欢他,他为人们谋福利。”

  不知道当他知道他所尊敬的高参议员的真实过去会怎么想。“祝好运,这就是他家。”他说,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抬头仰望四层楼的建筑,深一口气,按下门铃。

  一个高大的红发女人来开门。莎曼认出她是莫美琪,和艾维一起播报新闻的人。化妆掩饰掉她脸上的雀斑。“你父亲气坏了,莎兰,你迟到了。”

  莎曼听出她不友善的口气。不知道她在这里做什么。但注意力随即转到一名西装笔,站在美琪身旁的优雅男士上。他就是她的父亲!他面带风霜,深褐色的头发,鬓旁已有些灰白、灰色的眼睛,弯弯的浓眉,和坚定的下巴。

  他看起来很气她。

  “该死的,莎兰。我感谢你的帮忙,但你至少不必这时候才回来,我们要迟到了。难道你忘了今晚是你的生日宴会?快进来换衣服,爷爷五点前就会到达现场了,”

  莎曼没有动,心里直想笑。他把她当成莎兰来骂。

  “你怎么了?不和美琪打声招呼?”

  她想过今天见面的情形无数次,但从没想过接她的是一顿责骂。真是好笑。

  “我不是莎兰,而且明天才是我们的生日。”

  他的身体一僵。

  “我是莎曼。”她向他确认,然后和美琪打招呼。艾维说她父亲擅于社,但似乎并非如此,她一下子就让他哑口无言。他的脸上写了震惊及难以置信,甚至,令她不敢相信地,眼里还下泪水。

  “莎曼。”他不敢相信地哭喊道。由于习惯私下独自下悲伤的泪水,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情绪上的激动。

  从眼角看到美琪想上前帮他,但他挥手拒绝,只抓住栏杆支撑自己。

  他高兴得几乎说不出话来。“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上帝终于听到我的祷告。”

  他的反应太令她惊讶。泪水!祷告!这些会出自遗弃她的可恶男人?还是这一切只是作戏给旁边这位新闻人员看的?

  “麦斯!”美琪尖叫,盯着他看。仿佛他是个陌生人。“麦斯,这是怎么回事?”

  麦斯的眼里却只有女儿。“你什么时候来的?住在哪里?”

  “昨天,住在一个朋友那里。”

  “你真的来了。”麦斯的脸上浮现笑容。“莎曼,我梦想这一天的来临好久了,一直希望莉莉会让你来找我。”

  莎曼内心对死去母亲的保护转成怒气。“你怎敢把一切归罪于母亲!难道你穷得没办法写信或打电话?”

  “有很多事需要解释清楚。莉莉呢?她还好吧?很高兴她终于改变心意。”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妈十天前死了,你自由了,不用再演戏。”麦斯倒一口气,仿佛受到重击般靠在门边。“怎么死的?”他哑声道。两人都未注意到一旁的美琪一样震惊得脸色惨白。

  “被卡车撞的,我把她葬在沙尔特附近。”

  “为什么不葬在巴黎?”

  “妈喜欢沙尔特。我们本来计划我生日要去的。”泪水滚下她的脸颊。

  麦斯用颤抖的双手覆住自己的脸,一会儿才恢复平静。他伸出手覆住莎曼的脸,父亲深沉的悲伤,使莎曼没有拒绝。在近乎二十年后,他第一次摸到自己的女儿。

  “我们就是在沙尔特结婚的。”他擦拭自己的眼睛。想起那个他带回家想终生爱护的女人,但,她却跑了,还偷了他的小孩,设下不人道的限制。在莫瑞的叮咛下,他还去找心理医生。

  但由于莉莉是战火余生的孤儿,没有家族史可循,医生也不知道她的问题出在哪里,再加上她父母难以接受她是天主教徒,使她更难适应美国生活。“我们认为她威胁要自杀是认真的,也许她只是想再见见法国,回到熟悉的世界。给她一点时间,麦斯,也许她会回心转意的。”

  但她从来没有。虽然在莫瑞的帮忙下,他不只一次地尝试和她联络,但都失败。因而他只好藏起个人的苦痛面对大众,但私底下则抓着莎曼的毯子暗自哭泣,直到泪水干为止。他得坚强起来,为了莎兰,也为了自己精神不致崩溃。

  麦斯叹口气。多讽刺啊,他抽屉里还摆了一张到巴黎的机票。他本想亲自去见莉莉,料想经过这么多年,他大概不至再对她产生威胁,他想要她了解他的计划,乞求她让女儿们见面。另外,他爱美琪,希望能恢复自由之身以告诉她实情,向她求婚。她想要小孩,而他,虽然不再年轻,但还是有再组家庭的渴望。他已经请求教会声明婚姻无效,等到十一月宣布竞选时,新闻的热度应该已经消退,只要他们的说词一致,而他的政敌应该也会聪明得不攻击他的私人生活,因为他从不闹花边,他们不会想得罪犹太人或天主教徒。

  而同时,莎曼的心情也是纷如麻。她原本预期会面对一个世故的政客,顶多只是冰冷地回应她选在这个节骨眼闯进他的生活,但完全相反,他不仅感谢上帝,两只眼睛还不停地注视着她,仿佛害怕她会突然消失似的。

  “我们三个——你、我和莎兰,有好多的话可以说。”

  “你晚了十八年半。我来是要见莎兰。对你,我只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弃妈和我于不顾?”

  麦斯担心地看了美琪一下。“进来坐,莎曼,莎兰马上就回来,我们再一起谈。美琪,我知道你要赶回公司,我再打电话向你解释。”

  美琪的心仿佛被重重戳了一刀。“我要留下来。”口气和眼神一样冰冷。“除了因为你这些年来也在对我说谎外,这可是一桩石破天惊的新闻。”

  “美琪,求求你不要。”他恳求道。“就算不是为了我,也请你看在莎曼的分上,她不该被放在显微镜下研究。”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善恶终有报,大众有权在大选前知道你骗人的功夫。”

  莎兰坐在计程车后座,检视自己依旧亮丽的容颜。

  的医生帮她堕的胎,事先取下一千五百美金的费用,但她一连串的问题实在令她受不了。“孩子的父亲是谁?他同意堕胎吗?他有权知道婴儿的存在,因为是你们两人共同制造他的。”

  她还特地买了黑色假发,填上假病历。

  “甜心,”医生取笑道。“我们都知道你是天生金发,用不着戴假发或用假名。我这次是看在的面子才答应帮你,下不为例;而且万一有事,我还是要通知你父亲。下次再怀孕,可别来找我。我还想过太平日子。最后,建议你六周。”

  在电梯里,莎兰考虑医生的建议,艾维会受不了的,甚至又会控告她到处和男人上。她知道自己不该取笑他,但她又控制不了自己。她爱极了他蛮力占有她的感觉。决定了,三个礼拜,顶多。

  “,”当晚她躺在上对朋友说。“你对那医生的看法如何?”

  “查理很。”回道,招来莎兰好奇的目光。很少提及希腊神话以外的事物,但现在眼眶中却闪着泪水,只是她很快伸手拭去。

  莎兰睁大眼睛。“别告诉我查理是你孩子的爸?”

  咬着下,看着地毯,好一会儿才抬头。“我和他疯狂地相爱,但不幸的是他结过婚,生了四个小孩。”

  “对你是很不幸。”她不屑地说。那个痞子居然还敢给她建议!“要是你再怀孕怎么办?”“不会,他帮我结扎了。他老婆是只母狗,不肯跟他离婚。而我是不会结婚了。”

  去他的才不会结婚。

  莎兰认为最好还是调查一下学生,所以帮她问学生如果高参议员出来竞选,他们是否愿意支持。大部分学生认为只要不是卡特当总统,美国就有希望。他当选时帮民主拿下维吉尼亚以外的南方各州,麦斯如果想当选,非拿下南方不可。

  “我父亲是自由派人士,为人民谋福祉,但北方的背景可能会使他在南方失利。”

  “你对四处竞选有何看法?”

  莎兰扮了个鬼脸。“你觉得天天吃如橡皮般的,睡假旅馆是什么滋味?”

  爆出笑声。“说得好。以后打算嫁给艾维吗?”

  莎兰深思了一下。“不,我爱他,但我俩的看法并不一致。只是我不会放弃他,他将永远是我的。”

  总之,计程车驶抵家门时她想着——这趟旅程成功地解除了她要当母亲的危机,而且由于可怜的和那狗屎医生的暧味关系,她的秘密绝对不会为人所知。现在她只想溜回家休息一个小时,再去参加自己的生日宴会,还要假装很兴奋。

  她付了帐,抬头一看,真幸运。居然有一群人在门口等她。父亲、美琪,她看起来好像受到什么刺似的。莎兰的眼光飘向第三个人。

  “她就是莎兰。”她听到父亲说。她脚踏高跟鞋走近那位第三者。

  莎曼转过身。莎兰看到仿佛另一个自己时倒一口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谁?”

  麦斯帮她们彼此介绍。莎曼的第一个冲动是想伸手抓住妹妹的手,关到房内,好好聊个够,以弥补空白的过去。她了解妹妹的震惊,毕竟她们在此之前,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至于莎兰,以极度震惊都还不足以形容她。她喜欢的惊喜是包装精美,可以让她戴在手上炫耀的豪华礼物。当她望着镜中美丽的身影时,常以自己独一无二的美为傲;而现在,莎曼的突然出现象征一切都要改变了。“我从未想过你的存在。”莎兰结结巴巴道。

  “我也是。”莎曼悲伤地告诉她母亲的死讯。莎兰惊呼一声,对麦斯投以控诉的眼神。“你欠我一个解释。”

  “我也需要。”莎曼同意道。

  “莎曼,”莎兰试着呼唤这个名字。“你住哪里?”

  “巴黎。”莎曼回道,喜极而泣。

  “你要留在美国吗?”

  “一开始我还不确定,但现在既然我还有你这个亲人,我想我会留下来。我们终能找到彼此,这不是很吗?”

  鬼才。但莎兰并未显出来,反而还回抱了莎曼。

  现在和未来才是莎兰在乎的。她才不会把时间或精力花在哀悼一个不要她的母亲上。她母亲怎么可以不要她,丢下她一个人,让她去上那些可怕的寄宿学校。如果那个女人笨得丢下她跑去住在法国,那是她活该。终有一天,她要知道母亲为什么不要她,但现在,她得先阻止任何人,尤其是莎曼,入侵她的疆界。

  “进来。”麦斯说。

  对屋内抱持高度好奇心的莎曼随着其他人进去、穿过由意大利大理石铺成的走廊到书房,里面男化的古朴风格赢得她的赞赏。壁炉上面还挂了一幅麦斯和卡特总统握手的相片。还有一幅莎兰盛装的照片。壁炉对面是一组舒适的皮沙发及一张泛着黄铜色彩的书桌。桌后方是许多象征辉煌公职服务生涯的匾额。

  “我住过这里吗?”莎曼问。

  “出生后头九个月。我还有你和莎兰的合照。”

  麦斯可以感觉三双锐利的眼睛都在注视着他,寻找答案,他能对美琪说什么?“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我还有老婆。”对女儿们呢?“你们的母亲威胁要自杀,她痛恨美国,拒绝学英文,又无法适应不同宗教的生活,还不喜欢我从政。”他知道这会造成什么后果。莉莉已死,无法替自己辩护,他不能冒险说出实情。即使莎兰会原谅他,莎曼也不会。

  所以现在不能解释,他得先问莫瑞信上写了些什么,才晓得莎曼知道了些什么。他应该在信寄出去前先看过一遍的。

  莎兰和莎曼坐了下来。“她在这里做什么?”莎兰问。看到美琪悲惨的模样真难过,她一直在和有妇之夫瞎搞而不自知。

  “我们何不开始访问,参议员。”是肯定句,而非问句。

  “这不是访问,美琪。我承认自己瞒了你,但现在时机不对。”

  “不,参议员,你瞒的是全国大众。重大新闻是不用事先约时间的。现在你是要接受访问,还是要我就目前所知的径自报道?”

  麦斯走到柜子前倒了杯威士忌。“好吧。”

  “你和尊夫人是何时分居的?”

  “在两个女儿周岁前。”

  她的眉毛顿时竖起。“你们一直没有离婚?”语气中的愤怒再明显也不过。“也没有提出离婚的要求?”

  莎曼紧抓住椅子的边缘。

  “没有。”知道这答案对眼前三个女人各会造成什么反应。

  麦斯的心跳得飞快。昨晚他还软玉温香抱怀,他们热情缱绻。“这是共同的决定。”

  “为什么?”

  “我想大众不需要知道这些陈年旧事。他们只要针对政见投票即可。”

  “错了。至少我个人会希望一个总统的道德无不良纪录。”美琪说。麦斯知道他深深地伤害了她。有好一会儿,两人就这么凝视着彼此。美琪眨眨眼忍住泪水。“好,下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把另一个小孩藏起来?”

  “我没有藏她。”

  “对不起,修正。你为什么隐瞒她的存在?”

  麦斯渐渐失去耐心。“我没有。我很高兴她的出现。”

  “高兴到从未提起过她?”

  “美琪,”麦斯恳求道。“等我和女儿们谈过后,我会发布新闻,但现在我不想表示意见。”

  她迅速写下:“参议员拒绝回答。”

  “够了,美琪!”莎兰喊道。“你凭什么管起我们的家务事?你和那些新闻界的吃人魔可以等。莎曼,你想不想独处一下?”从妹妹的口气中。莎曼可以猜测美琪和麦斯的关系一定非比寻常。想起莉莉这些年来过的日子,真是不值。

  美琪没有理会莎兰。“莎曼,新闻媒体会想要采访你,知道你这些年住在哪里,以及你母亲的事。”

  “妈妈已经死了。”莎曼回道。“她是个信仰虔诚,生活隐秘的人。请你不要再问了,好吗?”

  “你真不在乎如果今晚你报道了这个新闻,会造成什么后果?”莎兰问,她似乎又活力百倍,因为情势现在对她有利。她站到父亲身边,握住他的手,如果现在出对招,说不定她可以轻而易举地除掉美琪这个眼中钉。

  “莎曼刚回到我们身边,我们急着想和她好好谈一谈、她,你怎能如此跋扈?”

  “跋扈!”美琪然大怒。“这可不是那些由你一手操控的晚会。这是真实的世界!是你不懂的,所以你给我住口。”

  莎兰心中暗喜,但表面却假装受辱。“如果爸爸因为顾及礼貌,不敢轰你出去,但我可不管这些。”

  麦斯离开莎兰身边,对美琪投以尖锐的眼神,语气也出乎自己预料地重。“如果我们大家都能冷静下来,我会很感激你们。”

  美琪未征求同意就拿起电话,直拨艾维的专线,告诉他自己在麦斯家有事耽搁,请她帮忙主持节目。

  “是不是和一个叫莎曼的女孩有关?”

  “是的。”

  “该死!美琪,我今天才和她碰过面。我知道这对我们俩都是令人震撼的消息。你记得在哥伦比亚见过欧大卫吗?是他带她来纽约的,他很担心她。听到她父亲还在,而且还有个双胞胎姊妹,她着实震惊了一下。老天,我可以想象莎兰的反应。美琪,我父亲一直和麦斯的子通信,所以我们别伤害到无辜的人,再等一天不会怎样的。”

  美琪没有回答就挂掉电话。

  外面开始下起大雨,窗台上仿佛奏起不和谐的乐章。

  莎兰开口。“我想我们最好打电话到餐厅告诉我们的客人说我生病了,本来以为可以去参加的,但现在只能希望他们玩得尽兴。”

  “好主意。女孩们,”他说,很高兴自己也提到莎曼。“现在我希望单独和美琪谈几分钟。莎兰,打电话到餐厅,等一下我再去找你们。”

  莎曼乐得离开这是非之地,和妹妹单独在一起。

  莎兰走到门口又留下一击。“我只能说参议员很幸运能发现谁才是他真正的朋友,谁又只是在利用他。”

  女孩们一离开,美琪便疾言厉道;“你这个骗子,无的小人!我早该听父亲的话,他向来不相信你们这些政坛人士。你还说我们不能结婚是因为要参加大选。想到我告诉你想帮你生个小孩,你的小孩,哼,你一定在私下大笑我的痴傻!要不是你的女儿自己出现,你还会继续瞒下去。难道你就不能信任我吗?难道你真的高傲到要让你的野心梗在你我之间?”她再也忍不住地哭了起来。

  “美琪,我爱你。”麦斯恳求道,试图说服她,消除她的恨意。“我也希望自己是自由之身,能和你结婚。难道我不想和你共组家庭,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但我就是不能告诉你。”他伸手想抓住她的手。

  “去死吧,说谎的骗子。你信任我帮你亲爱的莎兰选礼物,但却无法相信我到告诉我这个。爱意谓的就是信任,你懂不懂!”她气得全身发抖,感觉尊严扫地,走离麦斯,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面纸。“你别想试图左右我,参议员。你现在是热门人物了,电视和报纸都会大幅报道这个新闻。”

  “美琪,求求你。”

  “太晚了。”

  “没错,爱意谓着信任,但那也意谓要保护我的孩子。不管你信不信,美琪,但我真的爱你,你是我唯一爱过的第二个女人。没错,我是对你说谎,但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即使是现在仍然如此。我请求你看在莎曼的份上不要将这件事公诸于世,莎曼还年轻,她刚亲手埋了自己的母亲,内心之苦可以想见。我也希望自己能告诉你为什么必须保持缄默,但…我只能说我子的精神状态不稳,许久以前失去她和莎曼,使我伤心绝,但我撑过来了,现在我乞求你,给我一些时间让家人重聚,莎兰也失去母亲。”

  美琪挥掉他的手。“政客说辞,连续剧的情节。你是什么样的父亲,居然告诉自己的孩子她母亲已死?”

  他抿起嘴,下巴轻颤。“没错,我是天底下最糟的父亲。”他哑声道,开始动怒。“不管你怎么想我,但,我愿意做任何事——放弃任何事——只要保障莎曼的幸福。”

  “包括选总统在内?”美琪问,几乎想相信他,原谅他。

  “如果必要的话。”他试图搂她入怀。

  看到麦斯的眼中闪过一丝疑虑,美琪的身体一僵。

  “下地狱去吧,麦斯。”她怒道。“看在莎曼的份上,不是为你,也不是莎兰,我会等二十四小时才报道这个消息,因为我同情她。但如果有别的记者抢先报道,我绝不会善罢干休。”

  “如果你真的要报,就这么说吧——‘高参议员很高兴向大众宣布他的女儿莎曼回到祖国,她一直住在巴黎,直到最近母亲逝世。参议员请求他的选民给他几天隐密的时间,让他和家人好好相处一下,毕竟这段时间对两个女儿都不好受。’”

  “你很厉害,麦斯。”她说。以愤怒掩饰自己的痛苦。“希望下一个上当的女人不会像我被骗这么久。”

  “住口,美琪,我不会示弱的,即使在你面前也一样。你不会知道我经历的痛苦。现在请你带着你的自尊离开这个房子。如果你想毁了我,尽管去做.我不能阻止你。你认为我是说谎的骗子,我还认为你是冷血动物。不能同情我的处境。想想我曾经探问过你的过去吗?”

  美琪脑中浮现两人这些年来共度的美好时光。无忧无虑的乡村之游,在草地上做,坐豪华游艇畅游阳光普照的加勒比海以及和李家人一起庆祝新年。他俩总是迫不及待地奔向对方,她深深地坠入爱河,不顾家人的反对,麦斯一直是她的偶像。

  心中的恶魔促使她再度开口。“最后一个问题,为我自己问的。如果你老婆出现,你会再度接纳她吗?”

  麦斯闭上眼睛,回想自己的父母和莉莉失踪后那些可怕的日子。

  “太好了,终于清掉这个垃圾。”他母亲曾说。“让她走,幸好我们还有莎兰。”

  报复,麦斯想,每个人,包括美琪,都想要报复。“这个问题不值得讨论,莉莉从不想要回来。”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难道没有适当时机?难道你胆子小到不敢相信我?还是你认为我会借此勒索?”她突然往自己额头一拍。“我真蠢!你一定是怕我会从上跳起来到播报台上爆出这个新闻!嗯,连我自己都无法证明你是错的。”

  “别自贬身价,美琪。”

  愤恨难平的美琪抓起皮包便踏出门。“再见了,麦斯。”

  麦斯脸上浮现痛苦,他走向前,但随即打住,看着她走出他的生命。她是如此美丽,肤如凝脂。他绷着下巴站在窗边好一会儿,他的口袋里有一个珠宝盒,里面是一个翡翠坠子,刚好配她的眼睛,他本想送给她的。

  麦斯再度尝到了身处炼狱的滋味。他跌坐到身旁的椅子上,脸埋入双手中。他曾经全心爱过莉莉,但却不足以使她留在他身边。当莉莉将所有的希望从他身边带走时,他曾经黯然伤神。直到有一年的十一月,在一个凄寒的冬日里,莫美琪像春风般吹进他的办公室。一个年轻、亮丽、聪明的女人,像连珠炮般问了他一连串的问题,他坐着痴痴地看着她,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能使自己的答案不致太离谱。接着是一次业务上的午餐约会,然后是第二次,他再也无法掩饰自己对她与俱增的渴望。

  他的生命中第二次有了爱,美琪教会他再次去爱。但今天地回报她的却是残酷的教训。

  他摧毁了她的信任。 Www.HUpoXS.cOM
上一章   谎言   下一章 ( → )
琥珀小说网提供《谎言》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默亚呕心创作的言情小说《谎言》最新章节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阅读清爽无弹窗,若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谎言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琥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