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小说网为您提供默亚呕心创作的言情小说谎言最新章节
琥珀小说网
琥珀小说网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琥珀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谎言  作者:默亚 书号:20117  时间:2017/6/13  字数:9351 
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下一章 ( → )
  莎曼站在莎兰阴暗的病房门口,掩不住内心的震惊。莎曼小心翼翼地蹑脚走入,不想吵醒她或是在边工作的护士。她妹妹全身机器,只剩皮包骨,活像个外太空来的怪物。

  穿着白色制服的护士手脚俐落地在莎兰干裂的嘴上涂上护膏,调整手上的管子以及检查一下仪器,其间莎兰一直睡着。

  莎曼不喜欢眼前这个房间。墙壁是单调的褐色,边绑了几个有点气的气球,窗台上摆着一篮已形枯萎的水仙。一张告示板上钉着亚瑟的卡片,她把他的画也钉了上去。

  莎曼坐到边的椅子上。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将腿往前伸一伸,胃里仿佛一阵翻腾。再过五分钟,她就是。看到现在的莎兰仿佛看到自己。

  昨晚大卫自黛丝家里打电话给他父母,说他问过洛杉矶的魏西蒙中心是否有伍汉斯的消息,结果得知伍汉斯以假名住在南美洲,但已在多年前死亡。他将电话递给莎曼,让她有机会可以和贝拉及米契说说话,弥补这段空白的时光。“我相信你一定希望这辈子没有遇见过我。”稍后她对大卫说。

  他将她揽进怀中。“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我会希望自己有力气和你做呢?”

  莎曼缩回脚,好让护士可以过去在脚吊着的表格上填下纪录。她离开后,莎曼看看表。四分钟。再四分钟她就走。

  莎兰睁开一只眼睛。“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莎曼吓了一跳站起来。“我以为你睡着了。”

  “没有。如果你是来幸灾乐祸的,那么请你出去。”

  莎兰恶毒的话使莎曼顿时松了一口气。“大卫说你已经放弃求生意志了。”

  莎兰扬起已然不存在的眉毛对她怒目相视。“你不必猫哭耗子假慈悲。”

  “我确实不在乎,这正是我想来告诉你的话。”

  “人。”莎兰喃喃自语。

  莎曼掉红色的披风外套,抚平蓬松的头发、衣上的羽以及红色羊的线条之后重新坐下。

  “你看起来活像个该死的女,像霓虹灯一样亮闪闪的。”

  莎曼的笑容顿时僵住,神经几乎要尖叫起来。突然她了解自己无法背弃大卫、麦斯、亚瑟、莉莉,甚至她自己。她的未来取决于她自己的道德观,不是莎兰的。她其实没什么选择的余地。照大卫所说,莎兰除了叫人滚开之外绝少开口,但对她却说了好几句。受此鼓舞,莎曼轻拉起百叶窗让阳光能照进来。“大卫喜欢我穿红色的。”

  “ *** ,你爱说什么就说,说完了就走。把那鬼窗帘拉上,它已经够丑陋了,不需要阳光增加效果。”

  莎曼没有拉起窗帘。她站在脚强迫自己的语气平静而恶毒。“妈留了另一封信提到你,看你现在这么可怜,我又慈悲为怀,所以我想应该让你知道。”

  莎兰狐疑地望着她。“如果莉莉有信留给我,好几年前就会给我看了。”   莎曼故作冷漠地说:“是贝拉在电话中告诉我的。你还记得你的公婆吧,他们来美国时,你对人家很没礼貌。很遗憾你居然笨得不能了解妈妈为什么带我走,而把你留给麦斯。不过既然你没兴趣,那我就走了。”莎曼拿起外套挂在手上。

  “什么信?”莎兰急切地问道。

  莎曼暂时没回答她。“大卫说你需要做骨髓移植。你相信他居然来求我当捐赠者吗?”

  莎兰。“如果我是你,我绝不会答应。”

  “别担心。”莎曼讪笑道。“就算我答应,也绝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亚瑟的缘故。”她取下亚瑟的图画。

  莎曼将图画交给莎兰,然后到袋子里翻找。“他叫我把这玩意儿也带给你。”   她们的手指碰触了一下。皮包骨,莎曼不打了个冷颤。莎兰不知道莎曼的反应,兀自轻喊:“他的玻璃弹珠。”她顿时热泪盈眶。“这是他最心爱的宝贝,他都和它一起睡觉的。”

  莎曼尽量使自己的声音中不要透出任何情感。“如果我告诉他你不爱他不愿对抗病魔的挑战,他一定会很伤心的。”

  莎兰将弹珠放在前,手指温柔地摸着它。“妈在给我的信上说些什么?”

  “她爱你、想你。尤其希望能亲眼目睹你长大的历程。”

  莎兰的手甩向空中。“哼!那她表现的方式就太可笑了。”   “先别这么说。母亲们总是清楚自己的孩子。她了解你,知道你需要专注的照顾。她没有钱,所认为麦斯和他的父母能给你更好的生活,而他们也确实做到了。”

  “疯狂。”莎兰喃喃自语,手上不停转动那颗弹珠。

  “在我终于从嫉妒中走出来前我也是这么想的。”

  “你会嫉妒?”莎兰的话中充怀疑。

  莎曼将椅子拉近边。“你认为只有你会嫉妒吗?但我比你聪明,走出来了,而你却任由嫉妒啃噬你自己。这不是妈的错,是你自己的,你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因为妈妈赐给你人的生活。”

  “垃圾。”

  莎曼内心其实也同意她。“现在你可以比较一下我们的生活。当我努力工作时,你四处嬉戏;我穿别人穿过的或是妈亲手做的衣服,而你却有大批时髦的服装;你当麦斯宴会的女主人,全家都宠你,贝塔依旧是。你完全被宠坏了,妈不会喜欢你这样的。”

  莎兰的手依旧紧握弹珠。“爸有寄钱给莉莉,是她自己不花的。为什么她不和我联络,她信里有说吗?”

  莎兰也许病了,但脑子和记忆可完全没问题。

  “是的,”莎曼随口瞎编。“但时间愈过愈久,她更害怕写信,怕你会拒绝她,但最后想祈求你原谅的意志还是战胜了恐惧,所以最后她还是写了这封信。妈爱你。现在你自己也身为人母,如果亚瑟伤了你的心,我相信你也宁愿原谅他,不想失去他。”   莎兰沉默不语。

  莎曼继续编道:“另一方面,我想你们俩从没见过面也是好的,因为你会使她大大地失望。她以为她所做一切都是为你好。当然她错了,但判断错误并不表示她有罪。她仁慈良善、虔诚信教。而你,一点也不像她;她的所作所为都是出自爱,而你,居然不愿为亚瑟跟病魔斗。”

  莎兰的手紧抓着单。“你在玩什么游戏,莎曼,你已经第三度提到亚瑟了。”

  “是吗?忘了我所说的,对我而言,事情有进展正合我意。”莎曼坦白地回答。“我们现在是单独在一起,我可以展现我的本,无需顾虑家人,告诉你你这个人有多糟糕。你看,你生病对我一点影响也没有。再加上你自己放弃的态度,我更可以得意,因为我终将获得最后的胜利;高氏纽约分店、西部分支都将是我的,大卫和亚瑟也是。当你儿子受洗、大学毕业、结婚,都将是我陪在他身边,嘿,有一天我还可能当上祖母呢!”   “去你的狗屎,下地狱去吧,我不会让你得逞的。”莎兰怒道,眼睛像要着火似的。

  莎曼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你说什么?”

  莎兰赏了她一个白眼。她一只手紧抓亚瑟的弹珠,另一只则按下呼叫铃。“如果你认为我放弃了,亲爱的姊姊,那你就大大地错了。你真是蠢,居然告诉我你的意图,没有人能夺走我所拥有的!戴上我的头巾,”护士进来时,莎兰对她命令道。“然后告诉我丈夫我要见他。”她向莎曼展得意的笑容。“你明天来的时候,拿一件新的睡衣和睡袍来,我要见我儿子。”   “你认为我还会来见你吗?我才不要。而且,你就不能说个‘请’字吗?还是你掉了头发,连这个字也一起掉了?”

  “你这个小丑,你给我记住,我会讨回来的。”

  “说‘请’。”莎曼再度提出。

  “好吧!请。圣洁的莎曼,我绝不会把你从高台上下来的。”莎兰的额头上渗出汗水,显然这几句话已经费了她很大的力气,她用手按着口。   “既然是为了亚瑟,我会顺便带化妆品和假发来,没必要吓他。”莎曼恐吓道,随即警觉到自己说得太多了。

  离开病房,她看到大卫在外面等着她。他带她到一间没人的办公室关上门。

  “她决定与病魔搏斗了。”莎曼说。

  他不敢置信地问:“你怎么办到的?”

  她出一贯的笑容:“我早生了五分钟,运用了一点儿童心理学。明天我会带些东西来使房间明亮一点。大卫,我决定帮忙了。莎曼想见亚瑟,我需要一天的时间去帮她买些化妆品和一顶假发,然后把房间整理一下,以免亚瑟受到惊吓。”   大卫用眼睛爱抚她的脸庞。“你知道我多爱你,多需要你吗?”

  但他的话却使她的泪水像决堤般一发不可收拾。大卫不停地安慰她。她将粉脸埋入他温暖的膛,双手抱住他的,而他则搂着她的香肩,她觉得自己仿佛刚跑了一段马拉松似的,筋疲力竭,没有人指导她,她完全是凭直觉在演那出戏。

  她擦擦眼泪。“好可怕,她只剩下皮包骨了,但她尖锐的言词帮我做了决定,一决定要帮她,我便把她当成自己的病人。”她提醒大卫不要戳破她说莉莉有写一封信给莎兰的谎言。“进去吧,她在等你。”   莎曼以崭新的心情离开医院,走进阳光中呼吸外面的空气,领略外面的声音,然后约严沙美在棕榈庭吃午餐。她是个化妆师,顾客群包括癌症病人。“正确的化妆可以提振人的精神。”她说,向莎曼解释一些基本方法。

  第二天,莎兰病房的墙上贴了到雅典、罗马、伦敦、巴黎的旅游海报。花单取代了医院的白单。窗台和柜子上摆了几个花瓶着几束新鲜红玫瑰,莎曼将气球丢掉。

  她后退一步看看自己的手艺,她在莎兰的双颊、前额甚至鼻头都扑了粉以掩饰她苍白的肤。在玫瑰花单及她身上法兰绒睡衣的衬托下,莎兰似乎显得没那么瘦,只要亚瑟不要仔细去瞧莎兰的头发,应该不会发现假发的颜色深了一点。   莎兰突然抓住莎曼的手。“小心一点,去你的,你差点戳到我的眼睛。”

  “那就别动。你一直扭来扭去,我怎么帮你画眼线?”

  “怎样?”莎兰担心地问。“会不会吓到亚瑟?如果会,我就不要见他。”

  “不会的,只是千万别太紧张,孩子们对这很感的。”莎曼警告道。

  莎兰烦躁道:“我要漱漱口,我的嘴巴好像全是碘酒味。”

  “你几分钟前才漱的。”她递给她口腔清香剂和镜子。

  “生病前我还在想如果胖了要做运动,现在至少不用运动了。”   “你应该做的是闭上你的嘴巴,看看你自己。假发很合适,腮红也使你有了血,是不是,麦斯?”

  坐在窗边的麦斯撒了谎。“你看起来很好。”

  莎兰做了个鬼脸,再一次打量自己。“眉毛画得不赖,谢谢你。”她抓住莎曼的手说道。“但这不能改变一切,我是为了亚瑟才接受你的帮忙。把摇起来。”莎曼站着不动。“拜托,该死的,我要亚瑟看到我坐着,而不是像死人一样躺着。”

  莎曼调整病

  “你想妈对亚瑟会有什么看法?”莎兰一会儿之后问。

  莎曼将化妆品收到到抽屉里。“她知道他,我相信她一定喜欢他。”   即使是腮红也掩不住莎兰的惊慌失。“这是什么意思?”

  莎曼用纸巾将水槽擦干。“就是这个意思。妈知道他。”

  “狗屎,人死了就是死了,埋在黄土之下,被微生物分解掉。”角落里的麦斯低下头。

  “不是狗屎。”莎曼坚定地说。“妈和我都相信有天堂,读读你的圣经,我相信犹太人也信这个的,是不是,麦斯?”

  他耸耸肩。

  “对我而言就如一堆狗屎。”莎兰说。

  “你一定要口出秽言吗?”

  “莎曼,你这个人真不实际,我都已经是可能会死的人了,你还在纠正我的语言。你的道德观真令我受不了!”   亚瑟,全身李维牛仔装的打扮,足登崭新皮靴,蹦蹦跳跳进来。他半途停下来,严肃的脸打量着他母亲。他看看假发,母亲的化妆以及她担心的眼神。“妈妈?”

  “亚瑟,”她张开双臂低喊。“亚瑟,”这次大声一点。“我好爱你。”

  “妈妈,你好多了!弹珠真的有效。”他叫道,跳向前,脸上挂着笑容。他张开细小的臂膀。“我也好爱你,妈妈。你什么时候要回家?”

  如果莎曼还需要任何证据支持她为何要同意当莎兰的骨髓捐赠人,此时此刻小男孩脸上的喜悦便是明证。而且她更惊讶地发现了另一个事实——亚瑟改变了莎兰。在莎兰打细算、斤斤计较的外表下,莎曼瞧见她本善良的一面,那是她不愿为人所知,却从不对她孩子掩饰的一面。那是全世界为人母者对她们的孩子天出的母本能。在无需竞争的情况下,莎兰开放自己,心甘情愿地付出。看到大卫站在亚瑟身旁,莎兰亲吻着孩子的这幅天伦景象,莎曼悄悄离开房间,她闭着眼睛靠在墙上让自己获得暂时的逃避,只要一下子就好,待会儿她就能恢复平静。   麦斯的手搭在她肩上。“谢谢你。”他说。她伸出手覆住他的。

  半个小时之后,亚瑟容光焕发、蹦蹦跳跳地走出房门。“待会儿见,鳄鱼小姐。”看到莎曼一愣一愣的表情,他好笑道:“你应该说:‘待会儿见,鳄鱼先生。’”   大卫也停留了一下向她说谢谢。

  “我想我最好现在进去告诉她,一次解决。”麦斯紧张地对莎曼说。他们再度回到病房。

  “愉快吗?”他问。

  “再也不过了。”莎兰笑容面地回道。

  麦斯温柔地握住她的手。“甜心,听你这么说,我也替你感到高兴。”他坐下来,脸上一副不安的表情。

  莎兰最会看透人的心思了,她在这方面可一向是专家。他仿佛做错了什么事而于心不安,为什么?

  “爸,你就直说吧,看得出来你想对我说什么。”

  他清清喉咙,整整衣领。“我要结婚了,和美琪,愈快愈好,因为她怀孕了。”

  莎兰瞪着他的眼神仿佛他神智不清似的。“你要娶美琪!”她口而出。“那么老了还要生小孩!”

  麦斯顿时脸红。

  莎曼抢在父亲答话之前说道:“你当然会惊讶了,莎兰,连我都被吓到了,但这不是很好吗?年龄只是心智问题。不论如何,你应该为他们感到高兴才对。”她话中的意思表达得相当清楚。“你毕竟没有手的余地,孩子都已经有了,这是很久以前你教我的。”

  她们四目相视,暗自传递讯息。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忙,就闭上你的大嘴巴。莎兰不情愿地点点头,她没有筹码可以谈判。美琪,你这条母狗,算你赢。   “爸,”她装出笑容,改变战术。当麦斯握住她的手时,她送上一吻。“我也祝福你。这个家里正需要小孩。恭喜你,爸,我爱你。”她朝莎曼也虚情假意地笑了笑。

  而莎曼则以自己的策略成功骄傲地微笑。

  莎兰在列一张清单,好叫大卫帮她办点事。她放下笔,闭上眼睛,脸上忍不住出笑容。昨天亚瑟的来访比她预期的还要令她高兴,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父亲宣布要结婚。那么一大把年纪还要生小孩!她的朋友们会怎么说?但当她恭喜他时,他脸上如释重负的表情还真感人。如果寄张贺函给美琪,她会如何?她一定会看穿的,女人总比男人聪明些。   大卫,可怜的男人。两眼凹陷,看得出来压力的折磨。一想到这儿,她顿时警觉起来,大卫必须为了亚瑟坚强起来,他们的儿子找不到更好的爸爸,虽然他一直不是个好丈夫,但她也不是个好子。她并不适合结婚,当母亲可以,婚姻,算了。

  她看看已经在椅子上打盹半个小时的大卫,少许的灰发使他看起来更加稳重,女人们一看到他就疯狂。宽阔的膛,莎兰知道那里结实而感。,她并不在乎是否能再次做,如果她要,她宁愿和艾维。放弃他是她这辈子做过最困难的抉择。她真想再度回到他的怀里,但这也只是幻想而已,就像希望自己能复原一样,除非奇迹出现。   为什么她不对艾维真心一点?如果早知道会这样…她真是太年轻、太愚蠢了,竟然放弃自己唯一真心喜爱的男子。泪水冲上眼眶,对亚瑟的爱,使她懊悔地想起艾维的孩子。至今是什么样子?男孩?女孩?一定是个小女孩,她确定他们生的一定是个完美的小女孩。是妈的小宝贝。她可以好好地打扮她,她们可以在电话中讲悄悄话。但她不知道艾维会扮演怎样的一个父亲。他不像大卫,艾维的工作要踏遍世界各地,这对孩子并不好,孩子需要的是稳定。

  大卫动了一下,打断她的白梦。他打个呵欠,伸伸懒。   “你睡得好吗?”

  他像只狗般甩甩头,然后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水槽边冲冲脸,梳一下头,然后调整好领带。“我可以睡上几天几夜。你今天要我做什么事?”

  “带亚瑟去理发。上次理发师把他理得太短了,你这次要捉醒他。还有他该去检查牙齿丁,每次去之前,我都会先讲五篇故事给他听,你可以在他书柜最下层找到那本书。他早晚有刷牙吗?”他点点头。“臼齿也有刷?”他再度点点头。“帮他剪指甲,贝塔眼睛不好,会剪到他的手。该死,我一定忘了什么,我知道,但就是想不起来。”

  大卫看看时间,穿上他的白色外套。   “大卫。”

  “嗯?”

  “谢谢。”

  谢谢。他锐利的视线转到她身上,听到这两个字令他诧异。假发使她苍白的脸柔和了些,没那么突兀,两颊也没那么高。再加上莎曼的化妆及睡衣,使她看起来还过得去,不致吓坏小亚瑟。“为什么?”

  “谢谢你给我亚瑟。”她有点害羞地轻笑使他更加讶异。“他都快六岁了,现在说这些可能有点太迟,不过我希望你知道,我真的感谢上帝没有拿掉他。”

  她的声音也柔和许多。万分讶异的他走到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咬咬。“他的弹珠在柜子抽屉,拿回家去吧。”   “他要你留着,这样做他会伤心的。”

  “拿回去,”她坚持道。“告诉他这是医院的规矩。告诉他我只能保留一个晚上,如果…”

  他把弹珠收到口袋。他从没向她说过谎,她现在是在缓和期,很快他就要带她回家做复健。“莎兰,撇开我们之间的一切,你真的是个好母亲,亚瑟很爱你。”

  泪水刺痛她的眼睛。“这真不公平。”她冲口而出。“我的内心在尖叫,但我的身体却连尖叫的力量也没有,我还那么年轻,却要遭此折磨,不过如果是我和亚瑟之中要有一人受苦,我倒欣慰是自己。”

  大卫握住她的手。“我不愿你们俩任何一个受苦。”   她相信他说的是真心话。尽管他们的婚姻不幸福,尽管她说过那么多谎,造成他的痛苦,她还是相信他的话。“莎曼恨亚瑟吗?”

  大卫深了一口气。“如果是你,你会吗?”

  他的问题使她哑口无言。“可能吧。”她承认道。

  “那我建议你自己问她。”

  “你应该听听你自己提到莎曼的声音。你很爱她,对不对?”

  他放开她的手。“我想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机。”

  莎兰从生病后开始回想自己的一生,究竟有何意义,她要往哪里走下去?“为什么不?我又不是在做什么长程计划。告诉你,我不会放弃的。你曾经对我说过我剥夺了你六年的生命,如果时光回到从前,我还是会再做一次,只要我能够拥有亚瑟。”她的口气又恢复从前高傲的莎兰。“我们一直对彼此近乎残忍地坦白,现在请不要改变。我知道你对我的感觉。你是我唯一无法引的男人,你知道你对我的自尊伤害有多大吗?”   大卫清清喉咙。“莎兰,别说了。”

  她不愿意。“不,你嘟起嘴的模样和亚瑟一模一样,每次我叫他再回去洗耳朵后面,他就是这样。莎曼说莉莉从没打过她。”

  话题转到比较安全的范围,大卫这才舒了一口气。“但我打过她,不只一次,千万别告诉她。”   莎兰抿起嘴。“真的,我们的第一个秘密。知道她并非完美的圣人令我舒坦一些。她讨厌我叫她圣人莎曼。我母亲的菜烧得好吗?”

  话题转得这么快,大卫有点不知如何应对,他眨眨眼。“我

  不太记得,不过我猜应该是,为什么问呢?”

  “莎曼说她是,她很引以为傲地说的。而且说她自己也烧得一手好菜。”

  大卫按摩自己的颈子。“她确实是。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没什么,我只是在收集情报,别疑神疑鬼,大卫。你要莎曼捐骨髓给我,是不是为了要避免愧疚?”

  他心里扫过一丝罪恶感。只有一开始的时候。他生气地抓抓自己的头发,强自回愤怒的驳斥——别用你的标准来衡量我们。但当他看见她眼里滚动的泪水,他知道她这么说是出自害怕。他真希望自己是魔术师、是巫咒、是万灵丹。   “如果是你,会救她吗?”

  “我告诉她我不会。”

  “说的比做的容易。现在你知道生病的痛苦,你会救她吗?”他毫不留情地问。

  他得弯下才听得到她的回答。“我想会吧。”她喃喃自语,脸颊上的红晕更深了。“大卫,你们俩真是神圣的一对。你应该去当牧师,而她,应该去当修女。”

  大卫大笑。他在莎曼身边脑子可没有一个圣洁的念头。   “莎兰,我觉得恨你似乎要容易多了。”他开玩笑道,但也确实如此有此感触,只是事实令他有点惊讶罢了。尽他所能地照顾她的健康使他暂时放下对她的敌意。

  她也轻笑——完全了解他是什么意思。

  “很抱歉了你的原则。这应该是我们第一次笑在一起吧。”

  大卫看着窗外,到处是摩天大楼.他深呼吸之后慢慢吐气、“大概吧。”

  “表拿去吧。”

  他把纸折好收到口前口袋,和昨天忘记拿的那张摆在一起。莎兰是个很有计划的人,家里的书桌也到处是条子。

  那天快结束时,道尔找上大卫问他事情进展的如何。他让自己扮演大卫倾诉的对象,知道他所承担的压力非常人所能解。   大卫坐在椅子上,翘起椅子前缘靠在墙上。“我走的时候,孟瑞德会代我的班,莎曼跟莎兰的血型相符,我们六个星期后就要到西雅图去了。”

  “莎曼要回加州去等吗?”

  “是的,咪咪也过来了,她们正在安排一些计划,她正好推广新系列的香水。她早上就去看看莎兰,把病房得清些,莎兰也没阻止她。一旦我把莎兰带回家,她就没有理由待在这里了,除了我的私心之外。”

  道尔没有问他他们要如何处理自身的问题,相信他们自己也还拿不定主意。“我该走了。你猜谁又回来了?”   “谁?”

  “戴梅茜。”

  “帮我向她问个好。”

  道尔打了他一拳。“兄弟,我要做的不只如此哦。” wWw.hUpOXS.cOM
上一章   谎言   下一章 ( → )
琥珀小说网提供《谎言》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默亚呕心创作的言情小说《谎言》最新章节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阅读清爽无弹窗,若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谎言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琥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