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小说网为您提供西岭雪呕心创作的综合其它首席情人最新章节
琥珀小说网
琥珀小说网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琥珀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首席情人  作者:西岭雪 书号:39224  时间:2017-9-5  字数:6273 
上一章   五、若有缘    下一章 ( → )
  香港机场。

  万头攒动的人群中,只背一个小背包的蘑菇显得格外瘦弱伶仃。其余的人,无论是大陆往香港旅游的,还是香港人自大陆返回的,统统都是大包小卷,宛如中彩。

  明明知道不会有人接机,蘑菇还是忍不住往人群中张望了一下。一抬头,与个中年女子打了个照面,那女人微笑了一下,蘑菇也报之一笑,随即将目光掉开。女人却已开口:“接的人没来?”她的声音略略带一点哑,但是很好听。

  蘑菇摇头:“不,没有人接。”

  “本地人?”

  “是。刚旅游回来。”自南柯梦里旅游归来。

  “到底年轻潇洒。不像我们,不论去哪里都为着购物,像一辈子没见过世面似的。”

  那女人自嘲,蘑菇倒对她有了一点好感,勇于承认自己年龄的女子并不多。她瞥了一眼,注意到女子手中的包装袋多是儿童玩具。为着礼貌,随口问了句:“你也是旅游?”

  “哪有那么悠闲,是出公差。”

  女人递给蘑菇一张名片,中英两种文字,分别写着陈百合与LilyChen,莲娜丽姿化妆品公司推销主管。原来是位能干的打工皇后,蘑菇笑一笑:“我知道这牌子,包装最特别,像孔雀开屏。但是总部不是MADEINFRANCE?”

  “没错。我其实拿法国护照,不过老家是香港,这次去中国开发市场,任务完成得好,便给自己放两天假回来探亲。”

  边走边聊,已经来到停车场,便有一位穿制服的司机远远招呼:“小姐,这边。”

  蘑菇又本能地注意了一下——当然不是喊她,是叫陈百合。百合并不急着上车,颇诚恳地邀请:“你去哪里,我送你。”

  蘑菇摇头:“我不方便马上回家,要到酒店耽搁一下,还没来得及订。”

  陈百合听到,立刻面含笑:“这可巧极了,我每次回来也从不住家里,都是在酒店。不过我倒是预先订了香格里拉,不如你同我一起去,看看还有没有空房间。”

  蘑菇想了想,觉得没有理由推辞,便干脆地答应下来。

  陈百合很高兴,看得出她是真心喜欢蘑菇,尽管她们相识不到三分钟。

  到了酒店,百合立刻与服务台联系,回答说明天才有空房。百合便问蘑菇:“或者你先同我挤一个晚上?”

  蘑菇一愣,倒没想到陈百合热情如斯,不过身体欠佳,她也真没心情再重新找酒店,便说:“那麻烦你了。”

  百合笑了:“谢谢你。”

  “这话应该我说。”

  “不是这样讲。在我是举手之劳,在你却是信任之举,当然该我谢你。”

  蘑菇更加感激,这陈百合是有大智慧的人,蘑菇庆幸自己遇到贵人。她想,也许自己从此转运。

  在柜台登记时,蘑菇出身份证件,陈百合一眼看到:“孔子曰,好名字。咦,我好像在哪里见过的,啊,你不是…”看一眼蘑菇脸色,连忙噤声。

  蘑菇苦笑,坦白答:“是,那个逃婚丑闻的女主角,就是我。”人家一片热心,蘑菇也不好隐瞒,何况瞒也瞒不过,她的照片曾经上过报纸头版头条。谁叫她老爸是孔方,香港位列三甲的商界名呢?她说:“我就是孔子曰,李某人的前任未婚。”

  百合脸同情:“难怪你不肯回家。”又一叠声招呼:“先不说这个,到房间好好洗个热水澡,睡一觉再说。长途旅游,最重要就是泡泡浴和沙发。”

  两个人拖拖拉拉地进了房间,收拾妥当后百合便带着大包小包的玩具出了门,留蘑菇一个人在房间里补个中觉。

  这段日子里蘑菇非常贪睡,长途飞行令她早已疲惫不支,头才捱枕已经睡

  梦里自己还留在大连医院,护士小姐举着针管对她说:“你该打针了!”她向后退,看到一向被称做“白衣天使”的护士居然穿着红色袍子,难得梦中竟有判断力,大叫:“你是假的,你不是护士!”

  护士狞笑,变成男人:“我当然不是,我是杀手,衣服上的红色是血染的!”

  蘑菇定睛再看,果然袍上有鲜血淋漓而下,且滴嗒有声。

  蘑菇大叫,猛地坐起,身的汗,听到滴嗒声依然不绝于耳,这才发现外面在下雨。

  香港一向如此,前一分钟丽高照,后一分钟便大雨倾盆,但多半不会下得太久。蘑菇懒得起身关窗,就躺在上听着雨声发愣。半晌,才想起应该给家里打一个电话。

  她犹豫了再犹豫,总是想不出第一句话该说什么,索换了衣服到大堂去叫杯咖啡定定神。

  等到咖啡送上来,临时想一想,却又换成果汁。刚喝了一口,转眼看到一位世叔进门。蘑菇本能地侧侧身,当订亲宴这位世叔也是有份参与的,在见到父亲之前,蘑菇暂时不想与外人见面。

  想一想统共那么几间星级酒店,而父亲的朋友大半在这种场合出入,只要走出门,难保不会遇上七姑八姨。近乡情怯,蘑菇忽然兴致全无,将一张钞票在只喝了一口的果汁杯下转身上楼。

  石间死后,她无法无天的个性大为收敛,刚才在街上看到有跑车经过竟然会微微发抖。而以前,她最喜欢就是飞快车,天天一付真皮跑车手套,握住方向盘宛如握住时间飞轮,随时准备上天入地似。

  然而石间,若不是她开快车,纵使轮胎螺丝松动,一辆小小奥拓也不该造成太大恶果。

  是她害死石间,是她的任狂妄令石间英年早逝!

  蘑菇五内俱痛,险些站立不住。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蘑菇不再给自己机会犹疑,回屋后立刻拿起电话拨号。来接电话的,居然是老爸孔方先生本人。

  刚刚“喂”了一声,蘑菇忽然失声:“爸,石间死了——”

  她想过一千一万种开口方式,就只没想到自己口而出的竟然是这一句。话已出口,她才发现自己千里迢迢回来,似乎并不是为了投靠父母,而只是为了向他们报告这一噩耗。

  孔方在电话另一端久久没有说话,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听筒里远远传来老妈的声音:“是谁呀?”只听父亲回答:“是蘑菇…”

  立刻,老妈的声音挤了进来:“蘑菇,女儿…”

  蘑菇哭起来,放肆而惨痛,仿佛是石间死后第一次最纵情任的痛哭,母亲的声音勾起了她所有的委屈,这一刻,她只想扑进母亲怀中,告诉她,全世界都在欺侮她,迫她,石间死了,她如今是孤零零一个人了,只有妈妈,只有妈妈才会可怜她疼惜她,她此刻是多么渴望母亲的拥抱哦。

  母亲的心被女儿的哭声得不成形,在电话彼端叫着:“好女儿,有什么话对妈慢慢说,别哭,别哭…”可是她自己也是泣不成声。很快地,听筒又被老爸接了过去,他沉着声音问:“蘑菇,你现在在哪儿?”

  蘑菇的哭声为之一顿,迟疑了一下回答:“在大连。”

  孔方低低“哼”了一声:“石间那个人…也是报应。”

  蘑菇大怒,口而出:“我怀了他的孩子了!”

  “你敢!”孔方的怒吼震得蘑菇的耳膜与心都是微微一震“打掉他!”

  蘑菇咬着不说话,老妈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好像是接了分机:“女儿,你就在那边把手术做了吧,然后马上回来,不要让人家知道,明白吗?你以后还得做人哪!”

  “我已经打掉了。”蘑菇只得低低答应,先安慰了老妈再说。心一寸寸地灰下去,她不怀疑母亲是爱自己的,但母亲更爱名声与荣誉。而自己,是孔家的辱。

  只听老爸冷冷地问:“是不是缺钱了?”

  当然,若不是,也不会卖孩子。但是,父母的钱也一样是有条件的,他们同夏扶桑姐弟其实没太多不同。

  蘑菇再不说一句话“咔”一声挂断了电话。

  她后悔回来。

  直到陈百合回来,蘑菇都一直维持着同一个坐姿。

  百合仿佛没有看见蘑菇的异样,或者是假装看不见,一边鞋子一边抱怨:“两个孩子真是吵,几乎没让我的头炸掉。真是,40岁的人偏有五六岁的孩子,走在街上人家还以为是婆孙,真真现世报。”忙了一天,她的哑嗓子更加哑了,但很兴奋,言若有憾,心实喜之,末了还美滋滋补一句“他们可真是贪玩,看见玩具比看见我还亲。”

  蘑菇终于有反应了,换个姿势坐直了关心人家闲事:“你这样喜欢孩子又不肯回家住?”

  百合坐在沿,一边脚一边竹筒倒豆:“我和他们爸爸离婚了,孩子归他,房子也归他。我娘家在九龙塘,这边不过两个孩子是心肝儿,其实已经没有家。”说完了,又肩。

  蘑菇帮百合捶着,低头说:“我在香港倒有个家,可是回不去,也是一样。”

  晚上,两个人并头倒着,蘑菇一五一十地将自己的故事对陈百合和盘托出。

  开始是因为天意吧。孔方去深圳谈一笔业务,蘑菇反正没事,也跟着去玩。就这样认识了石间。

  是在陶茶馆,蘑菇还清楚地记得,喝的是大红袍。关公巡城、韩信点兵、春风拂面、重洗仙颜、凤凰三点头…一干人附庸风雅,赏一回茶艺又谈一回生意,茶过三巡,正事也谈完了,便又捏陶去。

  格子架上摆着许多现成的陶罐,线条朴拙,色彩鲜。青花的,彩绘的,本上釉的,枝,浮雕,刻绘…都极美,一种原始幼细的美。

  绘的多半是美女,写意的,抽象的,五官都有些移位,但仍美得惊人;的大多是花果,葡萄、荷、或者牡丹,丰而妖,令人生怜。

  蘑菇大惊小怪着,看一样夸一样,众人也都附和凑趣,惟石间立在一组兵马俑群雕前沉默不语。

  那套俑一共四样,三个兵,一匹马。兵是强兵,衣甲、执驽、眉目刚毅;马是战马,扬鬃引颈,傲视同侪。石间说:“看到这个,就想到家了。”又说“泥土是用来种庄稼的,画美人儿总是不像。”

  蘑菇挑衅:“谁说不像?那边四大美女不是好?”

  石间笑笑转身走开,并不理会她的主动搭讪。

  蘑菇发了倔脾气,偏要追上去争个是非:“你说,你说啊,凭什么泥就不能画美人?”

  石间躲不过,敷衍地笑笑:“不是说女人是水做的吗?男人才是泥做的。”

  蘑菇气结,反而笑了。这样机智而无赖的回答,亏他想得出来。

  那一刻蘑菇便清楚地知道了,他和她认识的所有男人都不同,热闹的她见惯奢华,嬉皮士,登徒子,二世祖,阿飞太保,巨贾富商,高官政客,甚至同恋,艾滋病患者,氓,黑鬼,明星,贵妇…她什么没有见识过,可是他,他这个文质彬彬却又没去净泥土味儿的土狍子,却是她从未经历过的异数,是天外天,人上人。

  他是来自土地的,却接受过最文明的教育。他拥有一个成功男人的所有美德,英俊、儒雅、智慧、从容,却绝没有他们的浮夸与肤浅。

  她没法不被吸引。对他,她有一种由衷的渴望。

  于是后来便渐渐刻意,她抓住一切机会接近他,即使对老爸的生意再不感兴趣,只要听说石间在场她也一定要跟着出席。老爸拗不过她,只吩咐她不许淘气打岔便一切由她。她果然老老实实,在老爸与石间谈正事时从不捣乱,只悄悄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石间出神,如信徒膜拜神祗。

  他的眉毛、眼睛、嘴,他说话的神气,抽烟的姿势,都是这样地吸引她,她一比一更加醉。

  老爸比石间更早察觉了她的痴,急三火四地要赶回香港。而且催着李家订婚,无论蘑菇怎样撒泼反对均不理不顾。

  蘑菇绝食无效,只有屈服了。可是到了订婚宴那一天,她却当着堂宾客的面郑重宣布:她已经是石间的人。她宁可给石间做妾,也不要嫁入豪门为

  孔家的脸皮和李家的脸皮在那一刹被蘑菇一齐撕破了,几乎全香港所有的豪门显贵都集中在那次订婚宴上,他们亲眼目睹孔某人的女儿、李某人的媳妇当众毫无羞地宣布自己是一个狐狸,一个货。

  李家全体人马一言不发,转身便走,三分钟内消失得干干净净,任孔方说尽好话只当耳边风。

  孔夫人嚎哭起来,孔方涨红着一张脸走过来,对准蘑菇使尽浑身力气狠狠掴了一个耳光,咬牙切齿、清清楚楚地说:“我孔某人对天发誓,只要我在一天,就再不会承认这个女儿。以后无论她生、老、病、死,都不与我孔家相关!”说完拉着夫人也在蘑菇面前消失了。

  蘑菇抚着发烫的脸,边一缕鲜血慢慢沁出,许久,许久,她却忽然笑了,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她和石间在一起。

  然而,如今她亲手杀死了石间!

  蘑菇哭泣起来,百合把手按在她肩上,一时不知如何开口安慰。她彻底被这故事征服了,在香港,只要肯出钱,六只脚的蛤蟆也买得到。可是惟独真情,却是缺之又缺,奇货可居。现代的男女,什么事都一拆为二分开来算,公是公,婆是婆,打细算地恋爱,锱铢必较地结婚,恨不得将爱情编成程序输入电脑,按部就班,从简处理,一步到位,又喜欢假洒之名频频移情,朝秦暮楚。

  就像她,和丈夫一个单位上班,一条桌上吃饭,谈不上久生情,不过是习惯成自然吧,于是结了婚,但谁也不想负担家庭,直拖到三十五六才肯要孩子,一下子倒又分开了。没什么大不了,她遇到了更合适的工作需要长久离家,而他在独居生活中遇到了更适合的人。

  她并不觉得这胁婚姻有什么可惜,乐得独自一个人在欧洲逍遥。两夫离了婚,仍然如朋友一般地相处,因不相爱,所以也并不仇恨。她回香港来,他仍派车派司机,让她看孩子,与她共进一顿晚餐,礼数周到,相敬如宾。是的,他们夫是真正的相敬如宾,而且是待若上宾。

  百合吁一口气,问:“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蘑菇摇头:“没想过。”

  百合又问:“你多大了?”

  “二十一。”

  可是智慧只有十六岁。百合叹息,养尊处优的富家子多半晚,蘑菇一生中做的惟一一件有意义的事怕就是这场付出一切去争取的生死恋爱。她决定帮她。“我明天要回九龙塘去看妈妈,不如你同我一起去吧。我妈虽然已经60多了,可是身体很好,心肠也好,带大我们四兄妹,生活经验好丰富的。你住在她那儿,一切不成问题。”

  蘑菇仰起头,百合的笑容是那样和蔼圣洁,百合是她生命中的救星。

  那以后,这便成了她的习惯动作,与百合说话时,总喜欢微微仰起头,仿佛仰视天空中最近最亮的一颗星。

  百合说:“那边花费不大,我会留给你一点钱,然后…”

  蘑菇连忙说:“钱我有,是他们给的,足够支撑几年。”

  百合忍不住笑了:“你还真是个小狐狸。那还有什么问题?万事大吉,现在睡觉。”

  说睡便睡,不到十分钟百合便扯起轻微鼻鼾。蘑菇看看她,天大的事到了百合手中,也自会刃而解的吧?蘑菇十分羡慕,她希望自己能有百合一半的利能干便好。蘑菇抚一抚腹部,好吧,交给百合了。

  她决定闭上眼睛,睡了再说。

  明天再说。
上一章   首席情人   下一章 ( → )
爱是动词—红爱是动词—恐爱是动词—七西岭雪探秘红黛玉之死宝玉传黛玉传一闪灯花堕大清公主那时烟花
琥珀小说网提供《首席情人》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西岭雪呕心创作的综合其它《首席情人》最新章节五若有缘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阅读清爽无弹窗,若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首席情人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琥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