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小说网为您提供西岭雪呕心创作的综合其它首席情人最新章节
琥珀小说网
琥珀小说网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琥珀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首席情人  作者:西岭雪 书号:39224  时间:2017-9-5  字数:6186 
上一章   七、梦里不知身是客    下一章 ( → )
  1998年5月,夏瞳的“干一杯”酒吧分店开幕,地点选在友好广场,黄金消费区。

  夏瞳十分得意。

  一上午马不停蹄,挂匾、剪彩、放鞭炮、哥们儿大吃大喝。正忙得三魂出窍,忽然接到传呼:“孔小姐在‘帕帕斯’等。”

  孔小姐?“帕帕斯”?夏瞳想不起自己认识哪位孔小姐,怎么会喜欢到“帕帕斯”那种洋地方等他。不过他喜欢不速之约,反正“帕帕斯”也不远,隔条街便是。便中间了个空儿走一趟。

  快到门前时他突然想起来了“帕帕斯”孔小姐,是了,他知道那约他的人是谁了。

  她回来了?

  夏瞳吃了一惊,不知道她又会给他什么样的意外,反正她每次做事总是不按牌理出牌,让她搅得头昏脑涨也习惯了。

  但是,夏瞳进入“帕帕斯”的时候,还是大吃了一惊:坐在当中位子上的,正是三年不见的蘑菇!

  她变了许多,仍然美丽,但已没有那种耀眼的光。头发长长了,眼睛更黑了,表情温婉沉静,再看不到一丝一毫三年前的飞扬浮躁。而更令天地变的,是坐在她身边的小男孩。

  天哪,那孩子双目如星,小小年纪已棱角分明,整个模子就像一个具体而微的拓印——那是30年前的石间!

  夏瞳目瞪口呆,仿佛被钉在十字架上,这一刻,他比受难的耶稣更加痛苦。

  因为他是犹大,他出卖了表姐!

  他口吃地指着那幼龄的稚儿,如同中蛊:“他,他…”

  他居然发现自己的手指在抖,这个从14岁就出去混太保,打架必定见血,折了胳膊也不眨眼的冷血男儿居然在一个3岁的孩子面前发抖。

  嘿嘿,夏瞳忽然想笑,这样的混乱之间,他居然还能准确地算出孩子的年龄应该是3岁!

  蘑菇缓缓站起,把孩子更往前推了推,低低地说:“夏瞳,你看看这孩子!你看他是谁?当年,你说过:石间死了,没有人可以证明这孩子是他的,也没有人会承认!但是,夏瞳,你看看这孩子的脸,你看着他的眼睛,这是石间的儿子,没有人可以昧着良心否认!”

  不错,那孩子根本就是一个克隆的石间,就是瞎子也可以凭摸来确定他是石间的亲生骨

  夏瞳几乎要昏倒,他无力地问:“你要什么?”

  蘑菇凄惨地笑了。“我要他到他父亲坟前磕一个头,叫一声爸爸。”

  “什么?”夏瞳想起当年他自己说过的话。“石间死了,没有人可以证明这孩子是他的,也没有人会承认!你就是把他生下来,也不是石家的人!”他还说“那是个野种,他就是生下来,长大了,也一辈子不姓石,也没有资格到石间坟上磕一个头喊一声爹!”可是现在蘑菇来了,她要一一推翻他的判定,她要让她的孩子到石间坟前磕头喊爹,认祖归宗。哼哼,石间的坟?

  夏瞳惊魂略定,看来蘑菇仍不知道石间没死,事情还不算太坏。

  他坐下来,定一定神问:“孩子叫什么?”

  “斯夫,石斯夫。”

  在蘑菇的心中,一直认定这不仅仅是个孩子,而是石间的转世。尤其孩子同他父亲长得是这样酷肖,这令蘑菇更加坚定了轮回转世的信念。她叫他石斯夫,就是“这个人”是这一个,是石间。

  她絮絮地告诉夏瞳:“斯夫很聪明,已经会数到100,会写自己的名字,还会打架,从来不输给别人,可以一个打三个。”斯夫历尽劫难死里逃生,不但没有像医生说的可能会有智障,甚至比一般孩子还要更加机灵早。蘑菇认定,这也是因为石间在天有灵,佑护于他。

  “这么能干?”夏瞳立刻喜欢上小斯夫了。这孩子和小哪吒不一样,哪吒白叫了一个响亮的名字,为人可斯文有礼得很,比斯夫还小半岁,可是已经会一本正经地叫舅舅戒烟。

  他抱起斯夫:“同叔叔说,想要什么礼物?叔叔得好好送你一件见面礼。”

  蘑菇吩咐:“斯斯跟叔叔说谢谢。”像绕口令。

  斯夫一扭头:“要见了礼物才说。”

  夏瞳大笑,这小子,一点不吃亏,脾气倒像他。他将斯夫搁在膝上,转头问蘑菇:“你这两年过得怎样?”

  “没怎样,在九龙塘一个朋友家把孩子生下来,省吃俭用,一晃过了三年。”蘑菇说得很简单。

  夏瞳对她这点一向很欣赏,蘑菇从不喜欢夸张痛苦,和他见的所有女孩子都不一样。但是怎么能相信呢,她竟玩他于股掌之上,对他撒下弥天大谎。他不能原谅她:“当初,我不是明明送你去诊所了吗?”

  蘑菇看着他,淡淡地笑:“我不是同你说过的,那家诊所的陈老板最明白事理,拿钱办事,绝不狗拿耗子。”

  夏瞳想起来,难怪当年蘑菇坚持要跑到小诊所去做手术,当时夏瞳还以为她怕羞,原来她是早有预谋。提前向他索取的5000块就是活动经费吧?

  其实当年他不过是陪她去了诊所,他到底见了什么?蘑菇小腿石膏上的血,还有她的苍白与昏倒。嘿,枉他在江湖上打了那么多年滚,竟被女人的小把戏耍得团团转,传出去怕不被兄弟们笑死。

  夏瞳在心里暗暗发狠,明天要找去那家诊所把那江湖郎中抓出来痛打一顿。

  可是现在,现在该怎么办呢?

  蘑菇催促:“石间的墓在哪里?你带我去好不好?我要让斯夫给他爸爸上香。”

  夏瞳深一口气:“他的骨灰已经迁回老家了,在陕西农村。他父母带走的。连我也不清楚。”

  哎,一个谎言的完善往往需要十个谎言来补充。

  蘑菇的脸又惨白了,他又走了。她为了他,几次三番,从香港来到大连。她追随着他,可是,她还是不能陪伴他,哪怕是他的坟墓。

  她把斯夫从夏瞳怀里接过来,紧紧地抱着。她只有他了,这是石间留给她的,是她生存的全部目标,是她心灵的归宿。她望向他时,他便是她的一切。而当她不看他,她便什么也不要看。

  夏瞳有些怜惜,轻轻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蘑菇茫然地抬头:“我已经决定留在这儿,这毕竟是他生活过的地方,有我们的回忆。夏瞳,你帮我。”

  夏瞳吃惊:“这并不是你的地方,你应该好好留在香港。”

  蘑菇摇头,不容置疑:“我已经决定了,你不帮我,我也会留下。”

  夏瞳叹息,退一万步说,她毕竟是他姐夫的儿子的妈。天,多么复杂的关系!但他不能置她母子生死于不顾,于情于理都不通。他在心里说,表姐知道了会砍我的头。但是也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他看着蘑菇,头疼地说:“我先帮你租套房子,然后找工作。你希望什么样的工作?”

  蘑菇无所谓:“不要太难的就好。”

  夏瞳发现蘑菇哪里不对了,她对一切都没兴趣,除了石间和石斯夫,她对一切都不关心。

  夏瞳忽然感到悲哀,当年那个刁钻泼辣、精灵古怪的蘑菇呢?她的生气和活力都到哪里去了?不过三年,她怎么竟变得这样暮气沉沉?

  夏瞳最后为蘑菇选定的工作是到美容院做洗头妹。

  不错,蘑菇是豪门名媛,而且在英国大学拿过一张文凭的。不过那不代表什么,当初蘑菇在极盛时期所以会选择英国那么闷的地方去留学,就是为了那里的大学特别多,文凭容易混。其实她一年十二个月至少有八个月在游,鬼知道那张文凭是怎么来的。不过是西欧国家转上几圈,然后拿一张纸回去展示亲友罢了。名门闺秀,谁又真的需要学问来养家口?从没人过问过蘑菇的学业,蘑菇也从不知道自己有哪样本领。

  哦,有一门学问是精通的,就是吃喝玩乐。不过现在统统用不上。

  她也不打算从头学起,于是只好从“头”学起。

  几十个脑袋晃过来晃过去,蘑菇便成了美容院的技术工人。洗头也是技术活儿。

  她不爱说话,也不笑,但仍然很受

  原因简单之至——她漂亮。

  即使不饰铅华,不苟言笑,蘑菇的美丽仍是不容忽视的。有客人说,单是坐在按摩椅里对着镜子看蘑菇半小时,便已值回那30元洗头费。

  蘑菇从不同客人主动搭讪,但她得到的小费仍是女孩子中最高的。老板娘丽姐说:“蘑菇如果你肯稍微活络一点,不用两年便可以攒钱买房子。”

  买房子,蘑菇也想。不用太大,只要一室一厅就好,小小两间,让她和斯夫可以朝夕相守。

  现在她每天留宿在美容院储物间,窄窄的只容一张,斯夫只好送到幼儿园长托。

  夏瞳本打算帮他在桃源街一带租房子,但她不让。夏瞳姓夏,她已经把儿子卖给夏家一次,骗回三年生活费,现在不愿再让夏家收买一回。再说她也再无长物,无可出售。

  夏瞳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来看她,她对他不冷也不热,把他当一般客人对待,给他洗头,按摩,很少说话。

  老板娘丽姐同夏瞳是老相识,每次见到,一团火似的上去。不过夏瞳待她,正如蘑菇待夏瞳,不冷,也不热。

  这世界每个人同每个人都有一笔债,不是你欠了人家,就是人家欠了你。理不清,也还不清。

  在夏扶桑面前,夏瞳一句也不敢。好在大连虽然不大,也不是很小。天壤有别的两个阶级,走到对面也不会注意。他只有赖天保佑,让蘑菇平平安安住一段时间,厌倦了就赶紧离开。

  以蘑菇的性格,在任何一个地方住久了都会闷的。不过也难说,夏瞳现在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透蘑菇,不知道蘑菇到底是什么性格。

  星期六,夏瞳替蘑菇去幼儿园接斯夫,先带他去老虎滩水族馆玩了一圈才带回美容院来,等蘑菇一起晚餐。一半为了监视一半为了说不清的由,他和蘑菇母子走得很近,越来越像老朋友。

  斯夫跑过来向蘑菇展示他的小飞机,嘴里“嘟嘟”地模仿飞机起飞的声音,屋里的人都笑了,一个客人惊讶地说:“看不出孔小姐这么年轻,已经有这么大的孩子。”

  蘑菇不语,那客人又问:“孩子爸爸是做什么的?”

  斯夫仰起头答:“我爸爸去世了。他以前很能干,很帅,跟我一样。”

  人们又笑了,那客人更加惊讶:“你这样年轻便守…莫不是…”他暧昧地笑。夏瞳忽然恼了,站起来大踏步走过去,蘑菇却忽然开口:“我已经守寡三年。孩子是遗腹子,他爸爸出了车祸。”

  夏瞳站住。他有些感动。蘑菇的态度落落大方,她是真的当自己是石间的子,明白平静地诉说事实。

  夏瞳想,如果自己横死,不知有没有一个人这样地纪念他,仍然倚他为重。

  没有。一个也没有。父亲会说:“不学好,到底没好下场。”母亲天天醉得半死,大概连葬礼也没空出席。为他流泪的只有夏扶桑,但那是不同的。一只猫死在路边扶桑也会伤感。

  夏瞳觉得寂寞。

  当他们三个人在一家韩国人开的炭烤店里坐定时,夏瞳仍然感到寂寞。因为蘑菇的心不在这里。蘑菇坐在他对面,可是没有看他。

  蘑菇的眼睛没有看向任何人,她的目光没有聚焦,她只看着自己的内心。

  他坐在她对面,但她当他是死的。

  在蘑菇心中,以为石间是死了。不过她仍同石间生活在一起,同他的灵魂一道呼吸,存在。

  于是蘑菇也是死的。

  夏瞳不想到滨海路的那场车祸,他曾经以为自己是成功的。可是蘑菇没有死,斯夫居然也活了下来。而现在,他发现蘑菇已不再是蘑菇,而只是石间的未亡人。

  夏瞳真的寂寞。

  他对蘑菇出奇地有耐心,他愿意等,等她的目光连于他身上。但她的眼睛是盲的。

  所有美丽的蝴蝶都是盲的。这一只也不例外,她已经为一朵花醉死。活下来的,只是蝴蝶的壳,没有灵魂。

  夏瞳指导小斯夫翻烤牛,斯夫学得很快,兴致。做孩子毕竟简单,很容易便快乐。

  斯夫说:“今天老师教我们唱儿歌,他说我五音不全。”

  夏瞳说:“那没什么了不起。男孩子不必能歌善舞,又不是要做舞男。”

  “什么是舞男?”

  “就是长得像女人的男人。”

  “那么舞女呢?是不是长得像男人的女人?”

  夏瞳失笑。斯夫已经学会举一反三了,可是这推理多么荒谬。

  他喜欢同斯夫对话,可以随意地胡说八道。对哪吒就不行,表姐会温言斥责他别教坏孩子,如果表姐听到他同哪吒大谈舞男问题,会被吓死。

  但是斯夫给他惹的麻烦也不少。一天夏瞳正在酒吧招呼客人,忽然有人给他打传呼,居然是幼儿园老师。很不客气地问:“你是石斯夫的叔叔吧?你有没有时间来一趟?”口气让夏瞳想起当初局子里的传唤。

  他很惊奇,幼儿园老师怎么会知道他传呼的。匆匆赶过去,刚进院子就看到斯夫灰灰地站在教室门口,不用问也知道是被罚了站。

  看到他,斯夫立刻奔过来,扑在他怀里说:“我惹祸了,老师要找家长,我怕妈妈生气,就说你是我的亲叔叔。”

  “是你把我传呼告诉老师的?”夏瞳很高兴,小斯夫居然可以记得他的传呼,可见对他的情分。

  从小到大,他还没被一个人这样信任需要过呢。他俯下身同斯夫说悄悄话:“告诉叔叔,你闯了什么祸?”

  “我同小朋友比赛砸玻璃,我赢了。”

  夏瞳明白过来,拉着斯夫去见老师,先说声对不起,然后恭恭敬敬地问:“斯夫是不是打碎了一块玻璃?”

  老师气急败坏:“什么一块玻璃,是一十三块。”

  “这么多?”夏瞳一惊“他们多少人砸的?”

  “就他一个。”老师生怕夏瞳不认账似,急急地说“扔石头是三四个孩子一起扔的,不过只有他一个人打碎玻璃,一共打碎十三块。我问过那几个孩子,都是这么说,石斯夫也承认。那几个孩子我也批评过了。但是石斯夫是领头的。”

  夏瞳拼命忍着笑,做出诚惶诚恐的样子连连点头:“是我的错,是我不会教孩子。回去我会说他。砸碎的玻璃我负责,我马上就找人来镶。”

  一出幼儿园他就忍不住笑起来,一把举起斯夫说:“小家伙,真好样的,一下子打碎十三块,这么准,快成神手了!”

  斯夫骄傲地说:“这算什么?在九龙塘,有一次我把整排屋的玻璃都打碎了。”

  “哼,那你妈妈不是很生气?”

  “妈妈打了我一顿。叔叔,今天的事你不会告诉妈妈吧?”

  “不会,一定不会。”夏瞳一本正经地许诺,想一想还是忍不住乐。蘑菇不知让多少人愁得掉头发,现在可也碰上对头了。恶人自有恶人磨,小斯夫简直就是新版的混世魔王!

  他打了个电话回酒吧,吩咐手下赶紧过来镶玻璃,自己则干脆带着斯夫到打靶场练法去了。
上一章   首席情人   下一章 ( → )
爱是动词—红爱是动词—恐爱是动词—七西岭雪探秘红黛玉之死宝玉传黛玉传一闪灯花堕大清公主那时烟花
琥珀小说网提供《首席情人》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西岭雪呕心创作的综合其它《首席情人》最新章节七梦里不知是客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阅读清爽无弹窗,若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首席情人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琥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