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小说网为您提供西岭雪呕心创作的综合其它首席情人最新章节
琥珀小说网
琥珀小说网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琥珀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首席情人  作者:西岭雪 书号:39224  时间:2017-9-5  字数:5918 
上一章   九、猎艳    下一章 ( 没有了 )
  诸葛天地决定追求蘑菇。

  他像《红与黑》里的于连一样对自己发誓:“我要娶她为,这是命令!”

  从夏瞳口中,他渐渐了解到蘑菇许多真真假假的资料:生于香港豪门,因为未婚生子而被逐,丈夫在婚前遇车祸横死。从此孤儿寡母,流离漂泊。

  整个一部三十年代悲情旧片。

  但诸葛天地喜欢。他不是喜欢悲剧,他只是欣赏温顺。

  蘑菇的沉默寡言现在有了一个很好的解释,除去未婚先孕这一条,她是一个标准的老式女子:美丽、沉静、有教养,一个现时代绝迹了的二十四孝烈女。

  诸葛天地自问条件不错,年纪轻轻就做了主任医师,五官端正,身材匀称,只是为人过分严肃了些,不大讨女孩子喜欢,故而到了27岁仍没真正处过一个女朋友。不过他也不屑于那些大连街上的庸脂俗粉,大连多美女,个个浓高挑,可是不能开口,一开口便马脚,那股海蜊子味儿的大连普通话令来自南方的他倒足胃口。

  蘑菇却不同,蘑菇忧郁温婉,见多识广,是出得大场面的人。

  记得有一次他去美容院时,正好看到丽姐同蘑菇在看杂志,一本印刷精美的《ELEL》,封面女郎是法国明星凯瑟琳·德纳芙。蘑菇忽然说:“这人我见过。”

  “你见过她?在哪里?”整个美容院的小姐都被惊动了,一齐聚拢来。

  蘑菇那天情绪很好,说得比较多:“在巴黎。那天我去艾菲尔铁塔。其实我并不喜欢古老建筑,不过好像没去过艾菲尔塔就好像没去过巴黎。在那里,我碰上德纳芙在拍照,十几个人跟在后面,有摄影师,有记者,有经纪人,派头十足。很多人围观,我也一样,我对她比对铁塔感兴趣得多。她看到了我,走过来,笑着说:‘美丽的东方女孩。'”

  丽姐等人对她的描述十分陌生,巴黎,艾菲尔塔,电影明星…她们惊叹起来:“德纳芙说你美丽,凯瑟琳·德纳芙!她赞美你!”

  凯瑟琳·德纳芙,全世界最美丽的电影明星,做过法国最具古典味的美女像雕塑的模特儿,几乎已是美丽的象征。但她夸蘑菇美丽。

  蘑菇微笑,想起自己年轻时的极盛时期,恍惚如梦。

  现在她也不过才25岁,许多同龄人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可是她已经走过一生。

  女孩子们鼓噪着,十分兴奋,问题多多,蘑菇却已经不想再说了。她看到客人诸葛天地,走过来请他坐到椅子上,开始为他洗头。

  没一丝张扬,也没半点烟火气。刚才的话说过便算,前一分钟和这一分钟已经是两个人。

  诸葛天地不对她充了好奇。一个去过法国上过艾菲尔塔的洗头妹!

  他忍不住要走近她,看得再清楚些,知道得更多些。可是她的笑容已转瞬即逝,刚才还是面春风,此刻却如百花凋零。

  她的心,已经去得老远。

  只为德纳芙的称赞,并不是她一生中最骄傲的一次。许多人赞美过她的美貌,她已经习以为常。甚至有一段日子,她故意把自己画得丑怪引以为乐。她画各种夸张的妆,把头发染成五颜六,把眼盖涂成银灰而嘴涂黑,有时干脆左右脸两种调,从额正中笔直分界。

  但是后来有一个人说她不化妆的时候更美丽。

  那天她刚刚洗过澡,有人按响宾馆的门铃找她父亲,她抢着开门,披散头发,只穿一件白色浴袍,没半点铅华。门外的人愣住,半晌如梦初醒,说:“原来你这样美丽。”

  那并不是石间第一次见她,却是第一次夸赞她。

  他的夸奖比一切荣誉更令她足。从此她再也没有化过妆。

  蘑菇叹息,石间既去,她的美丽也就再无价值,再美,也只是一朵制成标本的干花,芬芳的只是形式,不是生命。

  她惟有素面朝天,因为石间在天上。他看得见。

  诸葛天地在镜中看着蘑菇瞬息万变的表情,多么奇怪,她那么沉默,可是她的眼睛却随时倾诉着千言万语。

  她就像一本读不完的书,随时翻开,都有不同的一页。

  他没法不好奇。

  每次轮值,他都要时间与夏瞳聊一会儿蘑菇。“孔小姐对医院好像很反感,我说让她来医院看你,她反应很大,深仇大恨似的。”

  夏瞳告诉他:“她不是怕医院,是怕死。孩子的爸爸是出车祸死的,死在医院里,她从那以后就不愿再看到医院,也害怕与医院一切有关的人和事。”

  他说的是事实,对蘑菇而言的“事实”

  夏瞳处身蘑菇与表姐之间,渐渐学会了割裂。他有两种记忆印象和思维方式,站在夏扶桑的立场和站在蘑菇的立场,他记得的事情“真相”是截然不同的。他已经习惯于以蘑菇的误解来回忆“往事”:石间与蘑菇曾经真心相爱,不幸双双遇难,石间为了保护蘑菇而死。但死的是身体而不是感情,他将与蘑菇的爱共存至殁。套一句老话来说,是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

  蘑菇走火入魔,夏瞳也跟着中蛊。反正,假做真时真亦假,只要有人相信,又何必究寻底?

  石间不在家的时候,夏瞳也曾试着与表姐谈起蘑菇,几次忍不住想告诉她蘑菇已经回到大连的消息。可是扶桑的表现只是淡淡的,并不愿意就这个话题做深入讨论。对她而言,蘑菇已经是个过去式,她希望这个人从此永远地走出她的生活,再也不要回头。

  这也难怪,谁又愿意没事伤口呢?现在电视广告里天天卖的各种特效药,无非是夸张如何能使伤痕平复如夷,消于无形。

  夏瞳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人,既然每个人都在致力于忘记,他又何必一再提醒?

  愿意同他谈论过去的,只有蘑菇。蘑菇不厌其烦地借他的耳朵回忆石间,早已把夏瞳的记忆搞得混淆。几乎连他自己有时也会忘记那一场车祸并非天灾,实系人为,而他本人,就是惨案的策划者。

  他本能地安慰蘑菇,并且把蘑菇的故事一次次重复给石斯夫。斯夫常常问他父亲的模样,于是夏瞳便详尽地描述着,在描述时,他有时真当石间是死的,甚至忘记他就是自己的姐夫。

  夏瞳常常觉得,自己有好几副面具,不同的场合拿出不同的适当的一面,不用了就立刻收起。而他的记忆,同样地也有好几个版本,如今告诉给诸葛天地的,不过是蘑菇版的历史。至于真相,那是夏扶桑的事,与他人何干?

  但是诸葛已经足。

  人们总是喜欢朝自己希望的方向去解释真相。她其实身经百战早已厌倦,他却以为她未谙世事小鸟依人。她的沉默、抑郁、唯唯诺诺,在他眼中看来无不可怜可爱,是温柔驯顺的表现。

  他想,最迟3年,他一定要开设自己的诊所,而她,必是好护士,好帮手,好内助。

  家有贤,是成功男人的必备条件。除她之外,他不再做第二种选择。

  诸葛天地开始制定追求蘑菇的完整计划,而且,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他告诉夏瞳:“怕死不是病,是一种正常的心理障碍,是因为不了解生命与死亡所产生的盲目畏惧。不过没关系,我会帮助她,保证一次就治好她。”

  对任何事,他都这样自信。自信,也是成功男人的必备条件。

  再见到蘑菇时,诸葛天地开门见山地约她外出,说要带她去一个特别的地方。

  蘑菇沉默着,不说“好”也不说“不”诸葛天地说:“我知道,你不喜欢医生。可是我与别的医生是不同的,我是妇产科的。别的医生或者会医‘死’,我可是名符其实的医‘生’。”

  蘑菇笑了,终于点头答应下来。不为别的,只为这段时间小斯夫受了伤,蘑菇又不肯去医院,都是诸葛天地按时带他检查换药。为着斯夫,她对他客气许多。

  他们选了假酒店西餐厅吃大餐。

  背景音乐若有若无,衣冠楚楚的淑女绅士穿梭往来。喧哗的大连人到了这种场合忽然文静起来,连女孩子的笑都变得格外含蓄。

  就餐的人中最多的便是情侣,头碰着头,将一份沙拉我递给你,你挟给我,来不及地表演着浓情意。

  诸葛天地想,在别人的眼中,自己和蘑菇也就像是一对很普通的情侣吧?他颇有点踌躇志。他原本就是一个严肃的人,而因为这种场合不常来,不自觉地比往常更多了几分严肃庄重。偷眼看看蘑菇,表现却只是从容。

  蘑菇吃得很少,但很。姿势娴熟优雅,用刀叉如筷子一样方便,牛排只点三成,以黑胡椒汁作料。点饮料时,诸葛天地惯例地征询她是否来一杯“卡布奇诺”蘑菇摇头,却点了曼特宁咖啡豆现磨,只加不加糖,轻啜浅饮,不发出一点声响。

  而且,自她一落座,便有人对她张望,看了一眼,又看一眼。但蘑菇视如无睹,真正美丽的人反而不介意自己的美。

  诸葛天地满意了,夏瞳没有骗他,蘑菇果然训练有素,是出得场面的人。只要换一套礼服再略施脂粉,她便是典型的贵妇。

  带蘑菇吃西餐其实是他对她的一次考核,而她的表现可以打90分。

  没有给100分,是因为只有他自己才是分。

  他想起雍容高贵的夏扶桑,蘑菇是不会输给她的。

  最难得的,是蘑菇有17岁的清纯,27岁的丽,37岁的稳重。

  他诸葛天地需要的,正是这样一个能吃苦会享福的完美贤

  但是蘑菇完全不知道诸葛天地在想什么,她也不关心。她想到的,是石间。

  这家假酒店,也是她与石间的旧地。事实上,大连没有几家高档餐馆是她不曾与石间去过的。她曾许愿,要与石间逛遍大连所有的酒吧、茶秀、咖啡馆,他们几乎做到了,但石间弃约!他先她而去,再不能与她共享人生。没有了石间,连咖啡都变了味,蘑菇不知道还有什么东西是她渴望得到而不能的。她已没有望。

  这一生,令她愿意付出一切去换的,就只有石间的爱。除此,生不如死。

  记得她第一次见到石间,在陶吧,他对她不理不睬,她却对他软硬兼施。

  当时她并不知道,这次邂逅会改变她的一生。当时她只想到征服。兴奋地,任地,焦灼地,想要征服他,像收集邮票一样收集不同男人的爱。她扭住他的手,娇嗔地:“一起玩嘛,你也来做一个花瓶吧。我同你打赌,如果你做得像,我就让爸爸同你签约。”

  他那次去深圳,正是为了争取孔方这位大客户。

  他惊讶地看着她,对于他难如登天的事,在她口中竟如儿戏。他有几分不悦,却听到孔方纵容地说:“好啊,我来做你们的裁判。”

  石间一笑:“不,不是裁判,是赌注。”

  他赢了,也输了。

  他做的是一只陕西人用来吃泡馍的大海碗。他说,如果一定要用泥土来完成不是它们本分的工作,那么至少也要用来盛载土地收获的东西。

  他赢了赌赛,也赢了芳心。可是他输掉了那次生意。

  而且,连带整个中国商界,永远失掉了孔方这位客户。

  那一次,孔方几乎是押着女儿回去的,然后千方百计地她就范。结果父女反目成仇。

  她不顾一切地飞回,飞向石间的怀抱。

  见到她,石间几不置信,线条分明的刚毅的脸整个软化下来。

  然后,是一段如仙如梦的日子。

  直至今天,蘑菇无怨无悔。遇到一个真正值得的人,完整地付出自己全部的爱,而对方也快乐地接受,这已是最大的幸福。

  如果时光可以倒转,蘑菇仍愿重复那一次爱,七十个七次,永不言倦。

  正沉浸在回忆中,忽听诸葛天地说:“我们该走了。”

  “走?去哪里?”蘑菇茫然地抬头。

  “去一个可以医治你心病的地方。”诸葛神秘地说。

  蘑菇跟着站起身。其实她并不在乎去哪里,电影院、咖啡馆、游乐场,无论什么地方,对她都是一样,世界于她,处处是坟场,埋葬着爱的回忆。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诸葛天地带她去的地方,竟会是他大学时的试验室。那是诸葛天地昨天向教授借了钥匙预先布置好的。蘑菇进去的时候,看到一只做试验用的小白鼠已经被固定在手术台上。

  蘑菇惊恐地望着诸葛,声音忽然沙哑起来:“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诸葛天地平静地说:“孔小姐,我要你清楚地看着我每一个动作,看清生同死,要知道生命与死亡其实是一件非常客观真实的事情,就同一加一等于二一样简单直白。”他语气温和,但每一个字都是命令。

  蘑菇忽然发起抖来,两只脚却仿佛钉在地上,动弹不得。她只有被动地看着诸葛天地熟练地操作,操纵生命如剖瓜切菜。

  只见他从容不迫地走上前试了试裹白鼠的纱布的固定程度,洗手,消毒,注麻醉剂,剖开白鼠腹部,出心脏,然后要蘑菇观察白鼠的心跳。

  蘑菇早已惊得脸色苍白浑身颤,她瑟缩在屋角紧紧闭着眼睛,微弱地请求:“让我走,我不要看!”

  诸葛天地一手执手术刀,一手握住蘑菇手腕,把她强拉到实验台前,命令她:“睁开眼睛,看清楚这只白鼠,来,感受一下它的心跳。”一股的血溅上蘑菇的手背,蘑菇不可扼止地尖叫起来,猛地回手睁开眼睛,可怜那只白鼠竟被她无意扯断了心脉,哼一声都来不及便糊里糊涂地横死了。鲜红的血汩汩涌出,迅速染红固定白鼠的纱布,空气里弥漫着腥咸的血气,蘑菇软软地倒了下去。

  在昏倒之前,诸葛天地稳稳地扶住了她,仍是那种充权威的口吻:“不要晕倒,你必须镇定,否则功亏一篑。”不由分说地,他忽然吻住了她。饥渴地,笨拙地,原始地,完全不像一个斯文的医生。

  蘑菇更加晕眩了。

  不!她在心里喊。不要这样!

  她并不是贞妇烈女,在石间之前,恋爱根本是她最主要的日常节目。从周一到周五,她的玩伴天天不同。但自石间之后,没有人再碰过她,她是石间的,除了石间,再没有人可以接近她,拥有她!

  她相信,石间在冥冥中看着她,她不能允许有人当着石间的面占有她!

  混乱中,蘑菇自手术台上抓起手术刀,近距离地刺向诸葛天地。

  在刀锋触及皮的一刹那,她终于晕了过去。
上一章   首席情人   下一章 ( 没有了 )
爱是动词—红爱是动词—恐爱是动词—七西岭雪探秘红黛玉之死宝玉传黛玉传一闪灯花堕大清公主那时烟花
琥珀小说网提供《首席情人》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西岭雪呕心创作的综合其它《首席情人》最新章节九猎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阅读清爽无弹窗,若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首席情人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琥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