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小说网为您提供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小说双龙艳凤最新章节
琥珀小说网
琥珀小说网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琥珀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龙艳凤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38  时间:2019-9-9  字数:15658 
上一章   第十八章 武林空前大帅哥    下一章 ( 没有了 )
    良夜寂寂,二具赤的身子搂坐在壁前,只听丁晓雨道:“顺,你离开神女峰分宫前,使出的暗器手法,实在太完美了。”

  “哇!不敢当,好玩嘛!”

  “咯咯!你觉得好玩,青海三僧却险些骇死哩,娘更坚定要借助你们之手除去三僧及四妖的决心哩!”

  “幸不辱命,那些猪哥全死光了吧!”

  “不错,虽有四十余人在养伤,已被宫中女杀手杀死了!”

  “哇!那可真是清洁溜溜了。”

  “顺,果报神真的有心改过自新吗?”

  “不错,他出面认罪,就是明证。”

  “有理,不过,娘不会饶他哩!”

  “唉!他是既可恨又可怜,人不能踏出错误的第一步呀!对了,娘怎会突然要饶过各大门派呢?”

  “娘只是要出果报神而已呀!”

  “娘的安排太细密了,真令人佩服哩!”

  “不错,娘很冷静,甚少估算错误,不过,倒是你经常令她估算错误,她曾说过一句名言哩!”

  “什么名言?”

  “谁和伍顺为敌,谁就睡不安稳。”

  “哈哈!不敢当。”

  “顺,我真的有这种体认,尤其是方才…”说至此,她的娇颜倏地一红。

  伍顺瞧得心儿一,立即又搂吻着她。

  好半晌之后,她呼呼的道:“顺…饶了…我…吧…”

  伍顺轻搂着她,右手一招,将衣衫入手中,取出小锦盒道:“这是得自千面郎君,我就借花献佛吧!”说着,倒出了龙虎丸及小还丹。

  她惊喜的服下一粒“小还丹”道:“顺,让我先调息一下吧!”说着,立即起身穿衣系带。

  伍顺服下一粒龙虎丸之后,亦衣调息。

  半个时辰之后,他气机如珠的醒转过来,他一见到丁晓雨那圣洁的调息神情,不由痴痴的瞧着她。

  又过了盏茶时间,丁晓雨醒转过来了,她一见到伍顺痴的瞧着自己,羞赧的拉了拉衣领。

  伍顺悚然一醒,道:“雨,你真美。”

  “姐比我更美,还有那位冷姑娘也美得脱俗哩!”

  “哈哈!我伍顺何其荣幸的同时拥有这么多的美女,雨,咱们去少林吧!”

  “不,我该去见娘了,我在邙山候你,好吗?”

  “好吧!代我向娘问安吧!”

  “我…我不知如何启齿哩!”

  “那我自己再当面向娘请安吧!”

  “顺,我在天字房候你,云姐知道的。”

  伍顺起身搂着她柔声道:“雨,你刚“那个”行动会有所不便,你自己可要多加的珍重,好吗?”

  她又感动,又羞赧,轻声道:“我会的!”立即取出红巾捂住头脸,道:“顺,早点儿来,我等你。”

  “一定,我一定会尽早去的,珍重。”

  “顺,珍重!”说着,突然又卸下红巾,自动送上一记热吻,然后才离去。

  伍顺陶醉了好半晌,出望了望天色已近破晓,他返将那些斑斑落红及秽物加土掩妥,才飘然离去。

  ***

  雄伟的少林寺大堆宝殿中,再度传出悠扬的钟鼓鸣声音,三百余名少林弟子仍然站在通往入口的道路两侧。

  人人仍是双掌合什,不过,却未见到一张愤怒的面孔,代之而起的是无限的感激及欣喜。

  他们已经自动在原地站了一个多时辰,因为,他们要郑重的接少林及武林的大恩人万顺公子伍顺。

  当伍顺刚出现于远处,站在前排的少林弟子立即宣声佛号,群僧立即连宣佛号,钟鼓也跟着响起来了。

  伍顺怔了一下,只好含笑循阶而上,频频的向群僧点头致意。

  当他踏入石级末端,立即发现七位掌门人和蛇王诸人已经站在丈余外,含笑瞧着自己,他窘迫的立即上前行礼。

  “呵呵!好小子,你可以角逐“奥斯卡金像奖”了,扮死扮得真像哩!”

  “咳!师父,你饶了徒儿吧!”

  “行!人呢?”

  “先走了!”

  “走了,吹啦!”

  “没有啦!她回去等我们啦!而且她还有事情要办哩!”

  “好!老夫没问题了,苓儿,你们急了一个晚上,出出气吧!”

  唐苓六女羞赧的立即低下头。

  “呵呵!弃权,好小子,算你走运,用膳吧!”

  “是!谢谢师父。”

  “少来这套,下回再犯,连本带利加倍算账。”

  众人立即含笑入内用膳。

  膳毕又略事寒喧一番之后,在群僧及少林弟子的恭送之下,他们离开少林寺,立即掠向山下。

  伍顺这下子才发现丁晓波的双亲也有不俗的武功哩!

  下山之后,伍顺仍和六位娇坐在一车,其余五人共坐二车,两部马车立即朝洛邙山疾驰而去。

  唐苓低声道:“顺,爷爷没算错吧!”

  伍顺脸通红的点点头道:“不错,我昨晚是和雨在一起,她先返邙山。云,天字房在何处?”

  丁晓云含笑道:“那是雨妹的房间,我带你去吧!”

  “好呀!波妹和姻妹也一并去向娘致谢吧!”

  丁晓波二人立即含笑应允。

  伍顺含笑道:“我昨夜与雨妹交谈之后,确定红蝎宫已对武林及我们没有敌意,她们已盯上果报神。”

  唐苓含笑道:“顺,这全是你的功劳。”

  “哇!不敢当,这全是大家努力的结果。”

  “顺,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七派掌门人为了报答你的恩情,即将各挑选十名俗家弟子,供爷爷甄选加入唐门哩!”

  “哇!真的是好消息。对了,爷爷上回不是说已约妥一批人帮忙,怎么此番未见人影呢?”

  唐苓苦笑道:“疾风知劲草,那批草倒了。”

  “哈哈!倒得好,我一定会让这些贪生怕死的家伙后悔的,只要他们找上门,我一定要好好的糗他们一顿。”

  “顺,别如此小心眼嘛!你要保持门主的风度啦!”

  “哈哈!我才不管那么多哩!若不糗糗那批人,武林的风气会更坏“空头支票”会天飞哩!”

  “是!监察院长。”

  “哈哈!少糗我啦!”

  欢乐时光过得特别快,马车终于在黄昏时分抵达洛客栈,那知,马车刚停妥,立即有三位器宇昂扬的中年人上前来。

  他们等伍顺十三人下车之后,居中那人望着伍顺道:“这位公子是不是江湖传闻的武林救星万顺公子伍顺?”

  “不敢当,在下正是伍顺。”

  “咱们是否可以另辟上房密谈?”

  “行!在下诸人正打尖,请!”

  唐川立即走到柜抬前,问道:“掌柜的,可有整栋的清静上房?”

  “对不起,没有!”

  倏见跟在后面那三人中左边之中年人上前将右掌朝掌柜一亮,道:“我马上要一栋清静的上房。”说完,立即缩回右掌。

  伍顺只见他的右掌心亮了一亮,正要仔细瞧个究竟,对方已经五指握成拳状,他只好打消此意。

  掌柜的神色大变,忙陪笑道:“请各位跟小的来,小的马上请那些大爷们移到别的房间去,请!”说着,立即在前带路。

  伍顺心知这三人必然大有来头,立即默默的跟入第二进房舍之厅中。

  只见那中年人道:“伍公子,咱们先谈正事,掌柜的,先找间上房。”

  “是,请!”

  伍顺跟着他们二人走入一间宽敞幽雅的房中之后,那人大刺刺的朝椅上一坐,沉声道::“你下去吧!”

  “是!”“伍公子,请坐!”

  伍顺坐在几旁左侧椅上之后,中年人正道:“伍公子,咱们今晚所谈之事,暂时别传入第三者之耳中。”说着,自怀中掏出一面令牌放在几上。

  金牌正面镶有九条盘尾金龙,栩栩如生,他刚瞧一眼,中年人立即将金牌翻个身。

  “见令如见朕”!

  伍顺神色一变,立即紧盯着中年人。

  中年人收妥金牌,沉声道:“本官是大内侍卫统领封修武,久仰公子文武兼修,此次又义救七派,特有一事相求。”

  “不敢当,请大人吩咐!”

  “请协助缉捕果报神归案!”

  “这…”“本官知道公子忌讳果报神的凶残及武功,可是,为了皇上的安危及天下苍生的安宁,讲公子鼎力相助。”

  “可是,果报神神出鬼没,甚难掌握其行踪哩!”

  “不错!他是有一只千年大鹤代步,不过,他将在本月十五亥时在邙山与红蝎宫宫主决斗,这是良机。”

  伍顺暗暗叫苦道:“哇!惨哉,他怎么知道此事呢?”

  他立即点头道:“在下能效什么力呢?”

  “届时请公子潜在一旁,伺机下手,事成之后,你若想当官,至少可当二品官,你若想钱财,请开价。”

  “大人见爱,在下不敢奢望,何况习武在于锄强扶弱,在下定当尽力而为,不过,事成之后,如何连络。”

  “这是本官的牌,你可以吩咐各府衙通知本宫。”说着,将一块银牌放在几上。

  伍顺颌首应是,立即收下牌。

  “皇上甚为重视本案,生死不计,务请守秘。”

  “是!”封修武点点头,立即起身离去。

  伍顺送他至厅中,另外二人立即跟着离去,伍顺徐吁一口气,立即含着苦笑坐在桌旁。

  蛇王立即低声问道:“是大内之人?”

  伍顺点点头,立即将银牌递给他。

  蛇王神色一凛,立即又将银牌交给唐川。

  唐川悚容将银牌交给伍顺,道:“顺儿,此人乃是天山老人之孙,一身内外功夫已近化境,他是不是为了果报神来找你的?”

  “不错!他要我在十五晚上到邙山趁果报神赴约战之际,擒他归案,生死不计!”

  众人立即脸色一沉。

  石康焦急的张口言,伍顺立即摇头道:“细仔,你别急,我会放水的,我又没有拿朝廷俸禄,不理他。”

  石康立即神色一松。

  伍顺又道:“封修武再三以皇上来我,叫我不准密,细仔,你可别替我漏气,到处喳呼喔!”

  “不会啦!不过,你要放水喔!”

  “安啦!他是我的岳父哩!关系不会比你浅吧!”

  “嗯!有理!我可以安心了!”

  丁晓云突然道:“顺,此事最好让娘知道。”

  “我打算今晚去看她,你们三人陪我去吧!”

  ***

  星伴着上弦月高挂在天空,旷野虫声吱吱,邙山鬼火怜怜,萤火四处飞闪,倍增恐怖之气氛。

  伍顺及丁家三妞一身黑衫从邙山山脊掠下不远,只听丁晓云摆低咕三声,立见一道红影自一座坟中出。

  红影落地之后,行礼道:“宫主有请。”

  四人心中暗凛,立即跟着掠入坟中。

  哇!果然不错,整座地下已被挖空,一间间木造房凌乱的砌连,伍顺跟着踏出一步,立觉眼前一片黑暗。

  他不由暗骇道:“哇!还布有阵式呀!”

  忽觉右袖一紧,他立即跟着忽左忽右,忽前忽后的踏行着。

  片刻之后,他只觉眼前一亮,只见自己四人已经置身于一个宽敞的厅中,桌椅字画俱全,不啻是一般富豪人家。

  那少女道声:“请坐!”立即迳行离去。

  伍顺在丁晓云示意之下,坐在左侧第一张椅上,她们三人则依序坐在右侧三张椅上,神情一片肃穆。

  伍顺一瞧厅中四个角落各镶着一个圆珠,心中恍悟,怪不得会如此明亮,立即打量着字画。

  倏听一阵轻细的步声,只见那位中年美妇和恢复原貌的丁晓雨一身红衫的走了进来,伍顺立即跟着丁晓云三人起身。

  丁晓波及丁晓姻立即自动退下一位。

  中年美妇坐在居中椅上之后,沉声道:“坐!”

  丁晓雨坐在丁晓云的身旁,立即朝伍顺个羞赧的笑容,伍顺好似吃下“定心丸”立即安心的坐下。

  中年美妇沉声道:“伍公子,你为何来此?”

  “提亲及报告一事?”

  “提亲?你看中那位?”

  “她们四位!”

  “喔!你明知本宫靠她们四人撑台,一下子要娶走她们四人,难道是打算让本宫垮台吗?”

  “宫主在饶过七大门派,就已经宣布要解散贵宫了。”

  “大胆,是谁说的?”说着,紧盯向四女。

  “哇!是我自己想的,因为宫主成立贵宫,乃是为了提拿果报神,果报神即将于十五来领罪,贵宫该解散了。”

  “有胆识,不过,你为何确定果报神肯来领罪?”

  “宫主睿智安排,伦之事已使他万念俱灰。”

  “拍!”一声,她重重的一拍椅柱,叱道:“大胆的伍顺,你居然以此事见责,你欺我奈何不了你吗?”

  四女神色一变立即起身下跪,丁晓云忙道:“娘,他绝无此意。”

  “不错!我若有此意,我不会视云妹如心头!”

  “心头?谁敢保证你不是贪恋她的美呢?”

  “宫主要何种保证!”

  “抓那畜牲来见我!”

  “哈哈!我伍顺实在够自傲的啦!皇帝叫我抓他,事成之后,让我当二品官或任意开口要多少的黄金白银。你也叫我抓他,以证明我对云妹的爱,好,我就抓这个作恶多端的果报神来交给你吧!”说着,将封修武的牌抛了过去。

  她接住牌一瞧,又抛还给伍顺道:“你若能来果报神,我解散红蝎宫,她们四人和富可敌国的财富全交给你。”

  “谢啦!”

  “你另有何事报告?”

  “令尊在找你,你知道吗?”

  她冷哼一声道:“雨儿,去把你爷爷请来。”

  丁晓雨应声是,立即离去。

  她淡然道:“我此次外出,恰逢家父,几经考虑才现身接他来此,他已经不计前嫌,你休再生事端。”

  伍顺道句:“恭喜!”立即不语。

  不久,丁晓雨果真把无影拳谭富隆带了进来,他一见到伍顺,立即叫道:“好小子,咱们又见面啦!”

  伍顺起身道:“爷爷,你好。”

  “爷爷,喔!我明白了,呵呵!很好、很好!”说着,立即坐在伍顺的身旁。

  “爹,您上来坐此位吧!”

  “呵呵!别来那套,我要跟顺儿聊聊,对了,云丫头,你上回骗爷爷,这笔账看在顺儿的面上,一笔勾消,下回不准再犯!”

  丁晓云立即羞赧的起身应是。

  红蝎宫宫主起身道句:“你们跟我来。”朝谭富隆行个礼,立即离去。

  四女朝伍顺一瞥,又朝谭富隆行过礼,然后离去。

  谭富隆呵呵笑道:“她们全走了,咱们可以无拘无束的聊了。”

  “爷爷,你伯娘呀?”

  “这…不是怕啦!不方便啦!她要领导那些人,我总不能太随便,免得自己丢脸,她也伤脑筋呀!”

  “爷爷,你真好,对了,井永信呢?”

  “我罚他在昆仑闭关练武啦!”

  “爷爷,你想不想瞧瞧家师及唐爷爷呢?他们目前在洛哩!”

  “真的呀!太好啦!走!”

  “跟娘说一声吧!”

  “呵呵!免啦!她全听见了。”

  果然不错,立听石壁柱中传来清晰的声音道:“顺儿,别忘咱们之约,连络地点及方式,我会告诉云儿的。”

  “呵呵!顺儿,可以走了吧!”说着,拉着他朝阵中掠去。

  半个盏茶时间之后,他们二人已经掠出坟中,疾向山脊。

  两人沿着山脊朝彼面山下疾掠盏茶时间之后,一见已经进入官道,立即放缓身形,混在人群行去。

  不到盏茶时间,二人已自后院掠入客栈,立听蛇王呵呵笑道:“拳王,是那阵风把你吹来的呀?”

  “呵呵!恋爱风,孩子们的恋爱风。”

  “呵呵!顺儿,吩咐小二送来六坛白干及小菜。”说着,上前紧握谭富隆的双手。

  伍顺微微一笑,立即去前厅吩咐酒菜。

  他重回厅中之后,众人全部坐在桌旁,薛碧正在斟茶,伍顺立即含笑道:“云妹四人待会才回来,大家别担心。”

  谭富隆含笑道:“没事了,她们全部在整理行李了,马上会解散了,天下可以太平一阵了。”

  众人齐皆一怔,立即望向伍顺。

  伍顺一眨眼,道:“不错,爷爷、师父,你们好好的聊聊,我难得来洛一趟,想去瞧瞧夜市。”

  “呵呵!去吧!你们年青人全部去玩玩吧!”

  伍顺立即与唐苓三女、石康朝外行去。

  走出客栈之后,冷芸芸及薛碧见多识广,立即在前带路,不到盏茶的时间,便抵达白马寺。

  自马寺建于东汉明帝,乃是中原第一古刹,是研究中国佛教史上最重要的寺院,入夜即小摊林立。

  热闹之程度并不亚于京城之天桥夜市哩!

  伍顺为了要引起果报神的注目,所以才出来逛,三女岂有不知之理,立即注意打量看四周及夜空。

  只有石康津津有味的东张西望,频频啧啧道奇哩!

  五人逛到小摊先后打烊,人渐散,一见白马寺大门尚未关闭,唐苓低声道:“顺,咱们入寺见识一下吧!”

  伍顺一点头,五人立即入内。

  步入大殿之后,唐苓去点燃线香,五人跪下之后,三女虔诚的默祷着,伍顺只有默默的跪在一旁。

  好不容易烧过香,又膜拜过,伍顺正打算逛逛寺内,却听唐苓道:“顺,此寺的签很灵,你们等我一下吧!”

  立听冷芸芸含笑道:“可真巧,我方才也默祷许愿哩!”

  薛碧道声:“我也是!”三女立即走向签筒。

  伍顺及石康只好乖乖的陪跪在一旁。

  所幸,菩萨似乎很高兴,她们三人没隔多久,便各乞得一支签,然后走到签架上各取下一张签纸。

  三女神秘兮兮的散开去瞧过签纸之后,喜形于的各取出一张银票入了油香柜中。

  三女又恭敬的拜了三拜,方始走入大殿。

  “哇!你们三人了什么签呀?”

  唐苓捂住签纸大半部,仅出“上上签”三字,道:“行了吧?”

  “哇不错的哩!芸妹、碧妹,你们呢?”

  二女比照办理,各出“上上签”及“签王”给他看,立听伍顺叫道:“碧妹,你中签王啦,不得了,你求什么呀?”

  薛碧羞赧的道:“功名、事业,是你的啦!”

  “哇!真的呀?谢啦!苓妹、芸妹,你们呢?”

  唐苓将他拉到一旁,指著“六甲添丁”含笑不语。

  伍顺惊喜的道:“苓,你有…”

  唐苓立即羞赧的捂住他的嘴。

  伍顺“哇!”一叫,乐得向上疾出三十余丈,然后,再翻觔斗斜掠而下,所幸人群已散,否则非引来惊呼不可。

  “芸妹,你呢?”

  冷芸芸立即羞赧的指着签指下方。

  “六甲添丁!”

  伍顺激动的全身连颤,望着她道:“你也是…”

  冷芸芸立即羞赧的点了点头。

  伍顺乐得团团转,口中频叫:“太了!”不已。

  “大仔,你中啦?”

  “哈哈!双响炮,够准,哈哈…”唐苓及冷芸芸低啐一声,立即低头行去。

  薛碧追上前去低声道喜不已。

  伍顺哈哈一笑,倏地又向上疾而起。

  他刚到三十余丈高,倏见寺顶来一物,他匆匆的一瞥,立听一缕传音道:“一个时辰之后,后殿见。”

  人影一闪,迅即消失于寺顶后方。

  伍顺接住那物,下来之后,打开一瞧,赫然是一块碎银,他边入怀中,边匆匆的打量四周。

  除了三女已走到庙门外,四周别无他人,他立即朝身旁的石康道:“别声扬,你师父来了!”

  石康欣喜的向上一望。

  “哇!他走了,他明晚会来找我们啦!走吧!”

  敢情,伍顺不愿石康知道会面之事。

  石康立即欣喜的与他并肩行去。

  回到客栈之后,厅中只剩下三老尚在拚酒,伍顺道句:“师父,加油!”立即跟着唐苓行去。

  入房之后,她靠入他的怀中,低声道:“爷爷替我和芸妹把过脉,确定我们二人已经有喜,顺,高兴吗?”

  “苓,你没瞧见我方才在寺前的情景吗?”

  “顺,说说你去邙山的情形吧!”

  伍顺搂着她躺在榻上,择要说完之后,道:“果报神方才在寺顶约我待会在白马寺后殿见面哩!”说着,取出那块碎银。

  二人仔细一瞧,立即发现碎银上面刻着:“不见不散”四字,唐苓低声道:“顺,他一定有要紧事情告诉你,快去吧!”

  “好,你去告诉芸妹,我走啦!”说着,立即启窗自后院掠去。

  他一见时间尚早,故意绕了一大圈,又仔细的默察无人跟踪之后,疾掠至白马寺的后墙,身子一弹,轻飘飘的落入后院。

  他刚站妥,耳边立即传来一声:“跟我来!”

  他循声一瞧,只见一道黑影自假山后面掠出墙,他跟着掠出墙,然后,遥遥的跟了下去。

  二人一前一后,疾往城郊驰去,那闪电般的身法若被寻常人瞧见,一定会以为是自己眼花。

  盏茶时间之后,他们二人已经掠上翠云峰,又疾掠片刻之后,方始掠过一道高墙进入花香阵阵的花园中。

  伍顺跟着对方掠到正厅,一见他打开厅门,立即跟了进去,然后又跟着他坐在太师椅上。

  房中虽然黝暗,目能夜视的伍顺迅即发现厅中之摆饰,皆是名贵的古董及名家之字画哩。

  “顺儿,瞧仔细啦!”

  伍顺凝神一瞧,只见那人先以右臂取下一张面具,然后在脸上一阵轻,缓缓的撕下一层薄膜。

  一张俊逸绝伦的面孔立即呈现在伍顺的面前,他立即点头低声道:“爹,你实在会令潘安惭愧死了。”

  “顺儿,你缪赞了,我名叫邱天德,这栋庄院正是邱员外天德的,从今以后,它就是你的了!”

  “哇!我…”

  “顺儿,别推辞,我在别处留给石康一片产业,他饿不死的,房中有账册,你有空再仔细瞧瞧吧!”

  “是!”“顺儿,你替我约她明晚子时到此一晤,记住,别太早,亦别太晚,最好只带她一人来此。”

  “是!云妹和雨妹是否可以来此呢?”

  “不必,你和雨儿亦成亲了吗?”

  伍顺立即择要叙述少林之行的情况。

  “很好,那我就放心了!”

  “爹,我见过娘了。”

  “快说!”

  伍顺立即择要叙述一遍。

  邱天德叹一口气,道:“是我害了她。”

  “爹,大内侍卫统领封修武托我擒你哩!”说着,立即取出牌。

  邱天德朝牌一瞧,道:“他很聪明,我会令你有个好代的,顺儿,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

  “好呀!”

  “我原本是此宅之少爷,偏偏遇上一个恶管家,家父被他毒死,家母被他先后杀,年方六岁的我幸被人救走。

  那人就是大鹤的主人神鹤客,他携我远至苗疆,除了授我天雷掌之外,更造就我一身不俗的功力。

  他乃是一个愤世嫉俗之人,我幼遭遽变,经他一感染,居然养成仇世之心理,在他死后,我就以果报神的身份纵横江湖。

  不过,我在事先仍然以邱天德的身份制住恶管家夫妇及其所属,先由官方处理,再潜入牢中截断他们的四肢及八大经脉,任其惨嚎至死。

  在我的杀手生涯中,除了杀人赚钱财物之外,最难忘的就是她的姿,可惜事后向她求亲,她已失踪。

  唉!天意,我活该遭报,明晚我与她决战之时,你不准手,否则,我做鬼也不会饶你。”

  伍顺立即默默的点头。

  “夜深了,你回去吧!”

  “爹,珍重!”

  邱天德点点头,立即起身回房。

  伍顺立即飘然离去。

  他掠回客栈之后,厅中已经收拾干净,唐苓三女立即起身相,他立即爱怜的道:“苓、芸、碧,你们怎么还不休息呢?”

  唐苓含笑道:“你不回来,我们那放得下心呢?”

  伍顺道句:“休息吧!”立即回房。

  薛碧立即羞赧的跟进去,低声道:“苓姐叫我来陪你。”

  伍顺亲了她一口,指着鼾声阵阵的远处,低声道:“咱们安份些,免得吵醒师父又要挨骂。”

  她立即羞赧的点了点头。

  尽管如此,二人在去外衫之后,仍然互相搂吻,爱抚倾诉爱意一阵子之后,才含笑入眠。

  翌卯末时分,伍顺在一阵鼻中醒了过来,他一见七位娇皆含笑站在榻前,唐苓笑嘻嘻的走离榻旁,立即跃起身子。

  他一把搂住唐苓低声道:“告诉各位一个好消息…”

  唐苓啐道:“旧闻啦!云妹她们四人全部知道啦!我另外还有一个好消息,你想不想知道呀?”

  “想呀!快说。”

  “你先说昨夜赴会之情形。”

  “不,先说好消息。”

  “好!我也不怕你耍赖,听清楚了,云妹、波妹、姻妹,一、二、三,她们三个人也全部有喜啦!”

  伍顺欣喜的全身连颤,连叫道:“天呀!天呀…”

  丁晓云三人立即羞赧的低下头。

  唐苓续道:“她们三人是经过本唐大国手把脉鉴定的,绝对错不了,现在轮到你报告啦!”

  伍顺连数口气,道:“哇!大惊喜,太令人意外啦!”

  “少胡扯,快说。”

  “好嘛!别“恰”啦!注意“胎教”啦!”

  “讨厌,你到底说不说?”

  “说,马上说,不过,不准你们告诉其他之人。”

  “知道啦!快说嘛!”

  伍顺点点头,便把自己与果报神邱天德会面及他的身世说了一遍,听得丁晓云及丁晓雨频频拭泪不已。

  “云妹,别这样子,咱们该如何通知娘呢?”

  “她在今午会与我晤面。”

  “在邙山吗?”

  “不是,邙山已经全部撤离,除了留下三十六名比较忠心的少女以外,其余诸女各领一笔厚赏离去。”

  “那你们在何处会面?”

  “天津桥旁,顺,这份地图乃是藏于桐柏山蛇窟附近之藏宝,娘请你取出来从事慈善义举,以略赎其罪。”说着,自怀中取出一张纸。

  “云,你是否知道地方?”

  “知道!”

  “那就把它烧了吧!”

  丁晓云点点头,立即取出火折子将纸焚化。

  倏听蛇王叫道:“新郎、新娘子们,出来呷饭啦!”

  伍顺苦笑道:“师父真是返老还童啦!咱们再不出去,他一定又会有怪点子,咱们还是上路点吧!”

  诸女立即跟他离房。

  厅中摆着二桌丰盛的酒菜,七女坐成一桌,伍顺过去陪蛇王他们,立听蛇王道:“哈哈!真是人丁兴旺呀!”

  “哇!此地八,该说人口兴旺哩!”

  “黑白讲,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昨天签的事吗?明明另有两个小壮丁,你还想骗我吗?”

  唐苓白了唐川一眼,低啐了一声。

  唐川、蛇王及谭富隆立即呵呵连笑。

  “哇!既然要把肚中的小朋友算进去,师父,咱们还有得拚喔!”说着,含笑瞧着丁晓云三人。

  “喔!难道云儿她们三人也有喜啦?”

  丁晓云三女羞赧的当场低下头。

  “哇!标准答案,是唐大国手唐苓鉴定的。”

  “讨厌!”

  三老及丁晓波之及亲立即哄堂一笑。

  蛇王呵呵笑道:“好小子,你真罩呀!一下子来五个,师父甘拜下风,唐老弟、谭老弟,恭喜你们又即将要升一级啦!”

  二老乐得呵呵大笑。

  这下子,客栈的酒又生意兴旺了。

  三老再度拚酒了。

  伍顺诸人则欣喜的专心用膳。

  ***

  半圆月慈光照耀大地,伍顺与丁晓云、丁晓雨悄然离开客栈,出城之后,疾驰向翠云峰。

  三人抵达峰下之后,立见中年美妇谭天玫自一株树后闪出,伍顺立即拱手低唤一声:“娘!”

  谭天玫轻轻的颌首,道:“带路吧!”

  右袖一挥,远处树后,立即闪出三十六名黑衣少女。

  伍顺刚神色一变,谭天玫已道:“她们在沿途分段警戒,我不喜欢那些鹰爪子前来手。”

  伍顺立即默然疾掠而去。

  倏听一声:“大仔,等我。”伍顺眉头一皱,立即止步。

  石康身子连纵,迅即掠到近前。

  谭天玫沉声道:“石康,你来做什么?”

  “我…我来看师父。”

  “行,准你看,不准你出声或动手,成不成?”

  “成!”

  “走!”

  五道身影立即疾而去。

  不久,五人相继掠入院中,只见厅中烛火闪亮,谭天玫立即冷冷的道句:“你们四人留在此地!”立即稳步行去。

  伍顺一见地上现出清晰的足印,知道她已经正在动员全身的功力,心中暗叹,立即低头不语。

  丁晓云及丁晓雨即将面临双亲血拚之惨剧,心中之悲苦可想而知,立即低头频频拭泪着。

  石康却焦躁的原地打转着。

  倏听厅中传来一声凄厉的女人喝道:“起来,您起来呀!你为何不敢起来呀?你这个儒夫,呜…呜…”

  哇!那么冷静、坚强的女人居然哭啦!

  伍顺低声道句:“走!”四人立即疾掠而去。

  只见谭天玫趴在厅中央哭,头戴金面牙血口面具,身披金袍的果报神右手按椅,端坐在椅上。

  由滴在前金袍之黑血及面具后面紧闭的双眼,可见果报神已经自行服毒了断痛苦的一生。

  丁晓云及丁晓雨悲呼一声:“爹!”立即跪地痛哭。

  石康张口嚎,伍顺担心他的焦雷般躁音会吵醒远处之人,立即制住他的“麻”及“哑

  泪水立即自石康的眼中汨汨直

  “细仔,这是爹的唯一选择,别难过,从今以后多做些善事,替他弥补罪过吧!”说着,声音已沙哑,泪水已出。

  他上前取下面具,果然看见邱天德的脸孔全黑,嘴角汨出黑血,他立即缓缓的跪下默祷着。

  半晌之后,他起身拿起桌上的那叠信封,一一分给谭天玫、石康及丁晓云,然后拆阅留给自己的那封信。

  “将吾尸交给封修武。”

  倏听谭天玫呃一声,一道血箭冲口而出,伍顺正上前扶她,她已经抛掉信纸,爬到邱天德的腿前放声大哭。

  那张信纸上面赫然是“来世赎罪”四字。

  他暗暗一叹,一见二女持信痛哭,立即上前一瞧。

  “相夫教子,行善仗义!”

  他再度拭泪叹气了。

  他拿起石康手中之信,拆开一瞧,立见上面写着:“永随伍顺”四字,他立即抱着石康泪下如雨了。

  倏听丁晓云“啊!”的叫了一声,立即神色惨白捂腹翻滚着。

  停了,所有的哭声全停了。

  伍顺疾掠过去扶着她问道:“云,怎么啦?”

  丁晓云脸色苍自,冷汗直的道:“肚…疼…孩子…”

  “什么?我…我…”

  丁晓雨朝走到近前的谭天玫道:“娘,姐可能因为伤心过度而动了胎气,你是否可以先救救她呢?”

  “什么?她有喜啦?”

  “是的!”

  谭天玫道声:“找房间,带路!”立即抱起丁晓云。

  在丁晓雨的匆忙带路之下,谭天玫和伍顺跟着进入一个宽敞的房间,烛火刚亮,谭天玫立即啊了一声。

  伍顺沿着她的眼光瞧去,立即发现壁上挂着一吋四尺长,三尺宽的仕女画,画中主角赫然正是谭天玫。

  画纸斑黄,墨已褪,可见这幅画已经有多年的历史,伍顺往左下方一瞧,见“天保三一年”立即暗一估算。

  “哇!将近二十年了,这…这一定是爹在找不到娘,因为思念及忏悔,所以才完成了这幅画。”

  谭天玫拭去泪水,将丁晓云放在榻上,入三粒灵丹之后,双掌立即飞快的在丁晓云的身上轻拍起来。

  好半晌之后,她轻吁一口气,道:“雨儿,你在此地照顾。”

  一顿,她望着那幅画及伍顺一眼,道:“他昨晚和你说些什么话?”说着,迳自坐在椅上。

  伍顺立即坐在一旁,仔细的叙述昨夜与邱天德会话之情形,尤其关于邱天德的身世及恼悔之话,更是只字不漏。

  谭天玫听得泪如泉涌,当伍顺说完之后,她起身又望了那幅画一眼,立即默默的离房了。

  丁晓雨立即传音道:“顺,娘已经软化,快跟去。”

  伍顺上前瞧瞧丁晓云之后,方始入厅。

  只见谭天玫手持邱天德的那张面具,正在瞧着那四张信纸,他立即默默的擦拭石康之泪水。

  好半晌之后,丁晓雨扶着丁晓云走了出来,伍顺立即上前问道:“云,好多了吧?”

  “好多了!”

  “怎么不多休息一下呢?”

  倏听谭天玫道:“你们三人过来。”

  伍顺立即和二女联袂过去。

  谭天玫坐在椅上,轻握邱天德那已渐冰凉的右掌,道:“跪下!”

  伍顺三人毫不停顿的立即跪下。

  谭天玫道:“你们三人从现在起就结为夫妇,务必要全力锄恶济弱。”

  伍顺三人应声是,恭敬的叩了三个响头。

  “雨儿,替我易容成你爹的模样,我要以邱天德的身份替他赎罪。”

  哇!太啦!伍顺一直耽心她会殉情哩!

  丁晓雨立即开始调制易容药粉。

  丁晓云去拿来巾正在替她拭去面具上泪水之际,突见谭天玫的织掌在脸上一阵轻,不久,立即现出一张绝容貌。

  那是一张集美、、冷、凄惨于一身的面孔,伍顺心中一颤,立即解开石康的“麻”带着他默默的走入院中。

  “细仔,爹死的很值得,对吗?”

  石康立即用力的点点头。

  “细仔,我昨晚与爹谈过之后,就知道他已有死意,我以为他会徒手让娘愤,那知,他却服毒自尽。我知道他不愿意让娘在往后添增杀夫之歉疚,所幸,娘已经原谅了他,他可以含笑于九泉了。”说着,立即解开他的“哑

  石康倏地掉头跑回大厅,一把跪在邱天德的尸前,咽声道:“师父,你是我的好师父,我一定会听大仔的话啦!”说着,趴在尸前暗泣着。

  谭天玫正在由丁晓雨替他修饰眼角之易容膏,因此,不敢擅动,不过,由她那眶的泪水及连耸的酥肩,可见她有多悲恸了!

  伍顺扶起石康低声劝道:“哇!细仔,你要害娘易容失败吗?”

  石康瞧了谭天玫一眼,立即低头拭泪。

  盏茶时间之后,另外一副栩栩如生的邱天德面孔,出现于谭天玫的脸上,她揽镜自照一阵子之后,缓缓的起身。

  她替邱天德戴上面具之后,抱起他走到大门后面,才交给伍顺。

  倏听空中传来一声鹤唳,石康立即仰天长啸。

  大鹤越飞越低,伍顺道句:“娘,珍重,我入京去啦!”身子向上一弹,大鹤适时的斜掠向他的脚下。

  他平稳的坐上鹤背之后,朝下方挥挥手,立即御鹤朝京城飞去,刹那间即已经消失天际。

  【全书完】
上一章   双龙艳凤   下一章 ( 没有了 )
千面情狼神仙老虎狗玉壶舂(新)红粉陷阱金戈不败怪童闹乾坤玉壶舂独步香尘豆腐大侠忍者龟
琥珀小说网提供《双龙艳凤》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小说《双龙艳凤》最新章节第十八章武林空前大帅哥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阅读清爽无弹窗,若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双龙艳凤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琥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