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小说网为您提供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小说千面情狼最新章节
琥珀小说网
琥珀小说网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琥珀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千面情狼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37  时间:2019-9-9  字数:18158 
上一章   第一八章 金光闪闪美少年    下一章 ( 没有了 )
  朝阳乍现东方,好一个黎明却被铁骑帮总舵传出的三声厉啸破坏掉,数百名帮众吓得各就各位不敢吭声。

  那三声厉啸乃是出自符二之口,只见他坐在大位上,好似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般狞视着跪伏在冷芳珍尸旁的石世杰。

  娇娇及丽丽分坐在左右两侧首位,表面上一片肃容,心中却暗暗的欣喜冷芳珍一死,自己又有晋升副帮主的指望了。

  突见符二身子一飘,迳掠向冷芳珍的尸旁。

  石世杰骇得忙叩头叫道:“帮主饶命!”

  符二喝声:“没用的家伙!”右足一抬,朝石世杰的右肩一踢,将他踢出三尺之外,然后,蹲在冷芳珍的尸旁,仔细的检视着。

  石世杰被踢得半边身子发麻,却仍挣扎起身跪伏在地。

  符二检视半晌之后,那张睑儿立即罩上寒霜。

  原来,冷芳珍的死样,实在令符二太受不了啦!那种集足,舒及骇惧于脸上的模样,可见,她一定是死于歪歪之中。

  尤其“桃源胜地”门户大张的模样,更是令符二气得浑身发抖,好半晌之后,才沉声道句:“来人啊!”一声宏亮的“是!”之后,站在大厅外的两名大汉已经大步入内,躬身拱手喝道:“参见帮主,请吩咐!”

  “将这人抬去喂狗!”

  “是!”两名大汉抬着尸体离去之后,符二重又归座,沉声道:“石香主!”

  “属下在!”

  “那小子还在不在镖局中?”

  “禀帮主,属下在将尸体送来此地之时,曾下令弟兄们全力扑杀,至于他是否尚在镖局中,却无法肯定!”

  “嘿嘿!据你推断,他会不会还在镖局呢?”

  “这…应该已经离去了。”

  “离去?是在屠尽本帮的弟兄之后离去,还是逃去?”

  “这…应该是属于前者!”

  “嘿嘿!那小子可真行哩!居然让威震江湖的‘飞天蝙蝠’挟翅而逃!”

  “这…帮主请恕罪!”

  “恕罪?石香主,本帮帮律,临阵逃如何处罚?”

  “刀分尸!”

  符二“嘿嘿”连笑,狞视着石世杰不语。

  娇娇立即起身道:“禀帮主,石香主虽有怯敌之心,却亦有急于送回冷副座尸体之意念,可否着其戴罪立功?”

  “嘿嘿!娇堂主,你不觉得你有包庇属下之嫌吗?”

  “禀帮主,属下知罪,不过,本帮正值用人之际,石香主已往亦对本帮立有微劳,可否着其率人前往扑杀那小子。”

  “这…”倏听丽丽冷哼一声,道:“禀帮主,两军对敌,首要在于士气,石香主既有怯敌之念,岂能再令他率人杀敌呢?”

  石世杰忙叩头道:“禀帮主,请赐属下一条生机,属下誓必身先士卒,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

  娇娇忙道:“禀帮主,可否准属下前往督战。”

  丽丽忙道:“禀帮主,可否让敝堂弟子担任此一工作。”

  “嗯!好!石香主,念在你已往为本帮立下汗马功劳的份上,本座再给你一次机会,丽堂主,此事交给你了!”

  “多谢帮主饶命之恩,属下定会全力以赴!”

  丽丽突又说道:“禀帮主,那小子武功甚高,可否恩赐每位弟兄一具‘追魂针’,俾集中全力予以扑杀!”“好!你就带一百名弟子去吧!”

  “是!”半个时辰之后,丽丽率领石世杰及一百名高手浩浩的驰到半路,一见二十余名黑衣大汉狼狈奔来,她立即止住身子。

  石世杰忙躬身行礼道:“禀堂主,他们是敝堂弟子!”

  “哼!他们可真命大?”

  说话之间,那二十余人已掠到近前,拱手道:“参见堂主!”

  “嗯!那小子怎么啦?”

  那二十余人互愿一眼,立即由一名中年人恭声道:“那小子尚在镖局中,属下诸人系突破各派高手之包围来此的!”

  “什么?各派高手也来了!”

  “不错!大约有两百余人!”

  “好!石香主,你指挥他们去消灭各派高手,牛尚志,裘必达,你们二人跟本座潜入镖局对付那小子!”

  说完,迳自率领两名大汉疾掠而去。

  石世杰低声吩咐一阵子,百余人立即分成十批疾掠向铁安镖局。

  萧石竹在铁安镖局调息之际,突听厅后远处传来轻细的衣袂破空声音,他立即缓绥的将真气收回“气海

  那声音越来越近,不过,倏地绕向右侧,萧石竹立即缓缓的出金光剑,目光炯炯的盯着厅外。

  来人正是丽丽及那两名大汉,当她们自厅前窗外偷望向厅内,一接触到箫石竹那对火炬般的双目,立即缩下脑瓜子。

  萧石竹低嘻一声,沉声道:“出…来…”

  丽丽略一思忖,朝那两名大汉作了个手势,立即缓缓的走向大厅。

  她刚站在大厅,立即嗲呼一声:“好人!”纤指朝前襟扣结一沾,立即缓缓的除去那排密密麻麻的衣扣。

  双袖摇晃一下,一缕缕粉红色烟袅袅的飘散出来。

  片刻之后,只见她的双臂往外一分,一具成体立即呈现出来,只听她“格格”一笑,立即迈向厅内。

  那套红色劲装亦飘落在地。

  那具成体随着她的扭,不停的散发出人的威力,厅中亦已弥漫着粉红色的烟雾了。

  箫石竹乍闻那声“好人”一见到丽丽的一身红衫,敌意立即消逝,不但立即将金光剑归鞘,而且将它放在几上。

  足尖一点,立即掠向丽丽。

  丽丽暗聚功力于双掌,表面上却仍风情万种的走了过去。

  “拍!拍!”两声,萧石竹的双掌习惯性的抓住“圣母峰”

  丽丽嗲呼一声:“好人,轻点嘛!”双臂立即搂住他的虎背。

  就在这时,突听远处传来一阵惨叫声音,萧石竹不由怔了一下。

  就这一怔之间,丽丽已制住他的麻,得意的格格长笑着。

  厅外那两名大汉不由心中一喜。

  “格格!牛尚志,你们在厅外守着。”

  “是!”丽丽将萧石竹放在地上,一掌封住他的功力之后,出那把金光闪闪的金光剑,得意的放声大笑不已!

  远处不时的传出惨叫声音,丽丽略一凝听,立知‘迫魂针’正在发挥预期中的威力,她立即将金光剑归鞘!

  只见她蹲在萧石竹的身边,迅速的剥光他的衣衫,立即开始把玩那把“剑”准备先乐一下再说!

  她实在太得意了,这一切实在太顺利了!

  只见她轻车简从的跨坐在萧石竹的下身,立即开始玩起“呼拉圈”那“格格…”得意笑声更加的清脆了!

  且说花自从离开萧石竹之后,不到半个时辰,立即与恬恬三女会合,四人串通好“口供”之后,立即入城购马驰回嘉兴。

  她们四人尚未抵达铁安镖局,立即发现人字堂高手正和各大门派高手拚斗得难分难解,四女立即除去面具加入战斗。

  拚斗之中,花一见石世杰刚劈飞一名武当道士,立即掠了过去,道句:“石香主,好功夫,堂主来了没有?”

  石世杰匆匆的向四周一瞥,将她拉到墙角,低声道:“冷副堂主被萧石竹那小子死了,帮主令丽堂主率人来复仇!”

  “丽堂主人呢!”

  “她先去厅中找那小子了!”

  花心中一震,忙道:“那小子武功高强,恐怕…”

  “嘿嘿!我方才偷瞧了一下,牛尚志及裘必达站在厅外,厅中不时的传出丽堂主的笑声,她正在乐着哩!”

  花心中一震,忙道:“听说那小子很门,我去瞧瞧!”

  “嘿嘿!孙悟空纵有七十二变,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掌心,那小子这次死定了!”

  “不!很难说,我去瞧瞧!”

  说完,匆匆的掠入院中。

  她刚驰距牛尚志二人三丈外,立听牛尚志沉声道:“花香主,堂主正在厅中办公,请你暂时止步吧!”

  “不!本座奉帮主重要口谕,必须面见丽堂主!”

  “这…”倏听厅中传出丽丽的略声音道:“花香主,有事吗?”

  花立即扬声道:“禀堂主,冷副座遇害,章益强目前正在十余里外与本帮弟于拚斗,奉帮主口谕,请您率人前往支援!”

  “这…你稍候片刻!”

  一阵悉索穿衣声音过后,丽丽已挟着萧石竹掠出厅,只见她将他掷向牛尚志,同时将金光剑负于背后。

  倏听“卡!卡!”两声,花朝牛,裘二人各出一蓬毒针,然后,斜掠上前抄住了萧石竹。

  事出突然,牛裘二人立即中针倒地。

  丽丽叱声:“人!”立即疾退而去。

  她刚退出十余丈,突听一阵“卡…”声响,三篷毒针面疾而来,吓得丽丽忙挥掌同时朝后闪避。

  “卡!”声音响个不停,一蓬蓬毒针疾向丽丽,她拚命的向后暴后,木无暇察看是那些人在暗中搞鬼。

  好不容易等到那些要命的“卡…”声响结束及毒针未再出之后,她已被迫退到大厅前面了。

  目光一见远处掠起的三道人影,她认出恬恬,立即厉吼一声:“人!”身子迅速的朝前去。

  双方距离三四十丈,当她追到后院之际,只见恬恬掷出两把短匕之后,立即迅速的掠出圈外。

  丽丽取出金光剑挥开那两把短匕,再度疾驰而去。

  倏听第三进房中传出一声厉嗥,丽丽神色大变,顾不得追杀恬恬三女,立即疾驰入林中

  她刚隐妥身子,倏见萧石竹似“天马行空”般飞掠出墙外,双目朝四周一阵张望,鼻翼立即一阵翕张!

  半晌之后,他立即扑向丽丽隐身之处。

  双方相距四十余丈,丽丽想不出他为何能找到自己,急迫之下,她立即提聚功力于双掌,准备一拚。

  方才,萧石竹的道被花解开之后,刚欣喜的道声:“…花…号…人…”立听花催促道:“好人,后面,快去。”

  说完,她已疲累的靠在壁旁休息了。

  萧石竹追出墙外,正在发愁找不到人之际,突见金影一闪,他在欣喜之下,当然要去抢回金光剑了。

  他刚扑入林,立听一阵“卡…”轻响。

  他正在挥掌闪退之后,立即夺路而逃!

  那知,她刚奔出二十余丈,人影飘闪之中,恬恬三人已经现身阻挡,一阵掌劲旋滚之中,丽丽立即被退三步。

  只见她厉吼一声:“人!”立即疾挥金光剑。

  左臂挥劈之中“追魂钉”不停的发着。

  两声闷哼之后,月眉及恬恬立即中针倒地。

  丽丽冷哼一声,正再度攻击之际,倏听一声厉嗥,一缕指风已经疾向她的背后,吓得她慌忙向前掠去。

  “拍!”一声,地上立即溅起一蓬碎土。

  她尚未站稳身子,萧石竹的掌劲已疾涌而至,得她慌忙斜里侧滚而出“轰…”声,地上立即出现一个深

  她顾不得挥开溅而来的砂士,不停的向外滚动着。

  萧石竹左掌狂劈,右手猛点,存心不让她再混下去。

  “砰!”一声,丽丽左掌结结实实的向一棵大树,身子借反震之力疾速倒而出,险又险之的避开致命一击。

  她甫落地,正弹身而起之际,倏听“拍!”的一声,玉秋已及时将一把短匕钉在她的腹间,疼得她“哎唷!”一叫。

  身子立即随声坠地。

  “轰!”一声爆响,只听她惨叫一声,腹之间已被劈中,鲜血朝外一,她立即应声“隔”!

  玉秋松口气,立即掏出药丸及小磁石解救恬恬及月眉二人。

  萧石竹夺回金光剑及剑鞘,关心的道:“恬…恬…月…眉…”

  玉眉含笑道:“没事,你快去杀!”说完,朝前院一指!

  萧石竹道声:“号!”立即仗剑疾驰而去。

  此时,群豪巳经被毁去十之七,八,仅剩三十余人与七十余名黑衣大汉厮拚,情势岑岑可危。

  石世杰诸人虽然己经将“追魂针”发完毕,可是,由于占了人数上的优势,立即全力抢攻,准备凿出“全垒打”

  倏听一声厉嗥,石世杰诸人心中一阵惴然,抬头一见萧石竹已经仗剑疾扑而来,不由自主的神色大变。

  石世杰只好硬着头皮吼道:“围住他,他…”

  说完,立即仗剑疾冲而去。

  一声:“速霸啦!”厉吼之后,金芒一扫,石世杰立即身暴退,另外一名黑衣大汉却“中了弹”被扫中了右肩。

  萧石竹落地之后,似虎入羊群般掌剑齐施,大肆杀戮!

  “砰…”之中,他虽也中了数掌,不过,由于护身罡气之妙用,他只踉跄晃身,内腑却是丝毫无损。

  那些黑衣大汉就不一样了,无论是被金光剑扫到,或是被掌劲劈到,一律惨叫连连以及倒地翻滚。

  群豪见状,立即退到一旁,一边观战一边拦截逃去之人。

  萧石竹挨了揍,虽然只是皮之伤,却已被起怒火,一阵阵“速霸啦”吼叫声中,全身功力尽情发挥了。

  金色剑芒自剑尖疾吐出尺余长,挥扫之处,似拉枯扯朽般杀得石世杰诸人只有闪避一途,根本不敢妄想要还击了。

  群豪见状,趁机猛打落水狗,专门找那些被震飞出去的老兄动手,不到半个时辰,铁骑帮这一方只剩下十余人了。

  萧石竹杀得正过瘾,好似鬼魅般追杀之中,只听石世杰惨叫一声,双膝被剑芒一扫,立即“搬家”了。

  “轰…”一声,他的脑瓜子立即被劈成粉碎,红白之物飞扬之中,群豪瞧得心中一凛,立即偏首闭目不敢再瞧下去。

  那十二名黑衣大汉立即趁机疾冲而去。

  萧石竹喝声:“速霸啦!”立即挥剑追去。

  群豪纷纷劈掌拦截,甚至连暗器也出动了。

  不到盏茶时间,那十二人已经被摆平在地,萧石竹“哈…哈…”一笑,喝声:“速霸啦!”立即疾入院中。

  半晌之后,只见花掠到墙外,取出四个瓷瓶及四粒小磁石,交给一名中年道土,道:“道长,速用此药救治伤者吧!”

  那名道士沉声道:“你究竟是敌是友?”

  花含笑道:“道长后遇见天剑道长之时,自会得到答案,请您别拖延时间了!”说完,将它们放在地上迳自掠回院中。

  黄昏时分,各派掌门人率领四百余人浩浩的来到铁安镖局外,只听丐帮帮主池浩天朗声道:“弟子池浩天请师叔赐见!”

  萧石竹及花四女正在厅中用膳,闻言之后,不由一怔!

  萧石竹楞人楞福,浑然不知!

  花四女不敢相信辈份甚尊的丐帮帮主居然会尊称萧石竹为师叔,因此,不约而同的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神箫丐与群豪等候盏茶时间之后,立即低声道:“禀帮主,小师叔可能不习惯这个称呼,可否由我以箫音一试。”

  “好吧!”

  神箫丐将箫凑近嘴旁,袅袅的吹出一阵子箫声。

  果见人影一闪,萧石竹已自厅中疾掠而出,神箫丐含笑将箫系在间,立即与池浩天拱手唤声“师叔!”

  另外八十余名中年叫化立即跟着齐声喝道:“参见师叔祖!”

  这宏亮的声音,虔诚的神情,立即使群豪肃然起敬!

  萧石竹掠到神箫丐及池浩天的身前“哈…哈…”一笑,立即拉着他们朗声道:“你…们…号…进来…坐…”

  池浩天含笑道句:“谢谢!”立即招呼各派掌门人入内。

  花四人恭立在门口,只听花脆声道:“恭诸位掌门人!”

  少林古空大师宣声佛号,道:“女施主义勇可嘉,贫僧佩服!”

  “掌门人缪赞了,请进!”

  入厅之后,众人公推萧石竹坐上主位之后,依序坐下。

  花四女站在萧石竹的椅后,只听花歉然道:“晚辈能力菲薄,致令百余名英雄丧命此地,甚感歉疚!”

  古空大师忙双掌合什道:“阿弥陀佛!女施主太客气了,贫僧已略悉今之事,若非女施主诸人,群雄势必要悉数丧生于此。”

  花长吁一口气,道:“铁骑帮经此一役,不但折损二百余名高手,连副帮主及一名堂主亦已授首!”

  众掌门人不由神色一喜。

  花含笑低声补充道:“萧公子不但毁去千面狐,而且已救醒章大侠,此事尚祈各位掌门人暂为保密!”

  众掌门人欣喜的频频颔首不已!

  只听花续道:“铁骑帮目前只剩下一名帮主,一名堂主及两百余名高手,正是诸位围剿之良机,请诸位多加参考,晚辈告退!”

  说完,与恬恬三女就告退回避。

  倏听古空大师慈声道:“阿弥陀佛,请四位留在此地惠提宝贵意见。”

  “这…不大妥吧!”

  “阿弥陀佛!四位出污泥而不染,贫僧甚为敬佩,岂有怀疑之理。”

  其他各派掌门人亦纷纷出言慰留。

  花四女激动得双目含泪,几乎哭出声来。

  突听神箫丐含笑问道:“四位可有魔鬼杀手之消息?”

  此事乃是群豪最关心之事,因此,他们立即紧盯着她。

  花含笑道:“请诸位别担心魔鬼杀手,他似乎与萧公子有点关系哩!”接着,低声将镇江铁塔前之事略述一遍!

  众人听得啧啧咋奇,频频望向萧石竹。

  箫石竹“哈…哈…”一笑,道句:“义…父…义母…”立即竖起右手拇指含笑道句:“号…很…号…”

  古空大师宣声:“阿弥陀佛!”道:“想不到萧公子竟能感化魔鬼杀手,合该武林振兴有望,天下苍生有救!”

  众人亦欣喜的互相道贺着。

  半晌之后,只听花脆声道:“诸位不妨以此处为据点,先探听铁骑帮的行动之后,再作围剿的打算!”

  古空大师颔首道:“有理,铁骑帮总舵的机关埋伏极多,叉有歹毒的‘追魂针’,本盟确需详加计划!”

  这一计划,立即又等候了一个星期。

  因为,据前往探听敌情之人回报,铁骑帮一直石门紧锁,四周埋伏全部启动,根本无法接近一里内。

  这天一大早,群豪正在大厅会商对策之际,突见乔弘,天德大师及梅瑶萼三人联袂抵达,立即恭入厅。

  萧石竹唤声:“娘!”立即紧紧的跟在梅瑶萼的身边。

  梅瑶萼朝各派掌门人行过礼之后,立即含笑走向花四女。

  花四女紧张的敛衫一礼,齐声道句:“参见梅女侠!”

  梅瑶萼一一上前牵起她们,同时柔声唤道:“花儿,眉儿,秋儿,娘以你们为荣,快点起来吧!”

  花四女感动得双目含泪,身子轻颤不已!

  梅瑶萼含笑道:“娘已由丐帮弟子传来的消息之中,知道你们的伟大表现,咱们到别处聊聊吧!”

  说完,迳自走向厅外。

  她们五人离去之后,乔弘立即含笑道:“哇!黎明即将来临,各位怎么还愁眉苦脸的呢?傻,有够傻!”

  他的辈份高于现场诸人,训得诸人讷讷无言!

  天德大师起身合什朝诸人一礼之后,歉然道:“阿弥陀佛!劣徒被心智,造了不少杀孽,贫僧愿接受惩罚!”

  古空大师肃然道:“阿弥陀佛!”章施主为伸张武林正义,不幸被受制,本盟岂能怪他,请大师勿将此事放在心中。

  各派掌门人亦纷纷表示谅解之意!

  天德大师感激万分的道:“阿弥陀佛,多谢各位的海涵!”

  乔弘肃容道:“章大侠在神智恢复之后,当场就要自尽谢罪,经老化子与和尚劝了一天一夜之后,方始打消死念。”

  “今午,章大侠将与魔鬼杀手驾鹤进入铁骑帮总舵与符二一决死战,万一事败,他求仁得仁,死而无憾!”

  “若能侥幸成功,章大侠将剃度出家,以余生之年维护武林正义,老化子相信各位一定会成全他的!”

  说完,肃然盯着诸人。

  诸人肃然起敬,纷纷颔首不已。

  立听池浩天问道:“师父,夺命一郎怎会与章大侠合作呢?”

  “哇!你可真会发问呀!对不起,不能说!”

  诸人不由一怔。

  突贝乔弘微微一笑,道:“老化子曾经答应夺命一郎夫妇不能说出他们的秘密,以免影响他们后半辈子的清静日子。”

  一顿之后,只见他掏出一封厚甸甸的信柬,道:“不过,为了表扬他们的知过能改精神,老化子将事情经过写了一份报告,你们轮瞧一瞧吧!老化子可要特别的声明一点,老化于并没有说喔!呵呵!小兄弟,来!”

  说完,牵着萧石竹走了出去。

  那封信包括了夺命一郎的坎坷身世,与梅瑶萼的一段孽缘和他被萧石竹以“梵呗大法”恢复神智的经过。

  诸人凑近瞧完之后,情不自的连连叹息不已!

  只听天德大师肃然道:“萧公子实在是一位传奇人物,若非有了他,当今武林已是铁骑帮的天下了。”

  诸人深表同感的颔首不已。

  只听古空大师肃然道:“阿弥陀佛!贪僧想提名萧公子提前接掌本盟,不知各位有否异议?”

  华山掌门蓝时义首先大声附议。

  其他各派掌门人亦纷纷表示赞成。

  天德大师肃然道:“乔老施主曾当着梅女侠之面提过此事,梅女挟却以萧公子太过楞直予以婉拒此事。”

  古空大师忙道:“阿弥陀佛!以萧施主的聪才智,加上梅女施主的丰富经验,此事并不足虑!”

  天德大师肃然道:“阿弥陀佛!贫僧曾静思铁骑帮能够肆江湖的主要原因,乃是本盟太过于自大之故。”

  “尤其各大门派之年青一辈,甚多仗艺凌人,不思进武功,动辄聚众械斗,致使铁骑帮有可趁之机。”

  “萧施主年青识浅,又太过于楞直,诸位可以体谅他,年轻的一辈恐会不服他,反而不是武林之福!”

  古空大师立即肃容道:“阿弥陀佛,大师所言,句句鞭群入理,贫僧深有同感之余,亦深感歉疚!”

  “敝派此次清理那批叛徒之后,已饬令年轻一代弟子重入藏经阁苦修,但愿能再启灵智,改变气质!”

  天剑道长接道:“无量寿佛,铁骑帮血洗武林,已令本盟所有之人痛加检讨,理当不会有人不服萧施主。”

  其他各派的掌门人纷纷支持此项论点及保证所属弟子,若有不服之人,一定会按派规予以严惩。

  天德大师欣慰的道:“贫僧能够耳闻这席话,深信今后无论是谁出任武林盟主,一定可以顺利的维护武林和平的。”

  古空大师宣声佛号颔首道:“不错,经此一劫,武林会有一番新气象,不过,尚祈大师鼓励萧施主接掌盟主之职。”

  “这…贫僧…”

  倏听厅外传来呵呵一笑,只见乔弘牵着萧石竹边走入厅边道:“哇!你们居然动起老化子小兄弟的脑筋啦!”

  诸人面上一臊,一时无法接腔!

  乔弘与萧石竹入座之后,朗声道:“老化子也掌过一任盟主职务,那是一件苦差事,大师,对不对?”

  古空大师忙颔首道:“正是!”“老化子及少林各有一大批弟子可供驱策,仍然累得要死,老化子这个小兄弟只有一人,怎么搞吗!”

  诸人立即低头不语。

  “哇!老化子知道各位皆是忧心武林大事,才会打破前例要支持小兄弟出任盟主,因此,老化子想了一个好点子…”

  说至此,倏然住口盯着诸人。

  诸人立即皆注视着他。

  乔弘微微一笑,道:“目前各派的年轻一代不乏根基不错之人,只要各派提供十人,组成联军由小兄弟指挥,老化子就支持此事!”

  古空大师立即应道:“阿弥陀佛,老施主此案立意甚佳,贫僧愿意派出三十名弟子,以弥补其他各派不足之人数。”

  龙头老大赞成了,其他诸人当然也支持了!

  “呵呵!好!只要铁骑帮一灭,老化子就来筹划此事!”

  铁骑帮总舵,符二的豪华密室内,加过“夜班”的符二仍在呼呼睡,赤身体躺在他身边的娇娇却仔细的打量着那张豪华的软榻。

  符二自从获悉丽丽亲自出征铁安镖局全军覆没以后,立即下令封住石门,启动四周的机关埋伏。

  他要等柔柔及夺命一郎同来再决定反攻之事。

  古人有云:“黄连树下,苦中作乐”符二在受刺之余,一天到晚躺在密室中,搂着娇娇纵情行乐。

  娇娇投其所好,将他服侍得“美”暗中却在寻找控制炸药之枢纽,以便在杀死符二之后,能够放心的坐上帮主宝座。

  她明知枢纽在密室中,可是,她用尽心机寻找了五,六天,却一直没有着落,焦急之余,真想制住符二拷问一番。

  可是,她心知符二乖戾成,为了避免他走上同归于尽之路,她只好耐看子,暗自摸索寻找。

  她正在想得出神之际,突觉一只怪爪探上右峰,她刚低呼一声,立听符二声道:“宝贝,你在想什么?”

  “格格!人家正在想你昨夜那招‘回马’,差点顶得人家酥骨销魂,哎唷!别再拨人家了嘛!”

  说完,轻轻的一推那只怪爪。

  符二一笑,倏将怪爪一移,迳自侵入区,施展起“弹指神功”一阵子胡捻扣轻捏不已。

  “格格!不要嘛!人家受不了啦!”说话之中,双掌一阵子推,有意无意的在重炮阵地轻推着。

  盏茶时间之后,符二再度“出炮”了。

  你攻我守,你守我攻,南北师对抗,一时炮声隆隆,好不热闹。

  娇娇好似疯狂般在那张软榻上大肆活动着!

  当符二“喔…”连声完货之后,娇娇如释重负的朝壁上那幅“虎啸中原”的大刺绣靠去。

  符二神色大变,急忙将她拉入怀中。

  他似知了机密,立即贪婪的抚摸着她的体。

  娇娇心中暗喜,立即也热烈的温存着。

  好半晌之后,两人方始依依不舍的分开身子。

  娇娇打开木盖,汲出温水服侍他洗过“鸳鸯澡”之后,方始一扯墙旁的细绳,片刻之后,门外立即传出一阵必剥敲门声音。

  娇娇开启密门,将门外的食盒提入房中,立即服侍符二用膳。

  符二一上桌,连干三杯酒之后,立即将右拳在桌上一拍,恨恨的道:“人,你如果敢下那笔财物,本座非活剥了你不可!”

  “帮主,柔护法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啦!”

  “哼!那丫头鬼得很,这些年来又一直在惠州,山高皇帝远,目前本帮元气大伤,她一定会另生异心的!”

  “帮主,咱们何不移到惠州去!”

  “本座正有此意,不过,在离此之前,必须毁去那个臭小子以及那批自命清高之人,方能吾心中之恨。”

  “可是,那小子门得很哩!”

  “哼!你放心,只要柔丫头他们一回来,本座就约那小子及那批人来此决战,届时,轰轰声中,嘿嘿嘿!”

  娇娇总算明由符二是要以夺命一郎为饵,趁机除去萧石竹诸人,立即格格笑道:“好主意,帮主,您真高明!”

  “嘿嘿!届时,咱俩共享富可敌国的财富,过着只羡鸳鸯不羡神仙的日子,不是逍遥的吗?”

  娇娇贴上他的身子,抚媚的道:“帮主,谢谢您的恩宠,干杯!”

  符二得意的哈哈一笑,魔爪在她的脯一掏,立即干杯。

  在娇娇甜言语哄骗之下,符二喝得微薰,抓住她的衣襟,用力一撕,哈哈笑道:“宝贝,你是天下第一富婆啦!”

  说完,将头栽在双峰间贪婪的着。

  娇娇格格连笑,一边微微挣扎,一边替他宽衣解带。

  半晌之后,炮声再度响起了。

  一番狂风暴雨之后,符二呼呼入睡了。

  娇娇轻轻的拂过他的“黑甜”将他制昏之后,立即注视着壁上那副刺绣,这一注视,她不由失声叫道:“原来如此!”

  只见那对虎目之中微微凸起两处,她悄悄的掀起刺绣,立即发现在虎目之后,有两个小圆纽。

  右圆纽之旁刻有一个“快”字,左圆纽之旁刻着一个“慢”字,娇娇颤抖着右手,放回刺绣之后,嘴角立即浮现冷笑。

  她立即一边清洗身子,一边思忖该如何进行下一步骤?

  突听挂在榻右的铜铃传来一阵“叮当”声音,娇娇立即凝视着铜铃。

  铜铃忽快忽慢的摇晃一阵子之后,终于停了下来。

  “哼!柔丫头,你回来得正好!”只见她匆匆的擦净身子,取出另外一套红衫穿上身之后,立即轻摇符二,同时轻声道:“帮主,柔柔他们来了!”

  符二瞿然一醒,问道:“真的吗?”

  “属下怎敢瞒骗帮主呢?”

  符二一笑,立即跃下榻。

  娇娇替他穿衣打扮妥之后,打开秘门,陪着他登上石级。

  半晌之后,二人已自议事厅之后走了出来,只见三名中年大汉恭敬的自座椅上起身拱手道:“参见帮主!”

  符二轻嗯一声,声道:“三位堂主请坐!”

  说完,大刺刺的坐在椅上。

  娇娇立即陪坐在左侧那张空椅上。

  只见右侧首座那位大汉恭声道:“禀帮主,柔护法带着他们二人回来了,目前正在厅外候传!”

  符二神色一喜,口问道:“章益强也回来啦!”

  “是的!”

  “宣!”

  那名大汉立即朗声道:“奉帮主口谕柔护法入厅晋见!”

  厅外立即传来柔柔的脆声道:“遵旨!”

  一阵轻脆的声音过后,果见谷云峰及章益强神色木然,并肩跟在柔柔的身后,沉稳的步至大厅当中,方始停身。

  柔柔躬身一礼,道:“参见帮主!”

  “嗯!柔护法,请坐。”

  柔柔应声:“是!”立即步向下首空位。

  倏听符二沉声道:“柔护法,你走错地方了。”

  说完,指向他右侧那张空椅。

  柔柔怔了一下,忙道:“禀帮主,属下何德何能,怎可坐上那张椅子!”

  “嘿嘿!本座现在宣布你为本帮总护法!坐!”

  柔柔恭声道句:“多谢帮主的提拔!”立即稳步行去。

  谷云峰及章益强不约而同的心中暗道:“天赐良机,符二,你真是自找死路!”立即木然的跟着她走了过去。

  柔柔刚坐下,谷云峰二人立即木然的站在她的椅后。

  “嘿嘿!总护法,你是如何找到章益强的?”

  “禀帮主,属下今晨路过镇江发现他与十余名丐帮弟子在厮拚,立即指挥魔鬼杀手与他联手除去那十余人!”

  符二立即得意的哈哈大笑着!

  “嘿嘿,总护法,你方才返此之际,可有发现铁安镖局易主了?”

  “是的!大约有四,五百名对方好手聚集在该处。”

  “嘿嘿!全是一批不知死活的家伙,路堂主。”

  坐在右侧首座上那名大仅立即起身应道:“属下在!”

  “路堂主,你速派人赴铁安镖局吩咐那批家伙在黄昏之时到此一决死战!”

  “是!”“靳堂主,堂主,吩咐弟兄们好好休息一番,准备晚间歼敌!”

  “是!”那三名堂主甫退出厅,突听一阵尖厉的竹哨声音自远处疾传而来,符二神色一变,喃喃自语道:“难道是他们攻来了!”

  他正低头思忖之间,倏觉左肩井一疼,抬头一见谷云峰的右掌已扣住自己的左肩,不由失声的叫道:“柔丫头,你搞什么鬼?”

  他的声音方歇,立听娇娇闷哼一声,目光一瞥,立即发现章益强已经左掌抓住她的左肩,右掌贴住她的天灵,不由神色大变。

  柔柔格格一笑,道:“符二,很意外吧!”

  说完,右掌疾拍向符二的“气海

  “叭!”的一声,符二立即惨叫出声。

  厅外立即涌入那三位堂主及二十余名大汉。

  谷云峰闪到符二身前,喝声:“站住!”之后,右掌飞快的在符二的前大疾拍数掌,然后,一掌捏下他的下颚。

  那些大汉立即站在原地“欣赏”符二那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全身肌颤抖.冷汗直的痛苦模样。

  倏听娇娇喝道:“柔柔,你知道此地埋有炸药之事吗?”

  “哼!毋须你提醒,符二自会吐出枢纽之所在的!”

  只见章益强冷哼一声,双手食中二指朝娇娇的双肩一捏,疼得她立即叫道:“松手,我知道枢纽之所在,我说!”

  章益强立即将手一松。

  倏见浑身不断颤抖的符二在一个大震之后,左脚使出全力朝椅柱一踹“轧!”的一声,那三张座椅倏地朝地下陷入。

  章益强伸手疾抓,却只抓到一撮娇娇的头发。

  谷云峰伸手抓起由椅上疾跃而出的柔柔,由于下堕之速甚疾,他不但抓个空,而且立见三道铁板封住了缺口。

  他急忙运聚全身的功力于双掌,朝一道铁板一劈。

  “轰!”一声剧响,那道铁板却只凹下分余。

  一阵“刷…”轻响之中,自两侧壁间疾出一连串的强弩,所幸他俩二人功力不凡,立即跃落到厅中央上。

  那二十余人立即疾攻而上。

  谷云峰怒吼一声,尽展“雷火霹雳掌”及施放“蛇头蝎尾针”刹那间,立即放倒五名大汉,骇得他们慌忙向外逃去。

  谷云峰正再度扑向台上,突听章益强喝道:“谷兄,速退!”

  谷云峰刹住身子,道:“可是,柔妹她…”

  “谷兄,大嫂至今未出,可能已经陷入机关之中,小心符二会启动炸药!”

  “不…没人能解开我的独门制手法。”

  “谷兄,你别忘了还有娇娇那魔女。”

  “这…”“谷兄,你别忘了大嫂方才的吩咐。”

  “我…”

  章益强见他低头沉思,立即弹出一缕指风,制住他的麻,将他朝手中一挟,疾掠出厅,跃上屋顶之后,立即仰首长啸。

  一声鹤唳之后,在半空中盘飞的大鹤疾而来。

  章益强甫掠上鹤背,立即听见一阵震天爆炸巨响,大鹤吓得更使出吃的力气向高空疾而去。

  谷云峰长豪一声:“柔妹…”立即偏头晕倒。

  原来,符二启动开关向下一沉,那三张椅子迳自降入符二的密室中,符二由于道受制,居然掉落在地上且即晕不醒。

  娇娇刚掠下椅,一见柔柔也掠起身子,她立即出一蓬毒针,同时掠上榻。

  只见柔柔诡异的飘身一闪,不但闪开那篷毒针,而且,在娇娇闪身之际,结结实实的在她的“志堂”劈了一掌。

  “砰!”一声,娇娇立即摔落在榻上。

  柔柔顾不得查看娇娇的死活,立即寻找出路。

  娇娇连吐三口鲜血之后,艰困的爬到那副刺绣旁,只见她伸出颤抖不已的双手,缓缓的移向那对虎目。

  当柔柔找到密门按纽之际,回头一见娇娇正按向那对虎目,她直觉的意识到那对虎目必是炸药的枢纽,不由魂飞魄散。

  只听她尖叫一声:“不要!”立即朝娇娇疾劈出一掌。

  “轰!”一声,娇娇应掌而亡,不过,她的双掌也重重的接上那对虎目“轰隆”一声,密室立被炸碎。

  章益强在半空中目睹一道道的硝烟及残肢断臂冲天而起,在大骇之余,立即庆幸自己能够及时身。

  大鹤在惊慌之下,奔命的振翅疾飞。

  冷气拂面之下,谷云峰悠悠的醒转过来,当他发现自已躺在神色木然的章益强之怀中时,立即坐起身子。

  “谷兄,你醒了!”

  谷云峰朝下一瞧,由于大鹤已经疾掠出甚远,他根本没有发现爆怍实况,急忙问道:“章兄,你有没有发现内人?”

  章益强神色木然的道:“毁了,全毁了!”

  谷云峰神色一惨,再度厉嚎一声:“柔妹!”

  大鹤受此一惊,疾速向下坠去。

  章益强见状,神色大变,忙喝道:“谷兄,准备应变。”

  谷云峰喃喃自语道:“让我摔死吧!”

  章益强知他所受刺太深,一时难以劝他,立即朝他的“黑甜”一拂。准备挟着他翻掠离开鹤背。

  所幸大鹤在距地面五十余丈处,倏地昂首展翅斜飞而出,经过一阵晃动之后,立即勉强停落在一处荒凉地带。

  章益强挟着谷云峰掠下鹤背之后,立即解开他的道。

  谷云峰唤句:“柔妹!”醒来之后,一见自己置身于荒凉之处,立即问道:“章兄,此处是何地?”

  “好似大漠边缘!”

  “大漠!哈哈,好一个大漠,昔年我污了梅姑娘,险些害她命丧大漠,想不到我今会来到大漠,真是报应!”

  “谷兄,别悲观,咱们尚有大鹤可代步。”

  “可能吗?你瞧它一直爬不起来!”

  “不碍事,它是惊骇过度,只要休息一阵子就可以恢复过来的!”说完,取出一个瓷瓶走向大鹤。

  只见他倒出三粒绿色药丸入大鹤口中之后,转身含笑道:“谷兄,不出一个时辰,它就可以复原了!”

  “唉!章兄,你今后有何计划?”

  章益强肃容道:“家师已应允替小弟剃度,小弟为了弥补前过,决心以苦行僧方式,在有生之年维护武林正义。”

  谷云峰听得肃然起敬道:“小弟可否有幸跟随呢?”

  “这…谷兄,你忘了大嫂在途中所吩咐之事吗?”

  谷云峰自怀中掏出一张纸,瞧了半晌之后,含泪道:“内人一定早有预感,所以才会将这份藏宝图交给小弟。”

  “小弟打算将此图交给竹儿,让他济助各大门派及这些年被小弟杀害死者之家属及后人,以略赎罪过。”

  “谷兄,你这份视财物如粪土的精神,委实令人敬佩!”

  “章兄,你缪赞了,小弟愧不敢当!”

  倏听“呱!”的一声清响,那只大鹤已经站起身子。

  “章兄!你的灵药可真管用哩!”

  “谷兄,咱们走吧,免得大伙儿担心。”

  “章兄,你尚未答应让小弟跟随之事哩!”

  “这…可否由家师来决定此事?”

  “好吧!走!”

  一声鹤唳之后,大鹤冲天飞起,迅即平稳的飞向中原。

  黄昏时分,大鹤驮着他们二人飞到了铁安镖局上空,只见灯火通亮,谷云峰轻轻一拍鹤首,道句:“下去吧!”

  大鹤长唳一声,立即盘旋飞下。

  两人刚跃落在铁安镖局大门外,立即听见一阵如雷的掌声,二人木立当场,双眼已浮现泪光。

  一声“义…父…”朗喝之后,萧石竹已经紧紧的握着谷云峰的双手,泪水竟然簌簌直

  谷云峰咽声唤句:“竹儿!”立即将他抱入怀中。

  男儿有泪不轻弹,历劫重生的谷云峰放声大哭了!

  章益强频频擦泪,抑制不哭,偏偏那泪水好似水管破裂般不停的往外冒,他终于也捂脸暗泣了!

  堂堂的武林才子及令人闻名变的夺命一郎居然会当众失态,在场四五百名群豪,立即为之一阵辛酸。

  突听一声暴吼:“哇!”众人只觉双耳生鸣,立即神智一清,循声一瞧,立即发现是乔弘的杰作。

  乔弘神光炯炯的扫视众人一眼,喝道:“谷云峰,卸去易容。”

  谷云峰身子一震,轻轻的推开萧石竹,双掌朝脸部一阵之后,立即现出那张又白晰,俊逸的面孔。

  乔弘立即又喝道:“各位,老化子替你们介绍一下,他就是被铁骑帮去神智,杀死了你们亲友的魔鬼杀手夺命一郎谷云峰。”

  群豪立即一阵动。

  各派掌门人立即朗声喝叱派中高手肃静。

  乔弘立即又喝道:“各位,他就是老化子的小兄弟萧石竹的亲生父亲,也就是…各位最敬爱的一位女侠之未拜堂郎君。”

  众人悄悄的瞄了木立在乔弘身边的梅瑶萼一眼,立即低下头。

  乔弘又喝道:“各位,请你们想一想,如果没有萧石竹,你们今还能站在此地吗?如果没有谷云峰及章益强冒死深入铁骑帮总舵引爆炸药,你们有办法除去铁骑帮吗?你们还要计较谷云峰及章益强在失去神智之中所造成的血债吗?”

  古空大师立即沉声道:“少林愿意尽弃前隙!”

  华山掌门蓝时义立即朗声道:“在下代表华山支持古空大师的主张!”

  其余各派掌门人纷纷表示支持。

  群豪亦齐声表示支持。

  “哇!好!你们既然上路,老化子当众请教梅女侠,请问,你是否同意令郎接任武林盟主之职务。”

  梅瑶萼立即低头不语。

  “哇,梅女侠,老化子的小兄弟的娘,老化子叫你‘伯母’吧!老化子快要说破嘴了,慈悲一下,点点头吧!”

  “前辈,你别折煞晚辈,求求你!”

  “那就快点头呀!”

  “男主外,女主内,请您去问竹儿之爹吧!”

  谷云峰台闻言,身子立即一晃!

  乔弘神色一片惊喜,大吼道:“谷云峰!”

  “有!”

  “谷云峰,快点头呀!”

  谷云峰又应声:“有!”立即拚命的点头。

  乔弘呵呵一笑,牵着羞郝低头的梅瑶萼走向大门,同时朝萧石竹传音道:“小兄弟,把义父拉过来。”

  萧石竹欣喜的点点头,立即牵着惊喜万分的谷云峰走进大门,群豪立即含笑鼓掌不已!

  谷云峰一握上梅瑶萼的柔夷,身子一震,唤声:“萼妹…我…”双膝一屈,竟然当众跪了下去。

  “哇!‘惧内公会’又增加一名会员了。”

  群豪立即哄然一笑!

  —全书完—
上一章   千面情狼   下一章 ( 没有了 )
神仙老虎狗玉壶舂(新)红粉陷阱金戈不败怪童闹乾坤玉壶舂独步香尘豆腐大侠忍者龟情海索魂
琥珀小说网提供《千面情狼》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小说《千面情狼》最新章节第一八章金光闪闪美少年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阅读清爽无弹窗,若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千面情狼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琥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