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小说网为您提供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小说神仙老虎狗最新章节
琥珀小说网
琥珀小说网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琥珀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神仙老虎狗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36  时间:2019-9-9  字数:16258 
上一章   第十八章 一龙五凤羡煞人    下一章 ( 没有了 )
  雷浣波一见是恩师来临,慌忙爬起身子,忍着下身之裂痛,趴伏在榻上,恭声道:“师父…”

  那师太呵呵笑道:“波儿!起来穿上衣服吧!”

  说完,身子飘到窗前,瞧着院中之尸体,暗暗叹气。

  沈贤一见这位令人肃然起敬的师太,立即收起放之心,着好衣衫,另又取过阿凤、阿娇及老鸨衣衫覆于她们身上。

  只听白衣少女脆声道:“师父,你不是不履红尘了吗?”

  “波儿,莫非你不为师的来此!”

  “师父,你怎么和波儿开这种玩笑了呢?你这位‘活神仙’能够佛驾来此,实乃是雷家之莫大机缘!”

  那师太瞄了沈贤一眼,笑道:“波儿,真正的‘神仙’是他才对!”

  雷浣波一见师父指着自己的仇敌,心中不由一怔!

  沈贤却暗暗一震“哇!这个师太真有几把刷子,居然知道我的别号就是‘神仙’,看样子今天不大好过关哩!”

  师太浅浅一笑,道:“沈公子,贫尼柳叶,请多指教!”

  说完,合什一礼!

  沈贤慌忙躬身一揖,道:“前辈,你是世外高人…”

  柳叶师太正道:“沈公子,若论武功,你是一代界人‘黄龙子’之徒,不知道要高出贫尼多少倍?”

  沈贤这下心服口服啦! “哇!这个师太实在厉害,居然晓得‘黄龙子’前辈的法名,看样子对自己友善的哩!”

  当下恭声道:“哇!前辈仙风道骨,沈贤岂可无礼!”

  雷浣波惊呼道:“沈贤?你就是沈贤?”

  沈贤点点头道:“不错,在下正是沈贤,别号‘神仙’!”

  雷浣波陡然想那句“见贤思齐”娇面生霞,低垂了头。

  沈贤见状,正在莫名其妙之际,耳边陡闻:“沈公子,你看波儿人品如何?”

  沈贤只觉头皮一麻,暗忖:“哇!麻烦的事情来了,怎么办?”表面上却传音道:“前辈,令徒人间绝,可是…”

  柳叶师太续传音道:“沈公子,仇宜解,不宜结,何况波儿之祖并非昔年血案之元凶,况且波儿已决心为先人承过!”

  沈贤道:“哇!元凶是淮?”

  “自令祖负伤逃去不到一个月,‘逢院’主人及家人便被那些‘杀手’杀死,贵重家产亦被洗刮一空!”

  “哇!请神容易,送神难!报应!”

  “波儿之祖父原是‘逢院’之保镖,他与红继续经营‘逢院’,虽然赚了不少银子,可惜均不得善终!”

  “哇!前辈,我答应接纳令徒,可是雷氏父子作恶多端,为了钱财,居然勾结外人残杀自己人,我…”

  “沈公子,你放心!恶人自人恶人磨,用不着你动手的!”

  沈贤心知柳叶师太,必然精通易卦算之术,否则不会知道‘黄龙子’与自己的关系,当下道:“哇!前辈,晚辈已有四位腻友,虽未正式拜堂,但今生今世绝不会更改,请前辈要考虑一下!”

  “沈公子,贫尼知道此事,以公子湛内功及奇特异质,那四位姑娘和你相处久了之后,必会受伤…”

  沈贤不由面色变!

  “沈公子请放心!只要她们四人修练贫尼的‘素女功’,不但可以安然无恙,同享鱼水之后亦可同登仙籍!”

  “哇!太好了!多谢前辈的成全!”

  柳叶师太淡淡一笑,身子飘至羞涩得玉首低垂,不知所措的雷浣波身边,含笑细语了一阵子。

  雷浣波偷偷瞟了沈贤一眼,轻轻的点点。

  柳叶师太欣慰的拉着雷浣波柔夷,轻轻放于沈贤手中,肃然道:“沈少侠,我把波儿交给你啦!”

  沈贤轻轻的捏了雷浣波柔夷,正道:“前辈,你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绝对不会让波妹受苦的!”

  柳叶师太欣慰的笑道:“太好啦!如此一来,贫尼可以赋你们一件任务了!”

  沈贤笑道:“哇!请明言!”

  柳叶师太正道:“据贫尼卦象及实地观察所知,浮玉山庄已经被雷家父子及‘魅魔’诸人控制了!”

  沈贤骇呼道:“真的呀!”

  “不错!不过你放心,庄中虽然伤亡惨重,便是令祖母由于尚有利用价值,目前被软,波儿,这是你的表现机会!”

  雷浣波会意的颔首道:“师父,浮玉山庄在何处?”

  柳叶师太掏出一纸卷,递给雷浣波,道:“波儿,你是不是可以马上成行?”

  显然她师徒情深,担心雷浣波刚破瓜,会影响行动!

  雷浣波却急于救情郎之祖母,那还担心些微疼痛,只见她取过那纸卷,笑道:“师父,不会碍事的!”

  沈贤却握住她的柔夷,正道:“哇!你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你可要为我多保重!”

  雷浣波羞红着脸,低声道:“贤哥,你放心!再怎么样家父及家兄也会帮我的,我一定会好好保护的!”

  沈贤颔颔首,道:“哇!前辈,我这就回去安排歼灭‘魅魔’之事,此地就由你们去处理啦!”

  且说沈贤、勾曲哲、陈舒杰、仇晓晓在风婆子、连氏姐妹引导下,带着浮玉山庄六名高手疾驰向浮玉山庄。

  数人连袂飞奔,纵跳飞腾,真个疾如闪电,快似流星。

  当众人抵达距太行山关大道之上时,只听风婆子松了口气道:“终于到了太行山,咱们休息一下吧!”

  就在此时,陡闻一阵飘渺的笛音,仇晓晓口呼出:“鬼呼神唤!”

  “哇!晓妹,是不是‘魅魔’训练的那批人来啦?”

  “不错,这笛音是在指挥‘九宫攫魂’,各位等一下出手之际,务必要集中一个方位,下手要狠要疾!”

  她尚未言讫,只见大约两丈的大道上,正有九个排列怪异的黑影缓缓前移,众人不由一凛!

  连玲玲心急于赶回浮玉山庄,瞧了妹妹一眼,两人立即奔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天际飘来的笛音,陡变急促短迫。

  走在前面两个僵直的身影,突然松开抱在肘间的手掌,同时发出四道劲疾掌劲,朝二女斜斜劈到。

  连氏姐妹这寸恰好奔到那僵直人影一丈开外,正待一提丹田真气,疾冲而上,猛觉面强风扑来,夹着无限潜力涌至,心中惊忖道:“想不到‘九宫攫魂’如此厉害,看样子要费一番的手脚哩!”

  念头似电光石火般,在二女脑中一闪而过,只她两身子微微一颤,一声暴喝,提起全功力,往前了出去。

  只见他俩身影形起处,卷起一阵奇强的内家真气,冲散了僵直蒙面人的发出的强烈掌风,霎时起近蒙面人身前。

  倏听那古怪的笛音更转昂。

  但听一片波涛汹涌之声,隐约地从笛音中透出,那九具僵直的身子,陡然一同推出手掌,往二人身上劈来。

  只见十八个手掌,前前后后,竟然全都找到空隙,绝强奇劲的掌风,闪电般劈向二女的身边。

  只听“轰”的巨响,连氏姐妹早已被那十八股怪异的强风,卷得车转而起,飞出二、三十丈以外。

  所幸,二女见机得早,及时用千斤坠的工夫,身子一扭从半空中落了下来,才算没有受伤,否则,后果真不堪设想。

  饶是如此,二女浑身已被那掌风,震得疼痛非常。

  浮玉山庄六位老者早已扑了上去,住那九人。

  沈贤低声道:“哇!这些家伙似乎全靠那笛音指挥,各位在此掠阵,我先去把那吹笛人解决掉!”

  说完,身子一闪就过绕过‘九宫搜魂’阵,寻找吹笛人。

  笛声倏的急响着,陡见两名蒙面人,四掌疾拍,四道掌劲疾罩向沈贤,身子亦随后扑了过来。

  “哇!来得好!”沈贤咬紧牙,紧瞪双目,双掌一扬,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双方各退三大步,沈贤心中不服,正再度扑上,倏听仇晓晓道:“贤哥,交给我们!”

  沈贤匆匆一瞥,只见仇晓晓、勾曲哲、陈舒杰、风婆子及连氏姐妹,已经围攻过来,轻一颔首,立即飘了过去。

  笛音倏转成怪异促迫曲调,九位蒙面人暴啸如雷,身子连扑向沈贤,奈何皆被群豪拦了下来。

  浮玉山庄那六位主高手首当其冲,被震得跄踉直退,嘴角溢血,分明已受了不轻的内伤哩!

  只见三位蒙面人尾追向沈贤。

  奈何沈贤去势似电,不但摆了他们,而且循声扑向林中一名黑衣人。

  笛声倏停,黑衣人收起铜笛,右手—挥,一蓬蓝汪汪的细针立即单向沈贤,沈贤朗啸一声,劈飞了那蓬细针。

  黑衣人神色一变,返身就奔!

  “哇!相好的,别急着走嘛!”

  只见沈贤剑诀一引,乌光一闪,疾向黑衣人后背,只听他惨嚎一声,血箭一,立即仆地不起

  却见黄影一闪,仇晓晓已扑至黑衣人处,取出了那把铜笛。

  “哇!你怎么过来的?”

  “贤哥,笛音—停,那九名蒙而人立即静止不动,好似心神已无法自主!”

  “哇!怎么不趁机杀死他们呢?”

  “贤哥,这九人不畏刀剑掌力,如果不攻击他们,他们也不会攻击你,只要一攻击他们,他们就会个不休!”

  “哇!有这种事?阿土伯他们呢?”

  “贤哥,他们原来要以暗器制伏那九人,我是想利用他们对付‘魅魔’另外一座‘诛仙阵’,所以才来取此铜笛!”

  “哇!废物利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好似只有‘出发’及‘进攻’两种,完全由笛凌音之快慢作决定…”陡听:“哼!叛徒!”

  “哇!见不得人的东西!晓妹,我先走啦!”

  “贤哥,小心啦!”

  沈贤循着那道黑影追出里许,陡见黑影止步,转过身子:“畦!瞧你—身鬼气,莫非就是‘魅魔’…”

  那名黑衣老者一震手中双剑,声道:“桀桀…不错!小鬼,你真有眼光,莫非就是会‘以气驭丸’之沈小子!”

  沈贤左手把玩着“玄铁丸”笑道:“吐!不错!等一下,你就可以享受到盛名已久的‘铁蛋’滋味!”

  “桀!桀!好狂的小子!”只听周围一阵急骤响动,林中竟又闪出三个打扮怪异,身材壮硕彪形大汉。

  这三个大汉服各别,身穿淡灰色短袄,灰色面罩,每人手中全部拿着一寸金银辉的月双轮。

  右前方一组九人,身着墨绿色长衫,脸蒙绿色面罩,手中拿着的却是一十八个骷髅头骨。

  沈贤身后的九个大汉,扮像尤其骇人,全是惨黄袍罩身,头上更戴着恐怖奇异的夜叉面具。

  他们所使用的兵刃,竟是九双长达丈余的九股尖叉。

  这二十七人现身之后,全是一语不发,默然组成一个奇妙的三角形,把沈贤围在当中。

  怪的是却把距离十丈开外的“魅魔”围在三角形外。

  沈贤打量二十个扮像怪异的彪形大汉一阵,笑道:“哇!瞧你们这身诡异打扮,是不是要开‘化装舞会’?”

  “桀桀…小鬼,你还有心情说笑话呀?!哼!”说着手中双剑互击,发出‘铮’然锐响,缓缓向那三角形,灰衣绿衣两排大汉接合的顶尖走去。

  “小鬼听清啦!‘诛仙阵’是以天、地、人三才之形组合而成,灰衣的叫做‘天愁’,绿衣的叫做‘地撼’,黄衣的叫做‘人哭’…”

  说话之间,已走至三角顶端。

  “哇!这是什么怪阵,怎么阵主在阵外?”

  只听魅魔厉喝一声,手中双剑电光舞。

  二十七名大汉,同时怒吼一声“诛仙阵”立即有了变化。

  “天愁”挥动月双轮,和那“地撼”手中舞不息的骷髅头骨,合成夹攻之势,步步进

  劲风之强,端地骇人!

  只见“地撼”手中的一十八具骷髅,开始发出“叽叽”怪叫,从鼻中凹之中,出淡淡白烟。

  沈贤倏然一惊,手中宝剑急旋,挥出一重剑幕,正待分拒两侧攻之势,倏然觉得背后锐气啸风袭来。

  只见“人哭”的九股尖叉竟也发出八十一道劲风,合成一股强绝罕世的锐厉急,直向沈贤背后各大要袭到。

  沈贤目睹“诛仙阵”这等骇人大威势,私心凛骇,暗里钢牙一挫,周身功力毕集剑身,涌到周侧之一百一十八道啸风急

  “铮铮”“卟卟”声响中,二十名大汉跄踉后退。

  沈贤立觉手臂酸麻!

  白烟越冒越多,立即弥漫于阵中。

  “魅魔”见状,笑道:“桀桀…小鬼,只要你闻入些许白烟,看你又能支持多久!”

  只见他双剑再度狂挥,厉啸之声再度响起。

  二十七名大汉怒吼一声,再度扑了上来。

  沈贤被困于阵中,无暇施展‘以气驭丸’,只好硬砸猛挥,所幸他的功力通玄,一时尚能维持不败。

  “魅魔”想不到这个小鬼,居然不畏剧毒,而且体力如此的充沛,他厉啸连连,二十七名大汉奋不顾身的攻打着!

  沈贤陡觉小腿一阵刺痛,被身后潜攻而来的九股尖叉刺中两处,十八个伤口之上,汩然出鲜血。

  沈贤剧疼之下,往下一格,九股叉尖,早巳缩回尺余。

  他心头震怒,右臂狂施处,卷起一阵劲凛的黑色剑光,将身侧骷髅白烟和月双轮退稍许。

  他正追击,九股尖叉又刺了过来。

  他痛骂一声,又将九股叉尖开。

  “魅魔”得意的狂笑着。

  蓦听一阵劲疾笛音“魅魔”不由一凛!回首一瞧,只见那九名蒙面人目泛森冷青光,直扑过来。

  他身子一颤,朝山上扑去。

  显然他想不到“代岛主”仇晓晓居然会指挥这九名“超人”他急着回去挟持沈贤之祖母以保护自己。

  那知,他方奔出不远,却已被勾曲哲及陈舒杰拦住,立即展开一场拼斗。

  原来他们早已和浮玉山庄的人避开那九名蒙面人,以免仇晓晓一时无法控制那九人,远远观战。

  风婆子一见勾、陈二人联袂对付“魅魔”已经估计占了上风,略一招呼,立即朝浮玉山庄奔去“魅魔”不由慌了。

  一不留神,左肩已挨了勾曲哲一掌。

  勾、陈二人手下一紧,丝毫不给“魅魔”缓气的机会。    且说“诛仙阵”自从被那九名蒙面人冲进去之后,立即陷入混乱。

  沈贤立即缓了一口气,挥动宝剑,朝那九名黄衣大汉攻了过去。

  笛音越来越疾,好似在说:“杀!杀!杀!…”九名蒙面人奋不顾身的挥动双掌,朝另外十八人劈去。

  月双轮及骷髅头骨不住的朝他们身上招呼着,尽管骨断肢折,鲜血直冒,蒙面人的行动丝毫未见停顿。

  那雄浑诡异的掌力却劈翻了五、六人。

  那些大汉越打越心寒,立即萌生退意,奈何已被九名蒙面人以“九宫搜魂”阵式围住,只得拼命了!

  伤亡的人数越来越增加了。

  沈贤一边和“人哭”之九人拼斗,一边偷瞧战况:“哇!好恐怖的蒙面人,明明已断手、断脚却还在拼命!”

  沈贤心神一分之际,陡听一声:“扯活!”只见那手持九股尖叉的黄衣大汉分向四处逃逸。

  “哇!想溜呀!还早哩!”

  只见沈贤身子朝前一扑,剑左手,右手剑诀一引,乌光一闪,朝那九名黄衣人追去,立闻一阵阵的惨嚎。

  半响之后,乌光一软,那九人已经了帐。

  沈贤松一口气,返身一瞧,只见三名蒙面人正和那仅剩下二名灰衣大汉,二名绿衣大汉在苦斗着。

  那三名蒙面人虽已分别受了重伤,但是仍然将那五人困于“三才阵”中,得他们面无人,只有咬紧钢牙苦撑。

  笛音倏转高吭急骤。

  只听三声惨嚎,那三名绿衣大汉腹各遭蒙面人双手一入,剧疼之下,骷髅头骨朝对方头部砸下。

  蒙面人偏头一闪,硬以肩胛顶了上去。

  “喀”一声,三名蒙面人怪嚎一声,肩胛全碎,只见他们双后一拉,三名绿衣大汉肠肺立即被拉了出来。

  一股股的鲜血直向蒙面人。

  二名灰衣大汉,面对这等恐怖血腥,神色一狞,挥动月双轮,发狂般砸向蒙面人。

  五个疯人不停的打着。

  仇晓晓及沈贤何尝看过这种既恐怖又疯狂的场面,笛音消失了,两人紧紧搂着,瞧着他们在斗。

  倏听“呃”的一声,一名蒙面大汉硬生生的被月双轮削去了脑袋,不过他的双掌戮进对方膛,无首之尸体硬是僵立着。

  又是“啊”的一声,最后一位灰衣大汉被仅存的二名灰衣人活生生的撕成二片,内脏鲜血立即散落地。

  仇晓晓呻一声依在沈贤的怀中,她只觉呕!

  沈贤却暗暗凝功准备应付那二名蒙面人。

  那知那二名蒙面人好似发狂般,相视一眼,立即叉住对方头项,双足踢,口中“呃呃…”怪叫不已!

  “哇!这样最省事啦!”

  只听“砰”一声剧响,两名蒙面人倒在地上,再也不见动静!

  沈贤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拍拍仇晓晓后背,道:“哇!所幸晓妹妹你想出这一招,否则不知如何对付他们哩!”

  仇晓晓连数口气,叹道:“好恐怖!好残酷喔!”

  “哇!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残酷的打法,差一点把隔夜饭也吐了出来,咱们去浮玉山庄吧!”

  倏听一声:“主人!”

  沈贤抬目一瞧,只见勾曲哲及陈舒杰正奔向此处,瞧他们身上的血痕,分明是经过了剧斗,立即和仇晓晓了上去。

  勾曲哲二人望着地上那三十余个尸体之异样死状,不由一凛!

  沈贤笑道:“哇!反正他们自相残杀,死了活该,不用再瞧啦!免得倒胃口,对了,你们两人怎么会受伤呢?”

  勾曲哲笑道:“主人,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所幸及时拦在‘魅鬼’,而且将他送回老家了!”

  “哇!太好啦!这下子天下可以太平啦!咱们去浮玉山庄吧!”

  浮玉山庄的大厅内,群豪毕集,却各个神色肃然的瞧着厅中之一幕死别。

  只见雷浣波跪在地上,搂着一位身形彪壮中年人,泪水直,泣呼道:“爹爹!你醒一醒呀!我是波儿呀!你睁开眼瞧—瞧呀!”

  只见中年人“呃”的一声,又呕出一口黑血,无力的睁开失神的双目,弱声道:“波…波儿…波…波儿…”

  雷浣波擦去泪水,喜道:“爹爹!波儿在这儿!”

  说完,紧紧的握住中年人右手。

  中年人吃力的向四周瞟了一眼,弱声道:“波…儿…爹…不行…了…爹…罪…有应得…”

  雷浣波泣道:“不会的!爹爹,你会复原的!”

  “痴…儿…爹…身中…巨…毒…又…遭酷…酷刑…五内…俱碎…无术…啦…”

  “爹!你别胡思想…”

  中年人又呕出一口黑血,面色更加惨白,语气更弱,几乎不可闻,部更是急剧地起伏,咳个不止!

  雷浣波凑耳细听,只听:“波…儿…地窟…的黄…金…布施…行善…呃!”

  头一偏,就此结束其罪恶的一生。

  “爹…爹…”

  雷浣波一声吼叫:“爹爹…”

  只见原本昏在中年人身旁的雷大倏然醒转,一听妹妹的哭声,立即知道爹已过世,因而狂吼出声。

  只见他拼命挣起身子,奈因伤势太重,一直无法如愿,沈贤身子一闪,上前一把扶起了他。

  “神…神仙…是你啊?”

  “哇!不错!雷大,你想不到吧!”

  雷大过一口气之后,瞧了妹妹一眼,又瞧瞧沈贤,颔了颔首,突然道:“神…神仙…你…敢不敢…和我…赌一把!”

  “哇!奉陪!可是,此地可能没有骰子哩!”

  “我…我有…”

  雷大偏身扬手就探入怀中。

  沈贤迅速自雷大怀中掏出一个骰盒:“哇!果然是崭新的骰子,看样子你的技术又进不少啦!”

  雷大嘴角一牵,出一丝笑意,道:“神…仙…咱们…一把…定…江山…你来…不来…”

  “哇!当然来啦!咱们赌什么?”

  “输的人…答应…赢的人…一个条件…”

  “哇!赌啦!”

  此时勾曲哲早已自厨房取了一个瓷碗,沈贤说完取出四粒骰子,不经意的往碗中一丢,立即“哗啦啦”连响!

  陡听一阵惊呼:“豹子!”

  瓷碗中果然出现四粒“六”!

  雷大偏首一瞧,苦笑道:“我…我…”

  “哇!那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不然你再瞧一遍!”

  沈贤捞起骰子,顺手又是一掷!

  “哗啦啦…”响后,沈贤笑道:“哇!雷大!你瞧!三、三、二、一,‘扁’哩!你掷一把!”

  说完,捞起骰子,交给雷大。

  雷大骰子入手,精神陡振,面色转为嫣红,坐起身子,右手连晃,一旋,一掷,喝道:“四八啦!”

  “哗啦啦…”声响中,骰子一直转动着。

  沈贤嘘口轻吹,朝众人眨了眨眼!

  骰声一停,只听雷大喝道:“哇!‘四八啦’嘿!神仙,各位,大家快点瞧,是‘四八啦’哩!”

  说完,脸色更红了!

  众人纷纷叹道:“果然是‘四八’啦!”

  沈贤叹道:“哇!我输啦!雷大,说出你的条件吧!”雷大待咳稍定,摇头道:“不行!”

  沈贤抓住骰子,嘘口一吹,一掷,喝道:“四八啦!”

  骰声过后,瓷碗内现出:“四、四、三。”

  “哇!七点!我输了!”

  雷大又是连咳半响,方道:“神仙…我…要你…娶…我的妹妹!”

  众人不由“啊”了一声!

  想不到一向蛮强的雷大会提出这个条件!

  “哇!这…”沈贤朝垂着羞颜的雷浣波瞄了一眼,又将目光扫过仇晓晓及连氏姐妹,故意装出为难的神情。

  由于急着赶釆浮玉山庄,沈贤根本未将她与雷浣波那场‘糊涂帐’告诉柳丁等四女,难得雷大“婆”的提出条件,他实在太乐啦!

  他真想抱着雷大,送他一个吻!

  只见雷大神色转为灰色,又连咳了一阵子,方道:“神仙…你…一向…言而有信…这次…不许…赖帐!”

  “哇!我…”

  却听一阵苍劲的声音道:“贤儿,答应吧!”

  原来是端坐于太师椅上的崔玲玲发言了。

  崔玲萍这个决定,立即使得连氏姐妹及仇晓晓低下了头。

  沈贤嗫嚅道:“,可是…”

  崔玲萍笑道:“贤儿,你放心,你风已经把事情全部告诉了,你尽管答应,一切自有作主!”

  沈贤暗暗松了一口气,坐在雷大的面前,笑道:“哇!雷大,你听到了吧?你就是我的大舅子啦!”

  说完,哈哈大笑!

  雷大亦哈哈笑了二声,可惜被咳嗽声止住了笑声。

  待气稍平之后,雷大笑道:“神…仙…照…规矩…来…”

  沈贤笑道:“哇!没问题…你看喔!”

  沈贤说,立起身子,一把搂过雷浣波,头一低,当众吻了起来,羞得雷浣波双手直挣!

  众人则以严肃的心情看着二人的热吻!

  雷大嘴角漾着笑容,身子缓缓倒了下去,四肢一直,就再也不见动静,不过,嘴角那笑意却仍挂着!

  沈贤轻轻的松开雷浣波,低声道:“哇!波妹!令兄已经过世了,别伤心,让他愉快的去‘报到’吧!”

  崔玲萍立起身子,走到二具尸体旁,肃然道:“二位英灵不远,老身在此宣布贤儿与波儿、晓儿、玲儿、秀儿及武夷山丁儿共结连理,同甘共苦,俟办妥二位之后事以后,在武夷举行婚礼,望二位灵佑他们子子孙孙平安!”

  沈贤携同四女恭恭敬敬的拜见崔玲萍之后,侍立在一旁。

  崔玲萍肃然道:“各位,大伙儿先将雷家父子人殓,好好的休息一宵,明儿一早到贤儿双亲坟前拜之后,即刻返回武夷山。

  “到了武夷山,一方面要办理雷家父子之丧事,同时要积极筹备你们的婚礼,老身急着抱曾孙哩!呵呵呵!”

  众人随着笑出声来。    武夷山下,福德祠前。

  自沈贤他们去浮玉山庄那一天起,劳福及涂勾在柳丁、阿娥、阿娇以及丐帮弟兄的协助积极进行救济工作。

  凡是死于“魔鬼队”者,只要有当地“保正”(里长)出面证明,每户可以领取一千两银子的“安家费”

  凡是因为签赌“大家乐”而发生“财务危机”者,只要求得“福德正神”三个“允杯”每户可以借支“周转金”

  至于借支多少金额,如何偿还,则必须先登记,现掷杯请示。

  劳福及涂勾分别站在两侧,看着她们烧香掷杯,有的人连得三杯,感激万分的领了“周转金”而去。

  有的人却费了好大的劲,才如愿离去。

  送走了这批人之后,趁着难得的空档期间,劳福低声问道:“阿娇,已经发了多少银票啦?”

  阿娇概略的算了一下,道:“连同昨天的,已经发出去五万多两了!”

  “阿娇,老大虽然有不少的银子,可是面对全国各地的这么多人,我担心咱们会应付不了,到时候怎么办?”

  “虎哥,你是怕钱不够呀?”

  “是呀!”

  涂勾突道:“嘘!又有人来啦!咦?那个身材瘦削的人,我觉得有点眼哩,老虎,你瞧一瞧?”

  “咦!好似方才离去的那名老者哩!土狗,你有没有注意到他的右袖有一个,好似方才被香烧破的!”

  “对!一定是他!妈的!现在又扮成另外一个老人,一定是趁机来‘行骗’的,怪不得他方才掷了老半天的允杯!”

  “妈的!看我如何整他?”

  只见那位老者混在人群中,走向登记台。

  轮到他之时,只听他水沙哑的道:“姑娘,请帮我登记一下!”

  阿娇和气的道:“老先生,请问你贵姓?”

  “我姓梅,名叫慈仁,慈祥的慈,仁爱的仁!我想借一百两银子,替我那个不消子还债,分二十年还!”

  劳福暗骂道:“妈的! ‘梅慈仁’,‘没此人’!一百两银了分二十年还?分明是不怀好意,存心来讹诈!”

  阿娇和气的道:“行啦!老先生去请示吧!”

  梅慈仁道过谢,转过身子就取杯。

  劳福沉声道:“慢着!老先生,你忘了烧香啦!”

  “喔!对对对!瞧我真是老糊涂了啦!”

  也不知是那家伙倒霉,还是“土地公伯仔”在生气,那家伙连掷四、五十杯,依然无法连得三个“允杯”!

  他不由得急得头大汗!

  劳福佯作惊讶的道:“老先生,你的脸上怎么一条条的,你的皮肤怎么有黑的,有白的,不要紧张啦!”

  那人慌忙以袖擦汗!

  劳福叫道:“咦?怎么一边白,一边黑呢?你是化过妆…”

  那人以为事机已经败,目中凶光一闪,立起身子狠狠的瞪了劳福一眼,转身步出庙外。

  陡见他朝两位负责发送银票及现银之丐帮弟兄扑去,人未到,两道掌力已经朝二人前劈去。

  那知二人已经有了提防,倏然拍出四掌,将他震得跄踉后退,劳福出手似电,立即制住了他。

  劳福仔细一搜,果自他的靴侧搜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票。

  “各位,这位老兄方才已经借了五十两银子,现在又要来借一百两银子,求不到允杯,反而强抢劫,是不是太过份啦?”

  众人不由恨恨的指指点点着!

  “各位,为了给他一个警告,我想罚他在庙前跪到今申末时分,同时也可以给其他贪心的人一个警告,好不好?”

  “好!太便宜了他了!”

  “小兄弟,我建议在他的背后,写‘戒贪’二字!”

  众人纷纷附和。

  半响之后,只见那“大汉”被剥光身子,洗去易容,不但被制住道罚跪在庙前,后背更以墨汁写了“戒贪”二字。

  现场中更有两位年纪虽大,火气仍然很大的灰袍老人自动站在那人的两旁,自动的向其他人宣布,那大汉之罪行。

  这一天就平安无事的过去了,不过,银子送出去二十余万两。

  望着那位双目中充仇恨之火的大汉,劳福不屑的笑道:“妈的,朋友,我们要‘打烊’了,你请便吧!”

  说完,拍开他的道。

  那人长跪太久,立起身子时,不由一阵跄踉,只见他声道:“朋友,多谢你的照顾,山高水远,咱们有的是碰面的机会!”

  说完,跄踉离去。

  劳福吼道:“妈的!开饭馆的不怕大食客,卖身的不怕,你如果还想再跪,随时你!”

  阿娇白了他一眼,低声道:“虎哥,你那比喻太不伦不类啦!”

  劳福搔搔头发,苦笑道:“真的吗?奇怪啦!我以前听老大在说这话的时候,觉得顺耳的哩!”

  阿娇瞟了柳丁一眼,低声道:“顺耳?那是你们臭趣相投,不过,这儿是庙寺,怎么可以说这种失礼的话呢?”

  “是!是!下次改进!”    午时已到,福德祠前,排条长龙,不过每人皆静静的等待着。

  茭杯之声不绝于耳!

  瞧着一批批的人感激万分的拿着银票或银子离去,现场诸人除了充希望以外,更多了一分虔敬的心情。

  只见劳福走出庙门,朗声道:“各位朋友,吃饭的时间到啦!我们准备了二、三百个粽子,请各位自行取用!”

  现场中立即响起一片嗡嗡之声。

  劳福笑道:“各位别客气!今天是我劳某人请各位,说不定那一天我劳某人还要到贵府去打扰哩!”

  众人道过谢之后,纷纷上前取过粽子,在凉处食用着。

  陡听一阵急骤的马蹄声白远处传来,柳丁霍地立起身子,欣喜的道:“老虎,会不会神仙他们回来啦?”

  劳福掠到路口一瞧,神色慌张的回来道:“妈的!是差爷来啦!还有一辆马车哩,看样子县老爷也出来了!”

  言未汔,马嘶声已更清晰了。

  一阵衣衫破空声,只见十余名捕快打扮的大汉疾奔向庙前,一名国字脸大汉叱道:“不要动,准备接县令大人!”

  “不怕官,只怕管”众人一听父母官居然亲自来此,纷纷立起身子,不敢擅动,思忖着要如何应对?

  只见捕快们在庙前分成两列,那国字脸大汉,一见马车到达,立即上前启帘,恭声道:“接大人!”

  只见一位脑肠肥,一身官服的白面中年人,颤颤巍巍的坐在车辕,另有一位师爷打扮的人下车。

  县老爷待气稍平,打量四周一眼,一见众人只是傻怔怔的瞧着自己,并没有跪下接,不由叱道:“大胆刁民,见了本官,为何不下跪,光天化下,百余人聚集此处,到底在干什么?主持的人是谁?”

  劳福一见县老爷那模样就肚子的气,可是他仍忍着子,跪伏在地,道:“小民劳福,叩见大人!”

  “老虎?大胆!”

  “回禀大人,是功劳的劳,福气的福!”

  “哼!我不管你是功劳还是苦劳,福气不是霉气,你们到底在干什么?是不是想图谋造反?”

  只见那位国字脸汉子走向箩筐前一瞧,急忙回禀道:“启禀大人,那儿有整筐的白银?”

  “真的?抬过来——”

  劳福急道:“大人!那是救济金,你…”“救济金!谁救济谁?”

  人群中立即有一位六句老者越人而出,跪在地上,道:“启禀大人,这几位年轻人的确在进行救济的善行!”

  “救济?此地在本官治理之下,不但治安良好,而且家家户户安和乐利,根本不需要什么救济?劳福,你在救济什么?”

  “这…”签赌“大家乐”是违法的,劳福岂敢说出来!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应对?

  国字脸大汉,道:“启禀大人,据卑职估计这批银子不下五十万两,其来源及动机十分的可疑,请大人详查!”

  “喔!劳福,你快说,你是不是被什么贼子收买,在此以银子招兵买马,打算进行什么不法的行为?说!”

  哇!好大的一顶帽子喔!

  劳福急道:“启禀大人,小民所发放的救济金乃是救济因签赌‘大家乐’而发生经济困难的伤亡者及其家属…”

  “大家乐?这是什么玩意儿?你怎么有如此多的现银,说!”

  “这…”只见一名捕快上前道:“禀大人,这几名年轻人乃卑职辖区之人,一向在市场内做小生意,不可能有如此多的现银,请大人明查!”

  “哼!”十余名官差立刻轰喝道:“威——一武——”

  “大胆劳福!贪图厚利,甘受不法分子利用,在此从事不法行为,人证物证皆已齐奋,带回衙中询问!”

  “是!”陡听远处传来一声长啸!

  蹄声骤紧,半响后,只见二匹高头健骑,驰到现场。

  正是沈贤及勾曲哲回来了!

  他们二人赶在前头,一方面是急于和柳丁诸人见面,一方面是要安排一下接崔玲萍,那知却遇上这种场面。

  勾曲哲老于江湖,又身负“密探”工作多年,一眼即瞧出劳福遇上了官方的蓄意“扣帽子”当下立即有了主意。

  只见他凑近沈贤耳旁低语半响,一见捕快正上前拿下劳福,立即叱道:“放肆,退下!”

  国字脸大汉脸孔一扳,叱道:“大胆刁民,竟敢妨碍公务!”

  只见一名捕快叱道:“阿土,沈贤,你们二人还不上前跪下!”

  勾曲哲瞧了那名捕快一眼,道:“嗯!你这‘管区’的记忆力不错的,来!把这个东西拿去给大人瞧瞧!”

  说完,自怀中掏出一面长方形,金质牌。

  那名捕快冷哼一声,接过那面金牌,呈递给端坐在车辕上的大人,却见他惊呼一声,一不留神,竟摔了下来!

  当场鼻血直,老半天爬不起来!

  不过,他可不敢让那面牌摔着了。

  侍立在一旁的师爷见状,立即上前扶起他那臃肿的身子,道:“大人…”

  “没关系!快!快随我拜见大人!”

  一时之间,上自县令,下至捕快,一下子有十五人拜倒在勾曲哲的面前,口中直呼:“有眼不识泰山,大人海谅!”

  勾曲哲沉声唤道:“伊标!”

  县令慌忙道:“下官在!”

  “伊标!你这糊涂官,居然敢阻碍本候爷之善行,该当何罪?”

  “小的该死,小的该死!请大人给小的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哼!伊标!你收梅芝旺贿赂,纵容其经营‘大家乐’,眼前诸人皆是受害人,本候替你善后,你竟敢阻碍,哼!”伊标哧得一直叩头,频频哀求开恩!

  勾曲哲喝道:“伊标,看清楚啦!”

  说完,举起右掌,张开五指。

  伊标低声道:“五千两?”

  勾曲哲摇摇手掌!

  “五万两?”

  勾曲哲放下手指,喝道:“这是你自己开的口,限于明午时前送达至处,黄金、白银各半,有没有意见?”

  “没有!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下去吧!”

  “是!下官告退!”

  县衙之人刚离去,众人正在欢呼之际,浮玉山庄之马车,亦已抵达庙前,只见崔玲萍在四女扶持之下,下了马车。

  崔玲萍恭恭敬敬的率领众人向“福德正神”上过香后,含笑与劳福诸人见面,右手更是紧拉着柳丁。

  只听她道:“贤儿!据波儿说,她家中尚有不少的黄金珠宝,就一并拿出来救济吧!以稍赎雷家先前之罪过!”

  众人纷纷颔首。

  劳福更乐了,这下子不必担心,救济金来源不会有问题了。

  崔玲萍道:“贤儿,建议在福德祠之右侧建‘百善堂’,使前些日子在此死亡的人,也可以有个栖身之处,共享香火!”

  沈贤含笑道:“太好了!明天马上开始动工!”

  原本站在一旁的百余人,闻及崔玲萍这种善行,纷纷表示感谢,有的人更因此呜咽不已,感动得泪水直

  崔玲萍含笑问他们道:“各位别客气!只要各位今后知道安份守已,不要投机取巧,天下没有过不了的难关!”

  众人诺诺应是,并表示愿意转告所有的亲友!

  崔玲萍续道:“各位,老身的孙子将与这五位姑娘在下月十五成亲,当天中午在此宴客,请各位务必要来参加!”

  “一定!一定!恭喜!恭喜!”

  崔玲萍朝众人一一招呼后,道:“贤儿,咱们去你阿姨坟前祭拜一番吧!”

  马车队缓缓的驰去,带走了众人的感激与祝福。

  ——全书完——
上一章   神仙老虎狗   下一章 ( 没有了 )
玉壶舂(新)红粉陷阱金戈不败怪童闹乾坤玉壶舂独步香尘豆腐大侠忍者龟情海索魂浪情小侠
琥珀小说网提供《神仙老虎狗》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小说《神仙老虎狗》最新章节第十八章一龙五凤羡煞人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阅读清爽无弹窗,若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神仙老虎狗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琥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