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小说网为您提供xiaoxubur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血蝠除妖最新章节
琥珀小说网
琥珀小说网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琥珀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血蝠除妖  作者:xiaoxubur 书号:49887  时间:2020-3-25  字数:7130 
上一章   第十一章 好好地生活(全文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厉鬼出牙齿也不搭话就直接朝小辫冲了过去,张小辫架住他的绒绒的胳膊一脚将他踹开,他想“老子好久没吃鬼了,你送上门来了。”小辫跑去抓着他的肩膀就提熘起来,厉鬼的指甲刚要抓他就被小辫身后的蝙蝠翅膀给打开了,小辫捏住厉鬼的牙齿拔掉了一颗。

  厉鬼疼得捂住双在屈膝求饶,小辫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说:“饶不了你了。”接着张开血盆大口把他吃了进去。

  茹梦从背后摸着他的翅膀抱紧他“张军门,你太帅了,多谢救命之恩。”

  “我是张小辫,你被吓煳涂了吧。”小辫告诉她“你和张机长得真像。”茹梦痴情地望着他。

  小辫说:“现在最要紧的是给你找个归宿,不能一天到晚和我混在一起,我的妖血再多也不够你挥霍的。”小辫发愁地搂着茹梦来到了上。

  这几天他想了一个办法,把茹梦的鬼魂装在葫芦里拿到寺庙里超度,这时他看见了老头坐在那里给人看相,小辫走过去给老头讲了发生的事情,老头说:“你把葫芦给我,我给茹梦修一个破镜重圆命格,我再帮你把妖毒给解了。”

  “太谢谢你了。”小辫在寺庙里让老头诵着金刚经,他坐在煮开的糯米水里,周围都是经幔罩着。

  老头一边诵经一边来到小辫身边把手指打个捏花指在小辫的背嵴正中,指头发暗劲从脖子划到骨,运出真气把任督二脉贯通,循环三十六周天让体内蒸腾发热,妖毒全被发到了血管里,老头指尖划破背后位将血水放出,绿色的毒血混入糯米水里一会儿就变黑了。

  他叫来和尚再倒入糯米水,糯米水滚烫地进小辫的血里,它们钻进血管渗入到了肌肤,然后老头五指伸开运用掌力将最大的一股真气从小辫部输入,他顿时身体拔全身内力贯通,五脏六腑的毒气全散了,金刚之祥光融化血毒的霾,小辫试着使了使劲,那翅膀再也甩不出来了。

  他舒服地在水桶里躺了一个时辰,到了晚上老头说:“我已经把茹梦的香魂放在明日子时投胎了,你们家楼下卖包子的小陈娶了个寡妇,那个寡妇今晚煤气中毒而死,是命里该绝。

  茹梦会投入她的身体里,你明天早上就去接她吧。”小辫高兴地说:“多谢大师。”

  第二天早上街坊都在说小陈的老婆煤气中毒了,小辫赶紧跑到医院看见躺在病上的寡妇睁开眼朝他笑着,张小辫激动地说:“茹梦,是你么!”

  王寡妇开心地看着他说:“小辫,我是茹梦。”

  最近陈飞的心情有些不大好,老婆是个刚娶进没多久的寡妇,俩口子每天就在街道里卖包子,生活忙碌又无聊。

  陈飞的寡妇老婆不太喜欢和自己亲热,最近煤气中毒好了以后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从来不会去主动和陈飞说话了,只和对面住的张小辫天天打闹嬉戏在一起。

  俩人在一起扭扭捏捏地搂抱,还在陈飞出去买的时候就在家里亲热,陈飞是外地来的不想在这惹事,但是他也有生理需求需要解决,于是有一天。

  在一条阴暗低俗的小街里,陈飞来到了发廊门口,外面站着打扮感的发廊妹,她们招呼着陈飞走进去,他不好意思地走进发廊里面,一个穿着绿色衣黑色短裙和褐色丝袜的女郎正蹲在地上铲垃圾,陈飞看见她开裆袜里的很浓密。

  “大哥,来了,里面坐。”发廊妹请他坐在椅子上。

  “洗个头。”陈飞舒服地说着。

  发廊妹把塑料布遮在陈飞身前,她将他的头用巾裹住朝自己的口碰,陈飞觉得一股热气涌来,她放平椅子给陈飞放水冲头发,陈飞感觉到了她叉开的大

  腿就在自己后脑后面,腿的气息让他刺的捏着自己的巴玩了起来,发廊妹看见陈飞的样子以后笑了笑说:“你第一次来呀,别着急,好玩的还在后头。”

  她把陈飞的头挤沫子就用手起来,指甲刮在头皮上让他舒服极了,发廊妹用脯蹭在他的脸上让陈飞觉得炙热安逸,她的大腿贴着陈飞的胳膊用内侧在摩擦,发廊妹的手伸过去挑起了陈飞的蛋说:“到我屋子里来玩一下嘛,两百块。”

  陈飞一听也觉得不贵就让她赶紧把头冲干净就和她到里屋,她在里面把裙子出无裆袜下的躺在上弯曲着一条腿说:“来嘛。”

  陈飞了衣服和子就冲了上去,把发廊妹到身下,发廊妹转身骑在他身上用裆的磨他的巴,陈飞舒服地叫起来并用手去抓她的子“小点声,我老公回来了。”

  “什么,你有老公。”陈飞惊讶地说。

  “当然有了,不然吃什么。”发廊妹边说边去趴下把瓣撑开让陈飞的巴钻进去,陈飞听见外面有人走进来了,连忙推开她说:“我不玩了,我走了。”

  “钱还没给呢,就走。”发廊妹喊了起来,陈飞听见外面有人要进来了,赶紧甩出两百块钱就钻进衣柜里,这时一个壮汉走了进来问“老婆,你怎么不穿衣服。”发廊妹说:“一个人来洗头,就要强我,他扔给我二百块钱就躲进衣柜里。”

  “什么。”壮汉生气地把陈飞拽了出来。

  “求求你们别抓我,是你刚才自愿的。”陈飞对发廊妹说。

  “谁自愿让你玩,你个强犯。”发廊妹说。

  “走,和我去派出所,你强我老婆。”壮汉抓着他的衣领说。

  “大哥,别这样,咱们私了吧,别叫警察。”陈飞求饶道。

  “先把子穿好。”壮汉让陈飞把巴收起来。

  “我看你也是老实人,就两千块钱,这事就算了,你要憋不住我老婆再给你捏出来。”壮汉告诉陈飞。

  “好吧,两千就可以,我给你,不用了,我不需要了。”陈飞甩出两千块钱丢在了上就逃离了发廊,留下互相笑着的壮汉和发廊妹。

  他今天真是点背,气呼呼地来到包子铺楼下看见王寡妇光着身子叉开腿在窗台上让小辫在后面勐,陈飞要上去捉却又觉得自己还要在这里做生意所以就默默地走开了。

  第二天早上张小辫买了二十个包子走了,接着一个身穿黑色大衣,黑色靴子的女人出现在他的包子铺里,她就是苏梅。

  苏梅当年吃了张机的辟血珠之后只是把妖毒给解了,但是尸毒残留在身体里到她死后就将她变成了尸魔,苏梅一直靠食人血为生,她要想摆僵尸一样的身体就只有找到张机的后人张小辫将他的血喝了以后就可以变成正常人了。

  苏梅穿得皮大衣只有一个扣子在口下面,两个半球在领子里出来让陈飞看得入,他看见苏梅的靴子里是的大光腿,心里一阵窃喜,苏梅要了两个包子就拉了拉裙角坐在一旁的桌子边吃了起来,她将靴子翘起来把大腿下侧的美出来给陈飞看。

  “小伙子我在公路边开了一家旅馆,明天中午可以给我送几十个包子过来么。”苏梅抬头对他说。

  “没问题,你把地址给我,我一定准是送到。”陈飞开心地答应了,他心里想“这边的女人这么多,有年轻的,有成的,我何必在王寡妇身上浪费时间,只要她帮我卖包子就行了。”想完以后陈飞开心地和着面。

  第二天中午他拿着包子骑摩托车来到路边的旅店,这是一个在加油站旁边的旅店,陈飞把包子送给旅店的伙计以后,他拿了钱就问“你们老板娘呢。”

  “我们老板娘去上厕所了。”伙计告诉他,陈飞看见旅店外面漫天飞雪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女人在雪地里朝加油站后面的厕所走去,向胆边生的他慢慢地跟了过去,他看见苏梅走进女厕以后就跑到后面踩着转头往窗户里看,女厕里苏梅解开大衣出黑色透明背心,里面的球在黑丝下清晰可见,透明的罩杯把头模煳地遮住,陈飞看得入神了。

  苏梅掀起大衣把裙子也提了起来,裆的肤袜里是一条黑色丁字,苏梅面朝蹲坑把在外面就扒开丁字噘着了起来。

  陈飞的巴彷佛要在墙上砸一个,他坚头舒服地蹭在那里,陈飞从来没见过这么人的女噘起白腚对着自己,他觉得这是一种既高贵又的味道,陈飞看外面也没人就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他跪在苏梅的股后面,仔细地盯着她的沟里的眼和,苏梅转头一看吓了一跳,她并没有喊出声而是吃惊地问“你在这里干什么。”陈飞低着头红着脸说:“女士,对不起,你的股太人了,我能做你的股奴隶么,只要让我天天可以看见她摸她就可以。”苏梅不好意思地说:“小伙子,你是昨天那个做包子的吧,你呀看起来也不坏,那我就让你看个够吧。”苏梅噘起股翘到他的脸上,陈飞用舌头瓣上,细腻的肌肤带着弹磨擦着有触感的舌头。

  他又沟,的质感和沟的味让他感受到了女的体温。

  他的舌头在眼里顶进去把苏梅的干净,在拿出纸分开蒂下的道擦干净。

  陈飞说:“只要你让我玩,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嗯,不错,你得不错,我也让你见识一下。”苏梅叉开腿裆把道吐出来出一圈圈的锯齿带着红色的内壁一下出现在陈飞的面前,陈飞惊讶地张大嘴巴看着它,道卷住了陈飞的脖子在动脉上大口血,陈飞的身体瞬间被进了苏梅的腿里,苏梅够以后一个憋将他出好远,她来到陈飞面前用指甲划破手腕喂给他血喝“你以后就是我的血奴,你知道吗。”

  “知道。”苏梅告诉他“你要服从我的一切指令。”

  “知道。”陈飞脸色惨白地回答。

  陈飞回到家里以后对王寡妇的态度好了起来,他说:“明天周末,少做点包子,你和张小辫还有我晚上去公路边的旅店待一晚,那里有表演可以看,而且老板娘答应给我们一套豪华客房,我们可以在一起把你和小辫的事情说清楚,你要是不想和我过也可以。”在王寡妇身体里的茹梦一听就开心地说:“这么好,你同意我和小辫在一起了,那明晚我们谈谈吧。”茹梦

  又开心地给小辫打手机告诉他“明晚和陈飞把事情说开,我俩就能在一起了。”张小辫开心地跳了起来。

  第二天晚上他穿上西装到了茹梦家里和陈飞一起来到路边的旅馆,苏梅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张小辫觉得她很面但就是想不起来,他叫了陈老师一块儿过来,希望有个见证人而且也不会尴尬。

  苏梅穿得红色旗袍把大子勒得紧紧的,白色大腿从高开叉旗袍里出来。

  陈老师的褐色皮大衣下出一双灰色大腿,衣摆开得很高将一双亮晶晶的美丝腿几乎全了出来,她和小辫他们走上楼梯让伙计看到了灰丝里的白色丁字,茹梦觉得老板娘非常诡异,她小心地跟在小辫后面。

  在豪华包房里苏梅送来了香槟,陈飞打开给大家倒上以后说:“我知道你喜欢王寡妇,不如我就把她让给你但是我们最后来一次温存好么。”小辫看着茹梦点头答应就说:“好吧。”苏梅对陈老师说:“我们旅店在大厅有舞表演,你和我一起去看一下好么。”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在一起了,我和老板娘下去看看。”陈老师和苏梅走了以后小辫就和茹梦了衣服在上亲了起来,陈飞也加入他们。

  他们把体的茹梦包夹在中间,小辫搂着茹梦的肩膀陈飞抱着她的子用指头捏起来,小辫的进她的口里在由浅到深地入,陈飞的巴在眼外面摩擦,茹梦用瓣磨着让它坚硬实,然后她噘起瓣吸引着陈飞的巴朝门捅去。

  在旅店的大厅伙计们打了一个台子,台上有穿着靴子绿色内上身的舞女郎在摇摆着身子,台下的司机们在尽情地打着口哨。

  苏梅起旗袍的大腿对陈老师说:“你经常来这种场合吗。”

  “不是,主要是陪小辫过来,我一般去舞厅。”苏梅把嘴巴贴到她耳边说:“要不要上去跳一下。”这声音充了磁吸引得陈老师的头在发颤,她哑着嗓子说:“不用了,不太合适。”

  “去试一下么。”苏梅把嘴巴凑到她的嘴边用舌头伸进去挑着她的舌说,陈老师觉得下体开始动,她把大衣了说:“老板娘,我上去跳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来都来了,玩得尽兴么。”苏梅把她扶起由两个伙计推着她来到舞台,陈老师刚才喝了杯香槟现在看苏梅的眼神放出红色的光芒在指引着自己,随着音乐响起她开始把衬衣从裙子里拿出,一颗颗的扣子解开以后陈老师掉了衬衣,她把衣服甩在手里摇晃着身躯在台上转圈,扔掉衣服到台下,陈老师身上只有的透明罩。

  她趴在舞台上爬向苏梅看着她腿间的,陈老师倒在台子上让大家看到了她灰丝里的白色丁字

  站起来掉裙子把大出来,陈老师甩起裙子飞出去,然后把手捂到小腹上面部前后摇摆,她望着台下司机炙热的眼神,小腹里觉得发烫。

  陈老师拉低袜的边把内带子解开扯了出去,现在无带着肥美的就隔着灰丝展现在大家面前,她再次仰跪在舞台上把腿给苏梅看,苏梅掀起旗袍换了一条腿让腿裆的了一点,陈老师看得面红耳赤。

  她站起来解开罩扔下去,晃着子在台上跳着菲的舞步。

  苏梅走上去把旗袍扬一下的大股,沟里是金色的细带子。

  苏梅抱着陈老师让她的着自己的身躯,她出牙齿咬在了陈老师的脖子上。

  这时那些舞女郎和伙计都纷纷冲过去把台下的司机撕咬起来。

  套间里张小辫和茹梦还有陈飞正在上演夹大作战,他们的巴在茹梦的里进进出出,茹梦的道卷缩在小辫的巴上往花心里眼被陈飞的巴挤得既舒服又难受,她把噘的很深地瓣里榨出美妙的快

  这时小辫看见陈飞出牙齿要去咬茹梦的脖子,他连忙用手掐住陈飞的下巴把他打来,小辫抱着茹梦从上跑下来,茹梦的股里还夹着他的

  陈飞出獠牙从上跳起就要扑过来,窗口忽然冲进了老头拿着铜钱宝剑就把陈飞的牙齿打落,他一脚踢开陈飞说:“你们俩快穿上衣服跑,他交给我。”老头念动驱妖咒拿出血符往陈飞的头上一贴他就动不了了,接着用宝剑往心口一,心口立刻吐出绿气,老头捂住嘴拔出宝剑冲出套间,陈飞的躯体变成了没气的气球。

  小辫和茹梦到楼下找陈老师,可是她已经没有血地倒在了沙发上,身边都是些惨白的躯壳。

  小辫走去要抱她起来,苏梅在背后凌空一脚把他踢开,茹梦也被苏梅一巴掌打开,她掉旗袍出红黑相间的连体内衣,黑色丝绸勒住显得很感,大出许多酥只将头用红色蕾丝遮住。

  张小辫说:“你太感了,可惜你是尸魔,苏梅收手吧。”苏梅朝他走过去“我喝了你的血就不再是了。”这时老头从楼上冲下来用定妖符往她头顶一贴,苏梅的头发就发出烧焦的恶臭。

  老头举剑在她身前说:“千年尸魔,我来解你的毒吧。”苏梅用脚去踢他,老头用铜钱宝剑划出一条白光将她绊倒,苏梅起身以后看见老头催动辟铜钱从手里洒出一把,铜钱粘在她的头和门上,老头念咒一使说声“驱。”那些铜钱就飞离了苏梅的身体。

  苏梅的头都出鲜血“小辫你扑上去用嘴和下面把血堵上。”老头对着小辫喊起来,张小辫听话地过去用嘴咬住苏梅的子,把进了她的口,巴在道里很快堵住了出血点被内壁蜷缩起来,他的嘴来回不停地出的尸血。

  老头拿出木桶让茹梦倒些开水进来,就把糯米粉撒进去搅匀。

  张小辫和苏梅一块儿坐进水里,苏梅的身上迅速蒸出了绿色的尸气,老头让苏梅和小辫嘴对嘴互相喝着对方的津,然后他让小辫站起来。

  “这个是护钢套,你戴在巴上把它入苏梅嘴里。”小辫进去以后感觉自己的巴在喉咙里不停地穿梭,苏梅的獠牙用力挤出涌进她的喉咙里,在体内融化着苏梅的尸毒,她的獠牙被小辫的巴捅碎了,变成碎末挤在口腔里。

  “好了,拔出来,到下面。”老头说完以后小辫又坐回水里将进苏梅的里,进的频率让他舒服的不得了,苏梅的内壁忽然旋转起来出锯齿一排排地包围在护钢套外面,白森森的牙齿攥下去没有咬断具却全都被磨碎了。

  小辫觉得下体一阵酥麻意的快让自己的巴变长了,他一下入了苏梅的子,将全都了进去,苏梅睁开眼觉得体内充斥的的暖意。

  这感觉贯通到全身,汇在各大位,张小辫的具里出纯宝珠在苏梅的卵巢里放出五彩金光把尸毒都融化了,苏梅觉得全身不再发亮而是充和活力。

  “你当年没给她解干净毒,现在还得老夫帮你。”

  张小辫对老头说:“多谢师傅帮忙。”

  老头是清风道长的传人专门来找张小辫解除前世的冤孽的,看着小辫舒服地坐在水里和苏梅绵,他说:“从此以后苏梅就是正常人了,你和她还有茹梦好好地生活吧。”

  张小辫从此以后和苏梅还有茹梦开心地经营着路边的旅店,两个女人被他的滋润的越发娇羞人,路边旅店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老头会经常过来检查一下苏梅的身体看看还有没有余毒,但就只需要他自己和苏梅泡在浴缸里了。

  (全文终)
上一章   血蝠除妖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天下太平虫兽抚母之芯女友与隔壁的我的爱妻我的老丐乞之没完岳母往事故乡的姐姐与薇薇的幸福陷极品女上司是
琥珀小说网提供《血蝠除妖》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xiaoxubur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血蝠除妖》最新章节第十一章好好地生活全文终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阅读清爽无弹窗,若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血蝠除妖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琥珀小说网。